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6章 又是一员虎将-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416章 又是一员虎将

    第416章又是一员虎将

    “什么人?”李雲龍和小白龙光明正大的走了出去,一个放哨的士兵马上发现了他们。

    “咦,也是**,还是个将军?”另一个哨兵可能比较聪明点,一见到李雲龍身上的将军服和少将领章马上轻声对身边的另一个哨兵道:“我去报告旅长,你小子悠着点,别得罪人!”

    “叫你们长官过来!”

    李雲龍瞄了这个哨兵一眼,随手朝几百米外的树林子一指,冷喝道。

    “请长官稍等,我兄弟已经去汇报了!”那个哨兵被同伴警告过以后马上老实了,很客气的道。

    李雲龍也懒得跟这种小兵计较,但也不想多等,冷冷的盯着那边的树林,喝道:“前面带路,老子自己过去!”

    “啊,不”

    “嗯?”

    “是,是,长官请跟我来!”

    哨兵原本想拒绝,但却被李雲龍犀利的眼神给瞪的浑身一颤,又想起同伴的交待,急忙带着李雲龍和小白龙往树林走。

    “你们是什么人?”刚走到树林边,就见一个同样穿着少将服,三十多岁的军人走了出来,迎头就问道。

    “老子是李雲龍,你们是哪个部分的,为什么躲着在这里?”李雲龍冷冷的注视着这个少将,口气冰冷的问道。

    “李雲龍?李总座?”

    那个原本脸上还不太友好的少将一听到李雲龍自报家门立即脸色大变。

    “不错,就是老子!”李雲龍的口气依然冰冷。

    作为高级军官,这个少将虽然没见过李雲龍,但他当然知道李雲龍是这次中条山战役的总指挥,而且据说此人虽是八路,但却跟上峰关系匪浅,连第五集团军上将司令曾万钟都得听他的,何况自己一个小小的少将旅长。

    “对不起啊李总座,请恕卑职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长官驾临,还请长官恕罪!”少将立马变得恭恭敬敬,开玩笑,这可是连闫长官都敢整,连军统都敢杀的人,他一个杂牌军旅长幼几颗脑袋?

    “你他娘的别跟老子废话,快给老子报上你们的番号!”李雲龍不耐烦的喝道。

    “是,长官!”

    少将急忙道:“我们是第五集团军第165师,卑职是275旅旅长石敏荣。”

    “果然是165师!”

    李雲龍的脸色变得更加冰冷,喝问道:“你们师长王志奇呢?”

    “报告总座,我们王师长他他”石敏荣脸色大变,结结巴巴的不知道怎么说了,他们的师长王志奇早就跑了。

    “王志奇跑了是吧!”李雲龍冷冷的替他说了出来。

    “呃总座您都知道了?”李雲龍的话一出口,石敏荣眼神复杂的看了李雲龍一眼,脸上倒是出现了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哼!”

    李雲龍冷哼了一声,想不到这个王志奇果然跟历史上一样是个长腿将军,一打仗就跑。

    “你们现在这里有多少人?”

    “报告总座,我们师座就带着参谋长和一个警卫营走了,我们全师其余的人都在这里,一共实际人数是8000左右。”石敏荣如实道。

    “娘的,你们师上报的人数不是一万二吗?”

    李雲龍很无语,他娘的又是一个吃空饷的师,上报人数一万二,实际上却只有八千人!

    吃空饷在**中已经是普遍存在的问题了,不仅是地方军,就连中央军都有很多吃空饷的部队。

    “总座,这种事您又不是不知道,吃空饷呗!”石敏荣略带不屑和不满的道。

    “嗯,这个问题暂时先放下,你是275旅的旅长,那274旅的旅长呢?”李雲龍见这个石敏荣似乎还勉强能算个军人,口气也稍微缓和了一点。

    “274旅旅长前段时间角膜发炎,回崇庆治疗了,目前他们旅由参谋长王一飞暂代旅长,就是他!”石敏荣说着指了指身边的一个年轻上校。

    “李长官好!”这个一直没有说话的王一飞上校猛地一个立正站好,朝李雲龍敬了个标准的军礼。

    这个家伙貌似还不错呀,看他这精神抖擞的模样,说话声音也很洪亮,不知道什么来历。

    “你是黄埔生?”李雲龍决定试探一下,如果是个人才就可以好好的培养一下。

    “报告长官,卑职确实是黄埔七期毕业。”王一飞说话声音洪亮,回答问题也非常的简洁!

    “总座,这小子可不止是黄埔七期那么简单,当年他黄埔毕业后就被分配到了关麟征将军所率的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警卫第二团当排长,后来一直跟谁关将军进了第25师,并参加了长城抗战,在古北口的时候关将军身受重伤,是他把关将军从前线背回来的。

    后来在关将军的安排下去了德国柏林军事学院进修,毕业回国后又在二十五军随关将军参加了保定和漳河保卫战,特别是在漳河保卫战期间,这小子以一个营的兵力夜袭邯郸小鬼子机场,烧毁土肥原十四师团飞机十几架,歼敌两百多名,缴获了无数的wǔ qì弹药,获得了战区的嘉奖升任上校团长,不过”

    “不过由于关麟征跟陈诚不合,所以王一飞就被军委会一纸调令派到274旅当了个上校参谋长!”经过石敏荣的叙述后,李雲龍已经想起这个王一飞是什么人了。

    这个王一飞在历史上并不是什么名人,但在他的家乡浙江黄岩却很有名,跟穿越前的李雲龍是同乡,当年李雲龍还去过他的故居,对他的生平也有所了解,按照正史的发展,后来经过关麟征的huó dòng后还是回到了关麟征的身边,并参加了第一次长沙会战,在会战中立下大功,被黄岩同乡林蔚时任军政部次长发现并推荐给了上峰,以浙同乡又是黄埔生,又有林蔚的推荐的条件很快获得了上峰的信任和重视,升任为少将旅长,但一直跟关麟征老长官保持联系,后因关麟征在昆明发动一二一事变,屠杀学生,于是才跟他划清了界线,最后升任总参谋部中将副参谋长。

    看来这支部队和这个王一飞老子都得把他给整编过来,好好调教一番后又是一员虎将。

    “李长官怎么知道这些的?”王一飞和石敏荣都很奇怪,李雲龍怎么会注意到一个小小的上校参谋长呢?

    “这不奇怪,别忘了老子还是你们总座!”李雲龍随口敷衍了一句,随即脸色一肃,犀利的眼神扫过两人的脸。

    “外面打的这么激烈,你们俩为什么带部队躲在这里不去参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