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8章 视死如归-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408章 视死如归

    第408章视死如归

    “老二,快去通知下面的兄弟,鬼子飞机又来了!”

    山岗还是这个山岗,不过如今的山岗早已早已在鬼子的轰炸下面目全非了,不过放哨的这两位兄弟也不知道是他们xìng yùn还是战斗素质够强,几天下来,虽然脸上早已被硝烟熏成了黑人,并且满脸的疲惫,双眼充满了血丝,但他们还活的好好的。

    又是一阵狂轰滥炸,又有无数的**兄弟牺牲在炮火之下,但战士们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轰炸,或许是看惯了身边的兄弟离开,麻木了又或许是他们的眼泪已经流干了。

    此时的他们,趴在地上面目冷峻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没有咬牙切齿,没有流泪,只是紧紧的握着手里的枪,犀利的眼神死死的盯着河对岸。

    河面上,飞机一来,那些小鬼子照例开始搭建浮桥,不过细心的**兄弟们却发现了一个不一样的事实,这次参加建桥的鬼子工兵似乎比之前多了很多。

    “旅座,情况似乎有点不一样啊!”25旅剩下的唯一的一个团长趴在旅长田亮的身边,皱着眉头疑惑的道。

    “嗯,是很奇怪,这些小鬼子难道是想发起总攻了吗?为何这次搭桥的人数增加了好几倍?”田亮微微点头道。

    “不会吧,刚才不是军座通报说鬼子已经悄悄的派了一个旅团去偷我们的后勤补给钱了吗?为什么这时候他们会发动全面进攻?这时机不对呀!”

    “可能是小鬼子想掩饰他们的偷袭意图嗯,不好,可能是鬼子发现什么了,这个情况必须马上向军座汇报!”田亮的眼中闪过一丝厉芒,说话间身体已经弓了起来,双脚发力就要起身。

    “旅座,你不能去,这时候站起来就是送死,绝对不能去。”团长猛地一个飞身扑在了田亮的身上,把田亮再次扑倒在地。

    “王胡子,你他娘的干什么,这么重要的情报我必须上报,要不然会耽误大事!”

    田亮心里一阵感动,知道王胡子是怕自己出危险,但他这时候却顾不得个人的安危了,几万兄弟的命比他个人的命更重要。

    “旅座,你老就在这待着,我去!”

    王胡子团长坚定的话音一落,田亮立即感觉到自己背上一轻,等他回头看时,却见爱将王胡子已经半弓着腰如狸猫一般敏捷的朝临时指挥部跑了过去。

    指挥部就在二十多米外,内有这次临时配置的步话机可以直接跟jun1 zhǎng唐淮源直接联系。

    “胡子,你他娘的小心点!”田亮见状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只能担心的看着王胡子开口提醒了一句。

    还好,直到王胡子冲进了指挥部,小鬼子的飞机也没往这个方向下蛋。

    田亮提到嗓子口的心终于稍稍放回肚子里了,25旅总共就两个团,两个团长两个副团长,经过了几天的血战,其余三个团长团副都已经牺牲了,兄弟们也伤亡了一半以上,于是他就把剩余的部队全部临时编成了一个团,由仅剩的王胡子担任团长。

    若是王胡子再有闪失,那么接下来就该他自己担任团长了,同时他也交代过,如果他牺牲了,就让王胡子暂时接任旅长,全旅所有人由他指挥。

    “旅座,这次小鬼子的轰炸已经差不多十五分钟了,他们的飞机好像还没有要走的意思呀!”一个参谋喊道。

    “旅座,您快看,河面上小鬼子已经搭起二十几座浮桥了”一个战士吼道。

    “他娘的,看来小鬼子是真准备孤注一掷了!”

    田亮的眉头皱的更紧了,现在部队已经疲惫不堪,而且减员严重,要是鬼子真的全线压上,自己这里恐怕就要守不住了!

    虽然唐淮源这次根据李雲龍的指点没有让部队一字儿摆开了防御,而是搞纵深防御,他们的身后还有第二道第三道防线,但在鬼子飞机和炮火无差别的轰击下,后面防线上的兄弟们虽然伤亡没他们这么大,但损失也不小。

    “告诉弟兄们,只要还能拿枪的,全**的给老子做好战斗准备,只等鬼子的轰炸一停马上给老子回到防线上去。”

    田亮下达了死命令:“今天可能是我们25旅的最后一次战斗了,都他娘的给老子守好了,谁都不许后退,就算全旅只剩下一个人,都他吗的不许让小鬼子跨过我们的防线半步!”

    “是!”所有听到的兄弟齐声大吼了一声。

    这一声,满是视死如归的坚定!

    距离前沿阵地几里外的临时总指挥部也没有能够幸免,鬼子的飞机也对那边照顾了几颗铁蛋,不过幸好指挥部是设在一个山洞中,尽管外面被炸的面目全非了,但山洞内依然灯火通明。

    “其相兄,世龄老弟,你们说小鬼子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发动总攻?”唐淮源同样对鬼子的行动不理解。

    “是不是北面的鬼子快要被咱们的兄弟部队歼灭了,所以他们来不及等把我们的补给线打掉就准备不顾后果的强攻了?”赵世龄分析道。

    “有这个可能!”李家钰将军看着唐淮源道:“拂川兄,要不打个diàn huà问问总部,看看是什么情况吧!”

    “嗯,我打个diàn huà!”唐淮源随即拿起diàn huà拨通了指挥部,但他得到的dá àn却并不是这样。

    “我明白了,鬼子可能是发现了我们在南边huó dòng的侦察兵了,但他们还不知道我们已经发现了他们的阴谋,所以想要极力的掩盖,再有就是想利用前面的进攻来拖住我们的部队,好让他们的偷袭部队能顺利的打掉我们的补给线。”

    唐淮源挂断了diàn huà后思索了一番,想明白了鬼子的意图。

    “那我们怎么办?”赵世龄担忧的道:“拂川兄,我看还是把我们这里的情况告诉李总座吧!”

    “对,马上告诉李总座,问问他我们该怎么应付!”李家钰将军也符合道,一说到李雲龍,李家钰和唐淮源等人的脸上的担忧之色顿时少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