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9章 简单粗暴的表达方式-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369章 简单粗暴的表达方式

    第369章简单粗暴的表达方式

    春风吹,战鼓擂!

    山下奉文本来寄予厚望的日向狙击小队暗杀在李雲龍看来只是一个闹剧而已,他唯一的作用就是驱赶了李雲龍了睡意,让李雲龍没时间去眯瞪一会。

    这不,李雲龍才回到指挥部内,漂亮妩媚的机要女mì shū就扭着走过来报告,说是王俊师长来电,已经发现鬼子的前锋到了羊皮岭外约二十里左右的地方了,兵力大约是一个摩托化步兵大队。

    “马上给王师长回电,让他们好好打,必须挡住东边的鬼子两天。”

    李雲龍走到沙盘前看了一眼,随后不等机要mì shū说话,又吩咐道:“再给十五军jun1 zhǎng武庭麟和80军jun1 zhǎng孔令勋打个diàn huà,告诉他们,务必给老子配合好,两天内绝对不能让鬼子前进一步。”

    “要是谁出了问题,老子不管他背后有什么靠山,都他娘的给老子等着军法的处置。”李雲龍厉声喝道。

    “是!”女机要在李雲龍冰冷的眼神下不敢再做一些出格的动作,急忙严肃的答应着就去打diàn huà了。

    “焕然黄百韬的表字,你去打diàn huà问问高桂兹,让他派到东边的那个师什么时候能到。”李雲龍转头对第二战区前敌指挥部参谋长黄百韬吩咐道。

    “不用打diàn huà了,卑职刚才已经问过了,高jun1 zhǎng说他已经亲自带着84师赶到羊皮岭附近了,最多一个小时就能到羊皮岭。”黄百韬严谨的道。

    “好,焕然果然是个称职的参谋长!”李雲龍看了黄百韬一眼,很满意的点了点头。

    “多谢总座夸奖,焕然对总座您的战略指挥才能佩服得五体投地!”黄百韬真诚的道。

    “哈哈,焕然兄,你就不要跟老子来虚的了,老子这个总座他娘的就是个苦差事而已,你又不是不知道。”

    通过这几天的交往,李雲龍对黄百韬这个人的看法完全变了,这丫的绝对是块参谋的料子,心里更想早点收服他。

    “不,不,总座,虽然您只是临时的总座,但您的战略”黄百韬显然还是有点拘束,这或许是因为李雲龍一出现就太过强势了,直接把戴笠的人都给办了,搞得黄百韬这个不是嫡系又一直谨小细微的人不知道该怎么自处了。

    “焕然兄,你这样就不对了,你看我都喊你焕然兄了,你还总座总座的叫着,你就不觉的生份吗?”李雲龍摆了摆手打断了黄百韬的话,笑眯眯的说道。

    “呃礼不可废呀,更何况这里是军营,在军中我们”黄百韬似乎有点惶恐的道。

    “狗屁的礼不可废!”

    李雲龍再次粗暴的打断了黄百韬的话,瞪着眼珠子道:“老黄啊,你丫的是不是看不起我李雲龍还是他娘的怕老子啊,为毛老子跟你称兄道弟你他娘的还不愿意了?”

    “怕?”

    黄百韬也是个堂堂的军人,虽然不是**嫡系暂时得不到重用,虽然他怕得罪人,一直谨小细微的做事,但他也一样有军人的血性,在听到李雲龍说出怕字的时候,他浑身的气势也不一样了。

    “李雲龍,我黄百韬虽然没有你那么大的本事,从军十几年以来也没有什么大作为,但我黄百韬也是个军人,我他娘的死都不怕,我为什么要怕你?大不了一死,有什么了不起的!”

    “哈哈,好,这样才他娘的像个军人的样子!”

    李雲龍不怒反笑,左手对黄百韬竖起了大拇指,右手顺手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老黄,说实话,老子以前看你天天他娘的像个小媳妇一样的活着真心很看不起你,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咱们军人就该有军人自己的血性,老子他娘的死都不怕,还有什么好怕的事情?”

    “哈哈,好,那我以后就叫你老李了!”黄百韬顿时明白自己是中了李雲龍的激将法了,不过他却完全没有中计后的不爽,反而在心里暗暗的感激李雲龍。

    李雲龍激起了被他刻意隐藏在心里十几年,几乎都快忘记了的军人热血。

    “好,这才像个军人,像个爷们儿!”

    李雲龍说着注视着黄百韬,接着用半真半玩笑的口气道:“不过老黄啊,能叫我李雲龍老李的人都他娘的是老子独立旅的好兄弟,你是第一”

    “李雲龍,你丫啥意思呀?合着你是看不起我黄百韬,我黄百韬没资格当你的兄弟吗?”这回却反过来了,黄百韬瞪着眼珠子打断了李雲龍的话。

    李雲龍的言外之音很明显了,就是邀请黄百韬加入他的独立旅,成为独立旅的兄弟。

    黄百韬是什么人呀,那是在原历史上最后被上峰重用,提拔为军团司令的高级将领,他要是没点本事,在完全没有靠山的情况下当上**军团司令吗?

    李雲龍的话说的不算隐晦,黄百韬当然懂,而他自己回答李雲龍的话也略微的隐晦,不过李雲龍照样很清楚,他这是说自己已经把自己当独立旅的人了。

    两个都是不善于矫情的铁血军人,两人都用自己的方式向对方表达了自己的心意,虽然没有明说,甚至还是在相互的污言秽骂,但其中的真情实意却是跃然于外。

    这就是军人与普通人不同的表达方式,简单粗暴!

    “哈哈哈哈,好,从现在起,你老黄就跟老赵老孔他们一样,都是老子的好兄弟!”李雲龍心情大好,他看的出来,黄百韬是真心的。

    “哈哈哈哈”

    “老李,那边就交给你了!”黄百韬笑眯眯的对李雲龍打起来哑谜。

    “废话,你他娘的是老子的兄弟!”

    李雲龍当然明白黄百韬的意思,他是指崇庆方面,虽然现在黄百韬只是个不受重用的边缘将领,但要想改投独立旅,那还是需要崇庆方面同意的。

    “那个谁,给老子拿瓶酒来!”李雲龍心情大好,酒瘾也跟着上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