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9章 朴实的爱国心-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359章 朴实的爱国心

    第359章朴实的爱国心

    梨园山,新编二十四师阵地。

    梨园山并不是一座孤山,他四周的数个山峰都属于梨园山,横亘公路则是从这些山脚蜿蜒通过,所以只要占领了这些山头,敌人根本不可能安全的通过下面的公路。

    新24师师长张东凯毕业于保定军校,原是东北军将领,918以后因不满张小六不抵抗,怒而辞官在天津隐居,后应其好友已故第九军原jun1 zhǎng郝梦龄将军之邀到第九军出任副参谋长一职,前不久新编24师成立,他被提升为少将师长。

    这次的战役,李雲龍命令新24师负责横岭关南面的梨园山至高阳庄一带,张东凯一开始也认识到了梨园山的重要性,于是让其下辖之475旅以及师属唯一的一个迫击炮营只有十二门迫击炮驻防梨园山一带,另一个476旅则由高阳庄向横岭关方向攻击。

    不过战斗刚刚打响,李雲龍又下令让黄世雄给梨园山一带阵地增加兵力,黄世雄当即下令让副jun1 zhǎng陈瑞科带着军部直属一团来梨园山增援并负责指挥梨园山阵地。

    果然不出李雲龍所料,战斗一开始,小鬼子第九旅团旅团长池之上贤吉少将就命令第122联队联队长日川港板带着一个联队近三千人在第一轮炮击中该联队伤亡了近千人,剩下能战斗的只有不到三千人对梨园山展开了猛攻。

    日川港板大佐也知道梨园山的重要性,所以一开始就对梨园山的第一道防线进行了猛烈的攻击,并没有再像以往战斗那样先用一个小队试探性攻击,而是上来就一个中队向第一道防线压进。

    驻防第一道防线的是475旅732团的第一营,该营营长叫黄任芳,黄埔第十期毕业,关键他还是黄世雄的族侄,不过由于黄世雄的为人比较公正,他并没有因为这层关系而得到照顾,他这个营长完全是靠自己的军功升上去的。

    面对小鬼子的猛烈攻击,黄仁芳营长连眉头都没皱一下,这家伙打仗本来就鬼点子多,第一批鬼子来攻击的时候他让全营的战士全部躲在战壕里一动都不动,直到鬼子冲到阵地前五十米以内的时才让几十个臂力大的战士给了鬼子一轮手榴弹雨。

    等鬼子们被手榴弹炸懵了的时候才让第一连的战士们朝鬼子猛烈开火,两轮下来,第一波来进攻的鬼子丢下一百多具尸体退了回去。

    小鬼子联队长日川港板大佐见状大怒,马上又另外派了一个中队的鬼子上来进攻,结果又丢下几十具尸体被打了回去,就这么一直打了半个多小时,日川港板一共派出了四个中队,却依然无法突破黄仁芳的第一道防线,甚至连战壕都没上去过。

    日川港板见强攻不行,立即冷静下来,命令第六波两个中队在正面发动猛攻,又另外派出了两个中队,一个中队往左边的山坳迂回,一个往右边的山梁迂回,想要接着夜色偷袭黄仁芳的阵地。

    谁知黄仁芳早就做好了准备,提前在左右两侧的要地各派驻了一个排埋伏,并给这两个排都增加了一挺捷克式轻机枪,结果那两路迂回的鬼子一发现偷袭被发现,又见对方火力强大,以为最少有一个连的部队在防守,只得在丢下二三十具尸体后悻悻的退了回去。

    日川港板见奸计又没得逞,大怒之下将联队所属的山炮中队和联队里所有的掷弹筒全部集合起来,先由4门七五山炮压制黄仁芳营的火力,再让掷弹筒兵抵近了发射榴弹。

    黄仁芳营由于缺乏火炮,枪的射程又比不过山炮,一时间被炸死炸伤了不少战士,黄仁芳大怒,立即选出了二十几个枪法比较好的战士组成敢死队,再把全营的机关炮屁18冲锋枪全部集中交给这二十多人使用,由他自己亲自带着敢死队冒着炮火的危险朝前面悄悄的摸了一百多米,一轮偷袭下来,那些鬼子掷弹筒兵死伤了一半后赶紧退走。

    仅四门山炮打不着,不过炮击的危机已经解除了三分之二,四门山炮所造成的伤害就要小很多了。

    日川钢板见自己的战术每次都失败,时间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了还没拿下第一道防线,又加上旅团长池之上贤吉更是一直像催命一样的催促,大怒之下心一横,直接下令让第一大队全大队一起压上,想用人数的优势来冲垮第一道防线。

    “营长,他娘的小鬼子这是疯了吗?”一连长已经杀红了的双眼紧盯着山下冲上来的黑压压的鬼子,那些鬼子兵们一个个额头上似乎都飘着点东西,还一边冲一边咿咿呀呀的喊着什么口号。

    “哈哈哈哈,小鬼子确实是疯了,被你们这帮小子给逼疯了!”黄仁芳还没说话,猛然听到背后传来了一阵爽朗的大笑。

    “陈副座?”

    平常没有战斗任务的时候黄仁芳经常在军部跟着黄世雄学习,对于陈瑞科这个副jun1 zhǎng当然啊很熟悉,一听到声音不用回头都知道是谁来了。

    等他回头时,果然见到一身少将服的陈瑞科正带着一队人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

    “陈副座,您怎么跑这里来了,太危险了!”黄仁芳大惊失色,这里可是最前线呀,随时都有可能会有鬼子的炮弹落下来,要是

    “哈哈哈哈,你个臭小子,看不起老子还是怎么的!”陈瑞科大笑着调侃道。

    “不是,陈副座,您是指挥官,这里是最前线,危险”

    “少啰嗦,怎么样,还能不能守住,要不要换防?”陈瑞科脸色一肃,摆了摆手打断了黄仁芳的话,单刀直入的问道。

    “报告副座,我们营保证不让鬼子前进一步,不需要换防!”黄仁芳坚定的大喝道。

    “好,老子相信你小子的能力!”

    陈瑞科满意的点了点头,话锋一转道:“不过你们营的伤亡很大,兄弟们也都很累了,老子从直属团抽了一个连来增援你们,另外给你们把wǔ qì弹药也送来了。”

    “谢谢副座!”

    黄仁芳等人一听有援兵和wǔ qì弹药,顿时一个个的脸上都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看着这些朴实的笑容,陈瑞科的心里一阵感动,作为一个高级将领,他很清楚,这些士兵中很多其实都是以前抓来的壮丁,在过去的内战中,这些壮丁们一个个都不愿意打仗,都想着逃跑。

    但现在鬼子来了,一上战场打鬼子,这些兵却没有一个想着逃跑的,或许他们都不知道什么叫爱国的大道理,但他们却个个都有一颗朴实的爱国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