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2章 蓝胭脂的地位-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422章 蓝胭脂的地位

    第422章蓝胭脂的地位

    一列从长治开往太原的火车正在高速行驶,这是一列人货混搭的列车,列车的前五节车厢坐人,后面的几节则拉的是货物,火车头后面的那一节则是本列火车唯一的一节头等车厢。

    从晋南回太原的李云龙等人再次扮成了小鬼子,不过这次他们并没有扮成军官,而是扮成了一个rì běn大家族公子哥,因为现在南边战事正紧,如果还扮成军官那就显得有点突兀了,现在整列火车上除了几个例行保护的rì běn兵以外,就没见到一个其他的鬼子兵。

    本来李云龙等人赶到火车站的时候就已经没有头等车厢的车票了,不过在李云龙亮出rì běn大家族公子哥的身份和阔绰的打赏给车站负责人一百日元后,那个负责人立马屁颠屁颠的跑到头等车厢帮他们腾出了一个包间。

    这个包间正好有四张床铺,李云龙他们正好四人,刚好一人一铺,这个时候的火车普通车厢一般都搞的不怎么样,又脏又臭,但头等车厢却是装饰的非常豪华,包间里放了四个铺位后还摆了一张茶几和四条凳子。

    火车开动不久,李云龙就吩咐荣石到门口警戒,让小白龙把随身携带的电台拿出来跟各方进行联系。

    先是联系了池国秀的侦察营,结果对方还是处在无线电静默中无法联系,随即又联系了周卫国,得知他们已经赶到运城一带,但同样因为联系不上侦察营而正分散侦查寻找他们的痕迹。

    李云龙让小白龙对周卫国等人交待了一番注意事项后又联系了一下上海的蓝胭脂。

    蓝胭脂倒是很快回复了,说那五个wǔ qì专家所在的邮轮还在南洋修理中没有出发,她们这段时间在上海的收获倒是不找到了十几个各方面的专家。

    不过蓝胭脂也报告了几个不好的消息,首先是丁默群那个叛徒到了上海,万恶的76号魔窟宣布成立了,上海的局势变得更加恶劣,前几天上海军统站的好几个联络点都被端掉了,损失惨重,连上海站站长万志超都差点被生擒。

    还有就是上海日军特高科正在疯狂的寻找一块当初上海沦陷时国民政府来不及撤走的十块面额的法币模板。

    看到这里的时候李云龙的眉头皱成了个川字,大脑里立即出现了前世穿越前看过的电视剧胭脂的剧情。

    胭脂原剧中貌似就有这么一段剧情,这块rì běn人疯狂寻找的模板其实就在蓝胭脂的父亲金信银行行长蓝长明的手里。

    后来上海特高科机关长青木武重不知道怎么知道了这个情报,不仅抓走了蓝长明夫妇,而且还准备一石二鸟,利用蓝胭脂的孝心把她也给抓了,受尽了折磨。

    “沃日,现在蓝胭脂又回上海了,事情似乎有点向胭脂原剧情发展的味道,尼玛那蓝胭脂岂不是有危险了?”

    想到这里,李云龙的脸上不经意间闪过了一丝担忧,眼中精光爆闪,一股杀意久久不退。

    奶奶的,蓝胭脂绝对不能出事!

    以前是老子没来,现在蓝胭脂是老子的人,谁他娘的都不许伤害她!

    原剧情绝对不能再让它发生!

    “白龙,马上给蓝胭脂回电,让她务必尽快将她的父母转移到山西来,快点发!”

    “是,我马上发!”小白龙见李云龙一脸的焦急,不敢怠慢,跟了李云龙这么久了,很少见到他有这么焦急的表现,一般不管多大的事他都会从容应对,唯独今天似乎很奇怪!

    他也是个没接触过女人的单身狗,根本不了解李云龙的心理,但一旁的斯嘉丽却凭着女人敏感的第六感似乎感觉出点什么了,心里有点酸溜溜的,眼神幽怨的看了李云龙一眼,但很聪明的没有说话,因为她知道,像李云龙这么优秀的男人,绝对不是任何一个女人能够单独占有的,既然选择了爱他,就得有跟别的女人分享这个男人的觉悟。

    不得不说,斯嘉丽真的很聪明,如果她这个时候要是表现出吃醋之类的样子,说一些阴阳怪气的话,李云龙绝对会对她的好感大跌,甚至很可能会就此厌恶她也说不定,毕竟蓝胭脂是第一个进入他心里的女人,这个位置是任何人都无法替代的,就算她把整个家族送给他都不行。

    直到蓝胭脂回电说马上想办法去找父母劝说后,李云龙的脸色才稍微好了一点,想了半天后一把推开了小白龙,他自己啰啰嗦嗦的给蓝胭脂发了一封长长的电报,交待了很多注意安全的细节,并特别交待如果有什么危险就让和尚和马云飞等人可以大开杀戒。

    蓝胭脂在收到李云龙那一封长长的电报后心里一阵甜蜜,在电文中感受了李云龙浓浓的关切之情,也不顾身在险地,不顾随时被小鬼子电台侦测车发现的危险,给李云龙回了一封长长的电报,细心的嘱咐李云龙要各种小心,不要随便的上前线等等

    两人利用电台你侬我侬了半天后李云龙才略微不舍的把位置还给了小白龙,而斯嘉丽则只能眼圈微红,心里满是羡慕嫉妒,却只能微微叹息,她知道自己永远无法替代蓝胭脂在李云龙心里的地位,看来自己最多只能成为退居二线了。

    随后李云龙收摄心神,又让小白龙联系了一下卫立煌和唐淮源等人了解了一下中条山的战局后才让小白龙关了电台。

    “老李,吃晚饭时间到了,我们是去餐车吃还是让人送到这里来吃?”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下来了,荣石伸头进来问道。

    “就在这里吃吧,懒得”

    “辛桑,韩桑,梅桑,你们三位虽然是朝鲜人,但你们对我大rì běn帝国忠心耿耿,今天我代表天皇陛下请你们吃顿正宗的rì běn料理!”

    李云龙的话没说完,包厢外传来了一阵日语。

    “去餐车吃!”李云龙的脸色一沉,随即改变了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