第337章 发的什么财这是-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337章 发的什么财这是

    第337章发的什么财这是

    国民革命军第十五军驻地东桑池是一个不大的镇甸,镇上的镇公所和一些稍微好一点的房屋全都被十五军所占,那些个地主老财们不敢得罪扛枪的武庭麟,只得偏居一隅。

    镇上最大的土财主家的大别墅要比镇公宽敞的多,房屋装修也豪华了很多,理所当然的就成了十五军军部驻地。

    就在李雲龍和卫立煌朝十五军军部而来之际,在这座别墅里却有两人正跪在被当成军指挥所的大厅门口,这两人都穿着一件藏青色的呢子军服,一个扛着上校的领章,一个别着少校的领章。

    十五军的jun1 zhǎng武庭麟正手拿着一只皮鞋站在两位校官的面前,一脸愤怒的扬起鞋底朝着那个少校使劲的扇耳刮子。

    这是真实版的用鞋底打耳光!边打还边怒气冲冲的大骂着:“小东西,亏得老子这么看重你,把你提拔为少校参谋主任,想不到你他吗的竟然敢造反,老子今天非打死你不可。”

    在武庭麟的身边还站着一个嘴角带着狞笑的上校,手里拿着一本账本幸灾乐祸的看着面前跪着的两人。

    “军座,这事真不怪李章,是我的错,是我派李章去找姚主任要挖掘工具的,您就别惩罚李章了,您惩罚我吧!”

    见身边的李章少校被打的脸青鼻肿满嘴流血,第六十四师参谋长王崇云上校实在看不下去了,急着想要承担责任。

    其实他很清楚,武庭麟打李章不过是为了警告自己而已,今天的事情摆明了李章是在替他受过。

    此事还得从今天早上说起。

    今天一大早武庭麟就传下命令,让六十四师参谋长王崇云上校带一个团开赴羊皮岭对面的云顶山一带构筑防御工事并负责驻守云顶山一带。

    接到命令的王崇云马上开始点兵准备开拔,由于贪婪的武庭麟平素一直对部下进行压榨,所以王崇云所率的那个团里的挖掘工具根本不够,无奈的王崇云只好派参谋主任李章少校带人去找军需处,想再要一点挖掘阵地用的铁锹等工具。

    谁知当时军需处主任姚乃康正在军部向武庭麟汇报账目,李章这个愣头青刚调来不久,不清楚武庭麟特别庇护军需处的规矩,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直奔军部大院,正好迎面碰上了姚乃康。

    然而当他向姚乃康提出要工具时,姚乃康却只是傲然的给了他两个字:“没有!”

    李章也是豫西人,前年才从黄埔军校毕业,毕业后被分配到教导总队当了一个少尉排长,由于在去年的淞沪会战和南京保卫战中立下了军功,被身为上尉连长。

    就在几个月前被调到了武庭麟的第十五军,因是同乡人,于是武庭麟就想将他收为自己的心腹,所以在他到了十五军后就给他提升为少校师参谋主任,因此他对武庭麟的一些规矩并不清楚。

    于是当听到姚乃康毫不讲理的两个字后,耿直的李章顿时火了,直接对姚乃康进行了质问:“将士们没有挖掘工具如何修建阵地?你们军需处是干什么吃的,在这战时居然不提前准备好挖掘工具?”

    好了,他这话一出姚乃康就怒了,狠狠的把李章给训斥了一顿后就要扬长而去,李章的愣劲一上来,随即抓住了姚乃康的手臂就要跟他理论,谁知姚乃康竟然嚣张的挥手就扇了李章一个大耳刮子。

    年轻气盛的李章无辜被打了自然要还击,于是也不管姚乃康是个上校,直接挥手朝姚乃康扇回了一个耳光,两人就因此在军部大院内大打出手。

    这么一闹就惊动了正在里面喝茶的jun1 zhǎng武庭麟,等他出来一见到这个情景时,也不问问事情的经过,直接喝令手下的警卫连长把李章的wǔ qì下了,并罚他跪在地上认错。

    李章不服,想在武庭麟的面前据理力争,然而武庭麟根本不鸟他,先是让警卫连长狠狠的扇了他一顿大耳光,随后又让人去把六十四师的参谋长王崇云也叫了过来,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命令王崇云跪在李章的身边,并破口大骂,把个王崇云骂的狗血淋头。

    王崇云在十五军已经呆了一年多了,早就知道了很多内幕,哪里敢回嘴,只能耷拉着脑袋任凭武庭麟大骂。

    而李章这个充满了血性的年轻军人却不一样,他有自己的傲骨,虽然被打了,也已经明白了一点武庭麟为什么打罚他的原因,但因此他却更加的愤怒,居然当面指责姚乃康这个军需处主任在国家危难之际还要克扣军费,指桑骂槐的把武庭麟也数落了一顿。

    结果可想而知,武庭麟暴走了,一把推开了警卫连长,他自己亲自上阵狠狠的扇了李章十几个耳光,最后打的手板心痛了,干脆脱下警卫连长脚上的一只皮鞋狠狠的打李章的嘴。

    王崇云虽然一向惊惧武庭麟的淫威敢怒不敢言,但今天在看到李章宁死不屈的反抗后,他心底的军人热血也被点燃,所以才豁了出去想要替李章把事情抗下来。

    当然他很清楚,在武庭麟的心里,他这个六十四师的参谋长根本连个屁都不是,绝对不会给他一点面子,果然不出所料。

    武庭麟一听到王崇云的话立即转过身来,二话不说扬起手里的皮鞋就狠狠的在王崇云的脸上留下了一个带血的鞋印。

    “啪啪”

    扇一下当然不能让武庭麟解恨,一阵瘆人的鞋底拍击人脸的声音吓得四周那些士兵和军官们一个个缩了缩自己的脑袋。

    “军座,你不要打王参谋长,这事跟他没关系,我李章一人做事一人当,而且今天的事情我们有什么错?现如今日寇侵我国土,他姚乃康身为军需处长,不思报效国家,反而趁机大发国难财,克扣军需物资,该受罚的是他!”

    李章的嘴已经被打的血肉模糊,但他并没有因此而被吓倒,双目喷火的朝武庭麟喊道。

    “你个小王八犊子,还他吗的敢顶撞军座”

    一旁的姚乃康见状急忙火上添油,他很清楚,以李章这小子的性格,如果今天不弄死他,这愣头青很可能会将今天的事情捅出去,到时候万一上面追查,那武庭麟肯定是拿他姚乃康来背黑锅,所以今天必须要借机会整死李章。

    “报告军座,卫总座来了!”

    姚乃康的话没说完,一个士兵跑进来汇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