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4章 绝望的筱冢义男-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434章 绝望的筱冢义男

    第434章绝望的筱冢义男

    不等筱冢义男压下心中的凌乱,更令他崩溃的消息再次传来。

    “报告司令官阁下,东城遭受华夏重炮轰击,城门已经失守,华夏军已经突入城内。”

    “八嘎,华夏人哪里来的这么多部队?”

    筱冢义男暴走了,狠狠的瞪着来报的通讯兵怒骂道:“东城皇协军不是还有一个团在待命吗,这帮混蛋哪里去了,为什么不去增援城门?”

    “司令官阁下,那个团的皇协军还没开战就被华夏重炮重点定位连续轰击了十分钟,现在那个团的皇协军死的死逃的逃,连他们的旅长团长都不知死活,军营里除了尸体就是伤病,一个能打仗的人都没有了。”

    “八嘎,这些华夏人果然靠不住,平时就知道要这要那,一到打仗就做鸟兽散了,八嘎,以后华夏人的统统的死啦死啦的干活!”筱冢义男双眼通红,像一只受伤的野兽一样大发雷霆,然而他不知道,他已经没有机会让中国人死啦死啦了,过不了多久,他自己就要先死啦死啦的了。

    “报告,西门在华夏军炮火和内应的攻击下已经失守,大量华夏部队冲进西门了。”

    “报告,北门已经丢失,华夏大部队已经冲进城来了,司令官阁下”

    “纳尼?”

    “这不可能,华夏人哪里来的这么多部队,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筱冢义男差不多已经奔溃了,跳着脚红着眼怒骂道:“田中隆一那个混蛋呢,他去哪里了,作为太原特高科的机关长,为什么有这么多华夏人来到了太原一带他一直没有报告!”

    “报告司令官阁下,田中机关长他”特高科情报课课长有点欲言又止的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八嘎,有话快说,有屁快放,田中那混蛋到底去哪里了”筱冢义男差不多已经崩溃了,这个时候他急需要找人发泄一番,而一直桀骜不驯的田中隆一正是最好的对象。

    “田中机关长他他在樱花酒馆”情报课长被筱冢义男吃人的眼神盯得浑身发寒,他敢肯定,要是再不说,他一定会被暴怒的筱冢义男劈成两半,于是果断的出卖了田中隆一,死贫道不如死道友。

    “八嘎呀路,田中隆一这个混蛋,华夏人都打进太原了他竟然还有心思去喝酒,他是仗着有土肥原的撑腰以为我不敢动他吗?”

    筱冢义男终于找到发泄口了,转头恶狠狠的盯着参谋长植田三郎爆喝道:“植田,马上带人去把田中给我抓回来!”

    “嗨!”

    植田三郎本来就跟田中不和,现在有机会打压田中了,他当然巴不得,答应一声后马上转身就走。

    “司令官阁下,现在华夏人已经攻进太原城了,我们城里已经没有可以抵御的部队了,我建议马上让城外的部队全部回援,再让太原附近的守备队立即增援太原,另外,为了您的安全,我建议司令部马上转移到还没有发现华夏部队的南城去。”

    司令部作战课课长还算冷静,提出了正确的建议。

    然而,已经失去了理智的筱冢义男却并不领情,一转身怒瞪着作战课长就是一顿臭骂:“八嘎,你的胆小鬼,懦夫的干活,我筱冢义男是帝国的武士,武士绝对不可能临阵退缩的干活,我不相信华夏人能这么快就攻到司令部来。”

    “司令部还有一个中队精锐的警卫部队,他们根本不可能攻进来。”

    “司令官阁下,您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现在城内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但我相信这些华夏人进城后肯定会直接攻到我们司令部来,您要是再不走就来不及了!”作战课长焦急的一把抓住了筱冢义男的手臂喊道。

    “嗯!”

    筱冢义男被他用力一抓,脑子猛地清醒了一下,知道作战参谋说的没错,但刚刚的话说的太绝了,一时间又不好马上答应,那不是打自己的脸吗?

    他需要一个台阶下,于是,他的目光朝山下奉文所在的方向看了过去,希望由他来给自己一个台阶。

    然而令他有点懵逼的是,他找遍了整个办公室,竟然没见到山下奉文的身影。

    “山下参谋长呢?他哪里去了?”筱冢义男的心里突然升起了一股不祥的预感和深深的愤怒。

    “不知道,刚才不是还在这里的吗?”办公室内其他人也都找了一圈,愣是没见到山下奉文的影子。

    “山下参谋长刚刚出去了,不知道去哪里了!”还是这个冷静的作战课长注意到了。

    “八嘎,山下奉文他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他”筱冢义男怒了,尼玛这老狐狸果然不是个东西,之前还说的好好的,现在一有难了马上就逃跑了,懦夫,帝**人的耻辱!

    “司令官阁下,别管那么多了,我想山下参谋长可能已经转进了,您也赶紧转进到南门去吧,不是中国有句俗话叫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吗,我们先去南门吧!”作战课长赶紧劝说道。

    “也许你说的对!”

    筱冢义男也是见过大风浪的人,这时候已经完全冷静下来了,不再坚持武士的面子了,还是先保命重要。

    “马上下令让警卫队集合,护送司令部所有人员立即向南门转进,快去!”

    “哼,想走?现在已经来不及了!”

    谁知筱冢义男的话音才落,就听一个森冷的声音传了进来。

    汉语?

    这里是第一军司令部,怎么会有人用汉语说话?

    筱冢义男等人在座的人闻言大惊,急忙转头朝门口看去。

    却见门口出现了一队荷枪实弹,身穿灰布军装的人,领头的是一个看上去年约二十七八岁,面目冷峻的英挺年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