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2章 还好李雲龍不是敌人-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382章 还好李雲龍不是敌人

    第382章还好李雲龍不是敌人

    护送伤员的鬼子护卫队一共有六十七人,为了不引起鬼子的怀疑,池国秀也同样挑选了包括他自己在内的六十七人上车,还有另外的十二人则扮成鬼子伤员躺在车厢里。

    整个侦察营一共有近六百人,池国秀留下一个排的战士在这里处理尸体,并负责在外围接应,剩余的另外战士们则被分配了另外的任务。

    几分钟后,qì chē再一次发动,车还是这些车,不过此时车上的人却换了一茬了。

    在距离新乡机场约莫十公里左右的地方开始,小鬼子们一路上设了许多哨卡,基本上每隔两公里就能看到一个哨卡,这样紧密的哨卡布置就像是一个个烽火台一样,一个哨卡遭遇袭击,临近的两个哨卡马上就会惊动,能起到协防的作用。

    尽管要经过这么多哨卡会有一定的危险,他们现在虽然装扮成了鬼子,而且是取代了松原中尉的那个小队,但这一路下去有那么多的鬼子哨卡,鬼知道会不会有人认识松原中尉呢!

    但为了又一个合理进入机场的借口,这条路又不得不走,这个险不得不冒,池国秀也不是没想过强攻机场,但据可靠情报,新乡的鬼子机场有一个大队的鬼子在驻防,虽然侦察营战士们的战斗力很强,但那也只是相对于国内的其他士兵而言,如果真要跟鬼子野战步兵比,那最多也只能是不分伯仲,所以要用一个营去强攻一个大队,绝对是不可能的。

    “长官,请出示您的证件和通行证!”到了第一个关卡,池国秀等人就被拦住了去路。

    扮成松原中尉的任新宇把从松原尸体上搜出来的证件和通行证都递了过去,由于池国秀的日语说的连二把刀都算不上,所以只能让任新宇扮成了松原中尉。

    那个鬼子军曹只是看了一眼证件和通行证,见到了上面的大印后就还给了任新宇。

    “长官,你们这车上装的是什么?”

    “全都是重要的重伤员。”任新宇傲然的瞪了那个军曹一眼,冷冷的道:“怎么,难道你要检查?”

    “对不起长官,为了机场的安全,我们只能例行检查,请长官原谅!”军曹说完挥了挥手,立即有几个鬼子兵跑过来每辆车检查了一遍。

    “多谢长官配合,没事了,您请!”

    一番检查后,迅速放行,哨卡的鬼子并没有怀疑池国秀一行。

    过了第一关,后面的关卡就好过多了,只要出示一下通行证,哨卡马上就放行,这就是人的心里作用,既然前面都检查过没问题了,后面也就没有必要检查了,这车上运送的可是重伤员,而且都是大官,要是耽误了治疗,那责任可担负不起!

    “给旅长发报,就说我们一路很顺利,正在向新乡机场进发,如果不出意外,最多一个小时就能进机场由于运送的是伤员,所以车速不能快,另外一路上都是哨卡,也快不了!”池国秀到了没人的地方对通讯员吩咐道。

    “旅长,老池来电,说他们此行很顺利,已经接近新乡机场了,如果不出意外,约莫一个小时左右就能进机场。”恒曲指挥部内,小白龙来报告。

    “老李,你已经安排人去鬼子机场了?”李雲龍还没说话,一旁的黄百韬已经惊呼起来,随即又恍然大悟道:“怪不得你让唐淮源不要紧张,原来你早算到了鬼子会把太远的空军转移到新乡机场来。”

    “哈哈,老黄,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儿吗?太远距离我们这里有五六百公里,他们的飞机来回一趟需要三个小时左右,而新乡则近了很多,飞机的作用自然就会大很多。”李雲龍朗笑着道。

    “明摆着的事儿”

    黄百韬一阵无语,你这么一说了确实是明摆着的事儿,可尼玛为毛这么明摆着的事儿我们都没想到呢?

    值此,黄百韬对李雲龍是越来越佩服了,他不仅在战略布局,战术指导方面是个天才,而且关键他还是个心细如发,思虑周全的人,这样的人要是作为敌人,那实在是太可怕了。

    黄百韬不由在心里暗暗庆幸自己不是李雲龍的敌人!

    “老黄,别愣着了,咱们继续研究后续作战计划,池国秀那小子有点小聪明,咱们不用管他,等着他们的好消息就是了。”李雲龍淡定的笑了笑,他一点都不担心侦察营的行动,自己带出来的兵是什么能力他自己最清楚不过。

    半个小时左右,池国秀等人一路上经过了六个关卡,行驶了约莫七八公里路,来到了一个岔路口。

    “大刘,现在往哪里走?”池国秀在快到岔路口时朝之前来侦察过的二连长问道。

    “往右边拐进岔路,我们面前这条路直通新乡县城,岔路才是去机场的路。”二连长大刘道:“从我们这里去新乡县城还有十几公里的路程,去机场则只有五六公里路程了。”

    “那新乡县城去机场还有别的路吗?”池国秀沉思着问道。

    “没有了,在机场和县城之间有一条大河,那条河上只有一座桥,就在这条路,其他的河面都没有桥。”大刘道。

    “哼,这么说这个地方是县城鬼子增援机场的毕竟之地了!”池国秀说着朝四周扫视了一眼,随即转头对通讯员道:“马上给一连长发报,让他们一连的人全部赶来这里,在这一段路上给老子搞点动作。”

    “明白!”通讯员知道池国秀的意思,他是让一连来这里安放一些地雷诡雷之类的东西。

    “大刘,你给我们介绍一下机场的具体情况!”池国秀先命令车队停了下来,然后下车点上一根烟,对大刘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