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冲天之怒伸-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四十章 冲天之怒伸

    第四十章冲天之怒伸

    “哎,谁说不是呢,正如你所说,从十天前我们旅部就差不多断粮了,这天寒地冻的,小凉山方圆几十里内的草根几乎都被我们挖绝了,山里的野兽也被我们吃的连骨头渣子都找不到了,现在甚至连深藏在地下冬眠的蛇都被战士们挖出来吃光了。”

    “就这样现在根据地也已经断粮三四天了,唯一剩下的一点粮食每天只能给伤员们熬粥喝。”

    一说到伤员,李老炮的眼圈顿时红了,声音哽咽的接着道:“李大头啊,你是不知道,好几个重伤员在不经意间知道这个情况后自杀了,其余的伤员现在都还不知道这个情况。”

    “还有,大头啊,你该知道咱们旅长家的情况吧,咱们旅长的孩子才三个月大,嫂夫人为了想给伤员们增加点营养,每天把奶全挤出来送到医院去了,却每天只给孩子一点一点兑了大量清水的奶就在前天,要不是旅长的警卫员小武子发现,旅长的孩子差点就饿没了”

    “呜呜”李老炮这么铁铮铮的汉子这会却抱着脑袋使劲的抽泣起来。

    “娘的,这叫什么事啊,玛德,你们两个团三千多人他娘的手里拿着的都是烧火棍吗?”此时的李雲龙早已双眼血红,双拳紧握,指甲都掐进了肉里。

    “大头啊,你以为我们没打吗,我们打了,你他娘的知不知道,小鬼子可不仅仅是一个山崎联队,他们还有一个山炮中队,一个骑兵大队,甚至他娘的还有五辆坦克,你说,我们他娘的怎么打?”

    李老炮激动的站了起来,手指一指远处的程瞎子,道:“大头啊,你也别恨老程了,他这几天心情很差,他唯一的mèi mèi是咱根据地的宣传委员,五天前,为了抢一袋面粉被鬼子给打死了”

    “啥,二丫头死了?”李雲龙的眼圈更红了,怪不得刚才程瞎子见自己不把缴获的物资上缴而恨上自己了。

    李雲龙虽然是个学渣,但前世的他却绝对是个义字当头的人,曾经为了一个死党跟别人打的头破血流还被学校记了个大过。

    现在穿越过来也一样,本身的义气再加上原身体中李雲龙的血性,他的直爽性格非但没变,反而更加。

    “张大彪!”

    猛然间,李雲龙爆发出一声震天虎吼。

    所有人都愣住了,正在车上鼓捣九二式步兵炮的旅长也一样,愣了几秒才转头看向李雲龙,却见他像一头受伤的雄狮一样,头发根根直竖,双目血红中似要喷火。

    “到!”

    张大彪跟着李雲龙这么久了,从来没见过李雲龙这幅模样,就连上次跟坂田联队对决的时候都没见过,不敢怠慢,答应一声,急忙从车上跳了下来,也不护着那些装备了。

    不仅是张大彪,其余赵刚,孔捷,程瞎子等人都一样完全愣在当地了,也不知道李雲龙到底怎么了。

    “马上带着一营,给老子把咱们团剩下的所有粮食,加上后面车上的这一车粮食一颗不留的全部给老子送到小凉山旅部去,快,马上!”

    李雲龙像个疯子一样有点语无伦次的嘶吼道,谁都听得出来,这声音中所包含的是什么,那是一种撕心裂肺的心痛与愤恨暴走的结合。

    “是!”

    “一营的兄弟,马上跟老子走!”

    “是!”

    现场所有人全部被李雲龙的样子震住了,赵刚孔捷等不明真相的吃瓜观众都愣愣的看着李雲龙,心想:这小子抽什么疯了,刚才还他娘的扣的跟个守财奴似得,这会儿却又大方到把整个独立团所有的粮食一颗不留的全部送到旅部去。

    而旅长和程瞎子两人则立即明白了,肯定是李老炮把旅部的情况跟李雲龙说了,两人的眼圈也同时红了,程瞎子看向李雲龙的眼神完全变了,变得只有尊重,再也没有一丝的恨意。

    旅长则是欣慰的点了点头,不过他却没有任由李雲龙胡来,立即放下手里的一颗炮弹,对着张大彪等一营的战士喝道:“张大彪,站住!”

    “额”不明觉厉的张大彪愣住了,这是肿么回事?今天这旅长和团长两人是不是都脑袋不好使了?

    以前不是两人都像个土财主似得拼了命的为争物资而面红耳赤,什么招损就用什么的吗?

    这会怎么反过来了?一个要送,一个喊停,这到底是几个意思?

    “张大彪,你他娘的还杵在那里干什么,没听见老子的命令吗?还不快滚!”李雲龙像头受伤的野兽似得咆哮着。

    “李雲龙,你他娘的胡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