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5章 彻底上钩-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395章 彻底上钩

    第395章彻底上钩

    “老弟有什么条件尽管提,只要我老汉能办到的一定照办!”阎老西很爽快的道。

    “好,闫长官爽快!”

    时机已经完全成熟,阎老西已经彻底的上当了,但李雲龍却不想因此而放弃更多的好处,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

    而且如果不趁机要好处,说不定阎老西还会起疑心,因为那不是李雲龍的风格!

    李雲龍表示:其实老子也挺无奈,人家非要给老子送好处,难道老子不要吗?

    “长官你很清楚,这次我们去太原虽然只是佯攻,但危险程度同样不亚于强攻太原,所以我需要很大一笔抚恤费!”李雲龍低沉的道。

    “可以,到时候老弟你报个数目到战区长官部,这比抚恤费全部由长官部出!”阎老西这次连思索半秒的时间都没有,直接就爽快的答应了,反正等你们去了太原就会死光光,到时候又有谁回来找老子要钱?

    “不行!”谁知李雲龍一口就回绝了。

    “老弟这是何意?”阎老西一愣,随口问道。

    “长官,你应该很清楚,我们这次去九死一生,说不定我独立旅的上万兄弟这一去就不可能回来了,所以我要在出征前把他们的抚恤金全部发到他们的手里,这是我李雲龍唯一能做的事。”李雲龍很伤感的道。

    “好,云龙老弟果然爱兵如子,名不虚传,老汉我佩服老弟!”

    阎老西心里暗骂,一阵肉疼,但相比起能够除去李雲龍和独立旅这颗扎在他心上的dú cì,再加上后续的巨大利益,一点钱算得了什么?

    “那我现在就叫人给你们送五十万大洋过来应该够了吧!”

    “五十万?”

    李雲龍冷笑着道:“长官你这是打发要饭的吗?我独立旅上下一万两千多人,五十万能当什么?”

    “那就一百万,这样总够了吧!”阎

    老西咬了咬牙,为了达到目的,他也准备放血了。

    谁知李雲龍却依然冷笑道:“闫长官,我只问你,我们**的抚恤标准是多少?这个相比长官你很清楚了!”

    “更何况我们独立旅这是在帮长官你收复失地,而且明知是必死,所以这次的抚恤金我要给他们翻倍!”

    李雲龍冷冷的道:“我算了一下,大概需要五百万大洋!”

    “多少?五百万?这”阎老西的嘴张大的合都合不拢了,一万多人发五百万大洋的抚恤金,尼玛你丫咋不去抢啊!

    “长官,你算算这笔账帐,五百万大洋和一万两千多条鲜活的生命,那个更划算?”

    李雲龍丝毫不退步的道:“要不这样,长官派晋绥军去太原,我们旅配合长官在晋北作战吧!”

    “老弟啊,你要知道,现如今长官部也很难,山西的大片土地都落入了日寇的手里,已经没有多少地方税收了,国民政府又不给我们发饷,我们的财政也很困难,你看咱能不能少发点抚恤金呢,而且这一仗你们只是佯攻,应该问题不大。”

    阎老西在心里大骂李雲龍,你丫的个兔崽子,都要死了还想狠咬老子一口,难道老子前世前世欠你债了吗,这一世你丫是来找老子要债的?

    “笑话,谁不知道闫长官是山西的土财主,有的是钱!”

    道了这个时候,李雲龍反而不给阎老西面子了,而且这样半真半假的演起来反而更能让阎老西掉进自己设计好的陷阱。

    “五百万大洋跟晋北的几个重镇,以及抗日民族英雄的国内舆论相比较又能算什么事儿?”李雲龍继续冷冰冰的说了一句,其实这话还是在引导阎老西往坑里再跳的深一点。

    “嗯!”

    阎老西略微思索了一番,觉得用五百万大洋换李雲龍说的那些好处就已经很值了,更可况还可以除去李雲龍这个眼中钉,那就更值了。

    一咬牙,答应吧!

    “好,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老汉要是再不答应,恐怕会被天下人耻笑,那就这样吧,我马上让人给你把五百万大洋送过去。”

    “好!”

    李雲龍答应了一声后接着沉声道:“闫长官且不要着急,我这还有点事儿没说完。”

    “还有什么事,老弟你都一并说了吧!”阎老西虽然怕李雲龍再狮子大开口,很想挂diàn huà,但为了能让李雲龍乖乖的去当“送死鬼”,还是耐着性子说道。

    “也没什么大事,如果我李雲龍这次侥幸能从太原回来,闫长官必须给我独立旅补充兵源,这一点不难吧!”李雲龍又提出了一个要求。

    “没问题,绝对没问题,老弟你放心,只要这一仗打赢了,老汉保证给你把损失的兵力全部补回去。”阎老西笑眯眯的道,在他心里早就给李雲龍判了死刑了,空头支票还不是随便开?你也要有本事来兑现呀。

    “全部补齐倒是不需要,我只要358团和楚云飞!”李雲龍嘴角扬了扬,得意的笑了,从他来到这个世界的那一天起就打上楚云飞和358团的主意了,现在这是顺手牵羊的好处,不要就是傻瓜了。

    “哈哈,没问题,没问题,老弟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只要老弟你安全从太原回来,今后358团就归你了!”阎老西依然很爽快的答应,反正他认为这是永远无法兑现的空头支票。

    “那就多谢闫长官了!”

    “不客气,不客气,云龙老弟啊,你还有其他什么需要老汉帮忙的吗?如果没有,那老汉就等老弟的好消息了!”阎老西心情大好,不自觉的说多了。

    “闫长官真是一个大气的长官,以后要是谁再敢说闫长官是个扣扣索索的山西土财主,我李雲龍第一个不答应!”又是明赞实损。

    “既然长官这么热情,那我还有个不情之请!”李雲龍不等阎老西客套,接着又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