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7章 八嘎,有埋伏!(三更求订阅)-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357章 八嘎,有埋伏!(三更求订阅)

    第357章八嘎,有埋伏!三更求订阅

    “报告木村副联队长阁下,旅团长阁下命令我们马上悄悄的撤回!”木村中佐正在望眼欲穿的等着华夏军队的出现好立场大功,谁知通讯兵却给他带来这么个令他心变的拔凉的消息。

    而更令他很不爽的是这个不长眼的傻笨通讯兵竟然还叫自己“木村副联队长”,尼玛你丫不愿意喊老子联队长是吗?

    木村的眼神一冷,阴狠的盯着通讯兵看了足足三秒,看的通讯兵遍体身寒,浑身打了个哆嗦。

    “撤!”木村说话又狠狠的瞪了通讯兵一眼,这个倒霉的通讯兵吓得腿一软,差点跪了。

    铁家庄,这是芙蕖沟到横岭关的毕竟之路,而且位置也正好在两者之间,距离两边都差不多三千米左右。

    第九军54师师长王晋把伏击点选在这里自然有他自己的考量,因为这个地方的位置很奇特,这个庄子不大,原本就只有二十来户人家,现在战乱一起,这些百姓早在小鬼子骑兵经过后就已经逃离家园了,谁知道这些小鬼子尼玛的会不会屠庄呀。

    关键不是这个庄子而是因为这个庄子的南北两面都是山坡地,一天不大的公路从庄子东西两面笔直的穿过,而那二十几间泥土房基本上都在公路的两侧,且在庄南边的山脚下还有一条约有五六米宽弯弯曲曲的小河。

    54师197旅旅长云开少将早在半小时前就已经带着部下提前来到这个小村庄内,对付骑兵,最好的莫过于挖陷马坑和绊马索,由于时间关系,挖陷马坑肯定来不及。

    但搞个几十上百根绊马索还是简单,只要把够结实的绳索摆在地上,北边一个营的战士躲在那些民房的后面,南边一个营的战士躲在河床边的草丛里,一边拉着绳索的一头,只等鬼子骑兵一到,两边一拉绳索,那疾驰而过的战马非倒不可。

    当然,王晋不可能只安排一个旅来对付一个联队近两千人的鬼子骑兵,就在那边木村带着部下撤退时,54师的另一个旅也来到了小村庄附近,按照王晋的安排,一个团在距离铁家庄西边一千米外的山包上设下了阻击阵地,另一个团配合则在铁家庄的东面准备阻击后面的鬼子步兵大队。

    王晋自己则带着师部警卫营悄悄的进入了铁家庄北边的山坡地,准备配合197旅对付鬼子骑兵联队。

    “师座,鬼子真的撤回了,最多五分钟就能到这里了!”侦查排长回来汇报。

    “我去,这李总座简直是神了,他怎么就能料到鬼子骑兵会回援而不是趁机往东边突围呢?”197旅旅长云开少将不可思议的道。

    “你丫的少咧咧,李总座的本事又且是你能猜得到的?要是你小子都能猜到,那你他娘的还会屈居老子手下当个小旅长?”王晋白了云开一眼,笑骂道。

    “什么嘛,师座你这话我可不爱听,什么叫小旅长呀,咱李总座不也是个旅长吗,再说了,您这大师长不也得听李总座那个小旅长的话啊呦师座您轻点轻点,我错了,错了还不行吗?”

    云开正嘟囔着,王晋一把抓住了他耳朵就往上提。

    “你他娘的不说废话能死吗?鬼子马上来了,让弟兄们准备戒备。”王晋狠狠的骂道。

    “是,是!”云开说完急忙对着身边的旅参谋长吩咐下去,让战士们做好战斗准备。

    像王晋和云开这种融洽的上下级关系,在**中非常少见,原因无他,只因王晋与云开两人的为人都比较豪爽,而且两人从当年的北伐开始就一直是上下级关系,最关键是云开当初在北伐战争时曾救过王晋的命。

    “踏踏踏”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从东面由远而近传了过来,虽然黑夜中看不清楚,但一听这声音的变化就知道鬼子骑兵的速度有多快。

    “命令部队,准备!”此时的云开与王晋两人都早已收起了嬉笑的表情,一个个都满脸严肃的盯着东边的公路。

    不一会,一大片黑压压的骑兵就出现在他们的视线中,一把把闪亮的马刀在微弱的月光下依然散发着森森的寒光,似乎在宣誓它们有多锋利。

    “准备!”埋伏在庄子后面的营长和埋伏在河床草丛中的营长几乎同时对手下的战士们下达了命令。

    “踏踏踏”鬼子骑兵们完全没有察觉到死神已经降临,就在前方等着他们,也是,就在一个多小时前他们刚刚从这里经过,而且英明神武的旅团长阁下说了,华夏**的重兵都在东面设口袋阵呢,这里怎么可能有华夏军出现?

    “起索!”

    随着两声充满杀意的声音冷冽的响起,跑在最前面的鬼子骑兵联队代联队长木村中佐的战马突然脚下一绊,马头朝前一倾,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唏嘘”嘶鸣就摔倒在地。

    马背上毫无防备的木村中佐根本来不及反应,身体就被惯性抛出了几米远,身在半空,他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以为是自己的战马不小心马失前蹄而已,直到他啪嗒一声摔倒在地,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吵杂的马嘶声和士兵的惨叫声时,他才明白中了埋伏了。

    “八嘎,有埋伏,快快”

    木村不愧为久经沙场的上峰,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一咕噜从地上翻身爬起,顾不得浑身撕裂般的疼痛,对着身后的士兵们大声的发出了警告。

    然而他的警告声却还是晚了一步,后面的那些战马速度太快,尽管那些骑兵都使劲的勒马缰,但在惯性的作用下,那些后面来的战马还是纷纷的踩上了前面被绊马索绊倒的马或者人的身上。

    一时间,人和马的惨叫嘶鸣声响彻了这个宁静的小山庄。

    “八嘎”

    “杀”

    “杀”

    “哒哒哒”

    “砰砰砰”

    “”

    不等木村骂娘,埋伏在屋后和河床上的那些54师战士们大喊着开枪了,王晋和云开也立即从地上一跃而起。

    “弟兄们,杀,杀光这些狗日的小鬼子!”

    “杀杀杀!”

    埋伏在山上的战士们也跟着开枪。

    “哒哒哒”

    “”

    枪炮声顿时代替了鬼子的惨叫声响彻四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