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5章 攻击新乡机场(三)-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385章 攻击新乡机场(三)

    第385章攻击新乡机场三

    “报报告野田少尉,来的是是一帮很凶的太君,他们要要见您”伪军排长捂着已经肿成猪头的脸跑回门卫室结结巴巴的向野田汇报。

    “八嘎,什么人这么大胆,竟然敢到机场来这么凶?”野田少尉借着酒劲儿根本忘记了自己只是个少尉,甚至还是个连小队长都混不上的少尉,大声吆喝着就要从木板上翻身站起。

    然而可能是喝的太多,又可能是因为喝闷酒更容易醉吧,反正野田一个翻身还没站起来就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

    还好在他身前站着的伪军排长也算眼明手快,见状顾不得自己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一把扶住了野田少尉。

    “呦西,赵桑,你的好人大大的,我们的去看看,是哪个混蛋敢打你!”野田少尉在自己小鬼子面前不被重视,但在这个伪军排长面前受到了极大的尊重,再加上喝了酒,马上义气的想要为伪军排长报仇。

    “是,是,多谢野田少尉,我扶着您”伪军排长顿时激动的连祖宗是谁都忘记了,甚至连脸上的痛都忘记了,急忙搀扶着野田往外走。

    “喂,你的,什么人,为什么打”野田少佐一走到大门口也不看看对方的军衔就借着酒劲嚣张的对着任新宇大吼起来。

    “八嘎!”

    任新宇装出大怒的样子,大骂一声,一个箭步冲到野田的面前,抬手就是一个大耳刮子扇了过去。

    “啪”

    “八嘎!”

    “啪”

    “八嘎!”

    “啪”

    骂一句扇一个耳刮子,连扇了三个耳刮子,把个野田扇得晕头转向,看的一旁的伪军排长更是瞪大了眼珠子,没一巴掌落在野田的脸上,他的心就狠狠的抽搐一下,身体也跟着很有节奏的打颤儿。

    “噗”

    被任新宇连续大力的扇了三个大耳刮子,野田刚喝下去的酒合着嘴里的血一股脑儿的直接喷了出来。

    “你,你是什么人?”不过这几个大耳刮子倒是把野田少尉的酒给打醒了,艰难的抬起头看着任新宇。

    “呃,对不起,中尉阁下!”一看到任新宇肩上的中尉军衔,野田少尉顿时蔫了,在小鬼子军中,他们有着森严的等级制度,下级在上级面前必须恭恭敬敬,当然,这种制度也只能制约像野田这种没有背景的人,像植田三郎那种背后有强硬靠山的人则不在此列。

    “八嘎,你的叫什么名字,为什么在执勤的时候还敢喝酒?你的上级是干什么吃的,为什么不来管管你这样的混蛋。”任新宇一来就先声夺人,劈头盖脸的先把野田少尉和他的上级都骂了一顿。

    “对不起长官,我叫野田明,今天我们这里在办樱花祭,所以啪呃”

    野田的话没说完,任新宇又是扬手狠狠的扇了他一个大耳刮子,“八嘎,现在前线战事这么紧张,你们竟然敢在这里办樱花祭?你们这些混蛋,你们把帝国的利益放在哪里了?你们还是不是的子民?”

    任新宇感觉自己扇耳刮子都有点扇上瘾了,再看野田的模样,他心里不由的暗暗佩服李雲龍,这一招是李雲龍以前教的,当时李雲龍说对付小鬼子就要霸气,狠狠的扇大耳刮子是最好的方式的时候他心里还有点疑惑,现在看来,李雲龍是对的。

    “对不起长官,办樱花祭是上面的意思,我只是个”野田少尉觉得自己**的忒委屈了,尼玛这个樱花祭跟老子都没毛线关系好吧,老子也是受害人好吧,你**有本事找上面吼去呀,你在老子面前嚣张个屁啊!

    可这话他也只敢在心里骂骂,哪敢说出来呀,这不知道哪里来的破中尉简直就不是人,说打就打,而且下手还特狠。

    “哼!”

    任新宇当然听出了这家伙话音中的不满,冷哼一声,继续破口大骂道:“八嘎,你少拿你们的长官来压人,马上带我进去,我要向司令部汇报,把你们这些该死的混蛋都送上军事法庭!”

    “呃”野田少尉想不到这个小小的中尉竟然敢这么嚣张,还敢一点都不给长官留面子,看来这货不好惹。

    一想到这里,他急忙一个立正站好,朝任新宇做了个请的手势,再对伪军排长大喝一声:“赵桑,赶紧把门打开!”

    野田少尉已经忘记自己的职责了,连车里拉的是什么,这些人为什么来机场的事情都忘记问了。

    “嗨,嗨!”

    伪军排长早已被吓蒙圈了,哪里还敢违抗,急忙对手下的伪军喊道:“笨蛋,快开门,你们他吗的都是死人啊,快开门!”

    不过野田忘记问了并不代表任新宇也忘记了,车上的“高级军官”就是他们目前最好的护身符,拿来装逼说事最好的大靠山。

    “野田少尉,你带我去见你们的长官,另外再派人带我们的车队去一个环境好点的地方,我们车上运送的可全都是帝国高级军官,要是出了一点差错,你就算有十个脑袋都不够砍。”任新宇冷冷的提醒道。

    “啊”

    野田终于想起了今天接到的命令,说是有一支运送前线受伤的高级军官的车队今天会来机场,让他好生接待。

    “长官,请您的车队跟着赵桑去接待室,哪里已经安排好了,您请跟我来。”

    野田少尉的额头上大颗大颗的冷汗往下滑落,老天啊,车上的那些人虽然现在是伤员,但那些人可一个个都是大佬啊,随便有一个发火,那自己别说是这个少尉军衔了,就连小命可能都保不住了!

    “长官,请,您这边请!”

    野田少尉小心翼翼的跟在仰着头傲然前行的任新宇身后,见到转弯处就急忙鞠躬做出请的姿势。

    任新宇既然要装,自然就要装的像,面对拍马屁的野田少尉哼都不哼一声,板着脸大步的朝前走。

    不过别看他昂着头,其实他的目光一直在朝四周打量,见四周原本该有的小鬼子岗哨此时都换成了一个个歪歪扭扭的伪军,开阔的停机坪上此时只有稀稀落落的两三架飞机和几个正在忙碌着的地勤人员。

    其余的,放眼四处,连一个鬼子兵都看不到,任新宇的嘴角露出了个冷笑,心里暗暗得意:真乃天助我们也!这些小鬼子合着都该死了,连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