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9章 寺内寿一暴走了-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379章 寺内寿一暴走了

    第379章寺内寿一暴走了

    “八嘎,八嘎,混蛋,废物,山下奉文,筱冢义男都是废物,一群的废物”

    北平小鬼子华北派遣军司令部,司令官寺内寿一刚接到野战重炮第六旅团还没参战就在张家湾火车站全军覆没,所有大炮和物资全部不明下落的消息立即大发雷霆。

    “混蛋,你们谁告诉我重炮第六旅团是怎么被全歼的?谁来告诉我那些大炮和物资为什么会消失的无影无踪,谁告诉我!”

    寺内寿一像一头受伤的野兽一样盯着面前的华北特高课机关长松室见男,那眼神就像要吃人一样。

    松室见男尽管是低着头,但还是能感受到寺内寿一可怕的眼神,浑身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寺内寿一突然一转身抓过身后刀架上一把长长的太刀,“呛”的一声拔了出来。

    松室见男一听到太刀出鞘的声音浑身又是一颤,头皮一阵发麻,脚下忍不住微微后退了一步,他不知道寺内寿一会不会在暴怒之下一刀把他给劈了。

    “八嘎!”

    寺内寿一又是一声暴吼,手里那把御赐的菊花太刀被他高举过头顶,猛地一刀劈了下去。

    “咯嘣”一声,面前的实木办公桌顿时被这锋利的刀锋劈成了两半。

    面对疯狂的寺内寿一,松室见男吓得更加不敢说话了。

    “滚,马上给我查清楚第六野战重炮旅团的事,滚,快滚!”寺内寿一发泄了一下后脑子里的理智回来了,拿着刀指着松室见男的鼻子大骂道。

    “嗨!”

    带着森森寒意的刀尖就在自己鼻尖前不足一公分的位置,松室见男甚至连头都不敢点一下就直接转身连滚带爬的跑了,他怕这一点头,他的鼻尖就没了。

    寺内寿一的气却并没有出完,随即又抓起桌上的diàn huà打到了太原第一军指挥部把筱冢义男和山下奉文两人挨个的大骂了一遍。

    “你们这两个混蛋就知道争权夺利,置帝国利益于不顾,现在山西的战局被你们搞成这样,你们还有什么话说?”

    “马上给我先想办法找到第六重炮旅团的那三十二门大炮,再命令东西两线的增援部队必须在今天中午之前给我突破华夏人的防线,明天天亮之前所有部队必须赶到横岭山一线剿灭卫立煌的的所有部队。”

    “告诉清水规矩,那他们必须要守好阵地,尽量保存实力,等东西两线援兵一到就配合外围在中间开花。”

    “我就给你们三天的时间,三天内必须给我把晋南所有胆敢顽抗的华夏军队全部击溃并消灭。”

    寺内寿一说完后啪的一声挂断了diàn huà,完全不给筱冢义男他们说话的机会。

    “叮铃铃”

    diàn huà才刚挂下不久,diàn huà铃又响了。

    “莫西莫西”寺内寿一的副官很识时务的马上接起diàn huà。

    “哦,是筱冢将军啊,司令官阁下就在旁边,您稍等!”

    副官把diàn huà递给了寺内寿一,“司令官阁下,筱冢义男将军说找您有事。”

    “八嘎,筱冢义男,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寺内寿一刚刚降下一点点的火气在听到筱冢义男的名字时又腾地升了起来,怒气冲冲的对着diàn huà暴吼了一声。

    “司令官阁下,对不起,打扰您了!”

    筱冢义男不敢多耽搁,急忙弱弱的道:“司令官阁下,我们山西第一军所配属的战机才五十多架,昨天白天虽然一直在给晋南地区增援,但飞机太少了效果还是不够大,能不能让从满洲调来的第三飞行团尽快赶来帮助我们?”

    “八嘎,第三飞行团的混蛋们还没有到吗?不是让他们在昨天天黑之前赶到运城和新乡两个机场的吗,为什么还没有到?”

    寺内寿一的火气更大了,“我马上打diàn huà给植田谦吉,这个老混蛋到底想干什么,难道他想置帝国的利益在私人恩怨之后吗?”

    太原小鬼子指挥部,被寺内寿一大骂了一顿后,筱冢义男和山下奉文这两个之前撕逼撕到脸青鼻肿的家伙这回却难得很有默契的对视了一眼后同时把不善的眼神盯在了植田三郎的脸上。

    “呃筱冢司令官阁下,这事跟我没关系,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第三飞行团还没有来,真的,真的跟我没关系!”

    植田三郎被两人如毒蛇般的眼神盯得心里发毛,急忙给自己撇清了关系。

    “我马上给叔叔打diàn huà,问问他是怎么回事,我相信一定是徳川好敏这个家伙在搞鬼,我叔叔绝对不会置帝国利益”

    植田三郎见自己说了半天筱冢义男的脸色却丝毫未变,而且那眼神反而变得更加不善,立即尴尬的住口不说了,转身抓起了桌上的diàn huà。

    筱冢义男和山下奉文两个人则依然没有说话,就这么冷冷的盯着打diàn huà的植田三郎,而一边的太原特高课机关长田中隆一则嘴角露出了个阴险的冷笑。

    “司令官阁下,刚才我叔叔在diàn huà里说了,今天白天由于奉天在下雪,不适合飞行,所以第三飞行团才没有按时出发,不过他已经下了死命令,让他们明天早上天一亮就必须出发,估计明天下午就能赶到山西。”

    植田三郎挂断diàn huà后马上朝筱冢义男汇报道。

    “嗯!”

    筱冢义男只是微微的嗯了一声,他又不是傻瓜,当然知道所谓的下雪只不过是植田谦吉的托词而已,但他的家族比不上植田家族在小鬼子的地位,就算心里知道又能怎么样?

    “筱冢司令官阁下,看来我们明天还是让我们的飞机先去运城和新乡这两个机场吧,那边距离横岭山一带比较近,在太原机场起飞路程太原,太浪费时间了。”山下奉文很客气的提议道。

    “可以!”筱冢义男点了点头,他自己也是这么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