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9章上峰难得大方-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399章上峰难得大方

    第399章上峰难得大方

    李雲龍大脑急速运转分析了一下,要调动土肥原唯一的办法就是晋南这边的战局,把晋南的鬼子打疼了,寺内寿一就很可能会让土肥原的十四师团回援晋南,这样或许就能先拖一拖时间,同时也可以间接的支援华中主战场。

    在听到上峰的再次询问后,李雲龍的脑子里顿时出现了雷战记忆中的一段话:当年由于华夏方面太醉心于对台儿庄局部胜利的宣传攻势,对小鬼子溃军的反攻不坚决,未能乘胜扩大战果,给敌以喘息机会,若是当时能集中优势兵力趁机扩大战果,那徐州会战的结局乃至于整个抗战的格局都可能会发生变化。

    这是雷战在后世军事学院时听到的专家们的分析,结合现在摆在面前的事实,李雲龍觉得很有道理。

    虽然现在小鬼子似乎已经从失败的阴影中走出来了,也增派了大量的援兵到徐州一带,但在徐州地区广博的土地上,三十万小鬼子仍显得有些捉襟见肘,如果这时候**集中优势兵力主动出击,一定能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想到这些,随即对上峰道:“委座,我有个建议!”

    “你个臭小子,你想了这么久,到底有什么好主意赶紧说!”上峰急切的催促道。

    “由南向北主动出击,再来一次台儿庄大捷!”李雲龍果断的道。

    “主动出击?你刚才不是说做好撤退的准备吗?”上峰惊讶的问道。

    “以进为退,主动出击,改变以往处于被动地位的阵地战,因为我们的部队wǔ qì装备和士兵素质都比不上小鬼子,被动防御只有惨败的结果。”

    李雲龍冷静的分析道:“我们应该改用攻势防御的新战略,即将阵地战的守势与运动战的攻势及游击战的袭扰密切结合,在预选的战场地区,以一部分兵力固守阵地,吸引和消耗敌人再以一部分兵力游击敌后,破坏交通,袭扰据点,牵制敌人同时以主力兵团迂回敌军侧背,实施强有力的攻击,给敌人以致命的打击,从而变内线作战为外线作战,于被动中争取主动,争取最大限度的杀伤敌人之有生力量。”

    “至于说撤退,现在为时尚早,小鬼子想对广博的徐州地区进行合围可没那么容易,如今他们将华北地区的大部分部队都调到了徐州和晋南一带,原占领区的防御几乎已经差不多完全空虚了,只要让我们在华北敌后的所有部队趁机加强huó dòng,小鬼子就会陷入进退维谷的两难境地。”

    “嘿,你小子果然与众不同啊,别人要么就建议撤退,要么建议坚守,所有将领中就你小子一个人建议主动反向出击,不过你这建议却是非常的有道理,我们这么多人都想不到,我估计那些小鬼子也绝对想不到,那就这么干!”

    上峰高兴的夸奖了李雲龍一番:“说不定真会像你小子说的一样,还能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只要委座喜欢就好!”李雲龍淡淡的道,对于这位只会用嘴夸奖却不愿意给实质好处的上峰,李雲龍实在不想吐槽了,但为了抗战大局,他也只能帮他出谋划策。

    “你个臭小子,是不是又对我老人家不满了?”上峰何许人也?从李雲龍冷漠的口气中立即听出了这小子的不爽,不过他现在心情极好,立即笑呵呵的问道。

    “不敢,你是领袖!”

    李雲龍不想多说废话了,随即冷冷的道:“想必委座你的事情已经说完了,现在该轮到我了!”

    “别,你小子心里有气呢,还是先把你的气给理顺了咱们再说吧,要不你这怨妇似得口气我老人家听着不舒服!”

    上峰自然明白李雲龍抽的什么风,他对这个家伙是又爱又恨,爱的是他具有远大战略眼光和堪称天才的战术指挥能力,特别是他那种天马行空,特立独行的思维方式,绝对不是一般将领所能比拟。

    恨得是这家伙同时又是个狡猾,桀骜不驯,难以驾驭的混蛋,再加上他又一心只忠于延安,而对自己若即若离,只想从自己的手里挖好处去对面。

    “那委座想要怎么理顺我心里的气呢?”李雲龍一听到上峰的话立即眼前一亮,难道上峰良心发现了?

    不可能,像他这种喜欢玩征智阴谋的人只会为了他自己的利益而不会讲什么良心和道德底线,就算他给自己好处那也不过是想拉拢自己给他卖命而已。

    “你个臭小子,你自己身边抱着个大金元宝,wǔ qì装备的大仓库,难道还看的上我手里的那些破铜烂铁?”上峰笑骂道。

    李雲龍知道他是在说斯嘉丽,当即冷冷的道:“wǔ qì库是有,可惜我是穷鬼一个,更没有金元宝,没钱就算有路子也是白搭!难道不是吗?”

    “行了行了,你个小混蛋,看上什么了就说,在五百万以内的,我老人家给你买单,这样总可以了吧!”上峰这次却一改往日的做派,爽快的道。

    “卧槽,意外之喜啊!”李雲龍闻言顿时笑得合不拢嘴了,上峰这家伙可是难得大方一次啊,不过他却很好的控制住了自己心里的真实想法,平静的道:“那就多谢委座了!”

    “咦,你小子难道还不满意?”上峰不由的有点不满了,娘希匹,都给你五百万大洋了,你丫的还不满意?看来传言不假,这小王八蛋就是匹喂不饱的饿狼。

    “没有,什么不满意的,不过也没什么好高兴的,现在山河破碎同胞遭难,我也高兴不起来!”李雲龍的口气平淡中带着一丝杀气。

    “委座,咱们还是说正事吧!”

    “好,你说吧!”上峰也没有多说的兴致了,沉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