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5章 想死没那么容易-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435章 想死没那么容易

    第435章想死没那么容易

    这个来到筱冢义男面前的年轻人自然是小白龍!

    小白龍见筱冢义男等人看了过来,嘴角露出个邪魅的冷笑,“筱冢老鬼子,你要找的山下奉文和田中隆一老子都帮你带来了,看看,还算满意吧!”

    “你山下君?田中”小白龍说话间微微一侧身,他身后的两个低着脑袋的人立即露了出来,一个身穿跟筱冢义男一样的日军中将服,另一个则穿着一身的和服。

    这两人对于筱冢义男等人来说实在是太熟悉了,尽管他们低着头,但筱冢义男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

    “怎么样,筱冢老鬼子,老子帮你把舍你而去的叛徒和玩忽职守的手下都带来了,你丫是不是该表示一下?”

    小白龍满脸冷笑的挪瑜道:“哦对了,老子好人做到低,再顺带送你一个!”

    小白龍的话音一落,后面的特战队员马上把植田三郎也给押了上来。

    “植田君噗”筱冢义男已经在绝望中完全崩溃,一口老血再也憋不住了。

    “砰”

    筱冢义男身边有个年轻鬼子刚准备伸手去摸枪,却听一声枪响,一颗子弹闪电般的钻进了他的眉心,从后脑出来,带起一片头盖骨和着瘆人的红白之物飞溅到四周鬼子的头脸之上。

    “愚蠢!”

    站在一旁冷着脸的郭锋手里拿着枪口还在冒烟的shǒu qiāng,冷冷的蹦出两个字。

    “还有不怕死的吗?”小白龍随即补刀,满是杀意的眼神扫过众鬼子的脸。

    那个原本淡定的作战课长这回却不知怎么的完全失去了理智,或许这就是被武士道洗成了脑残的代表人物吧,这种明知是死的情况下居然还要拼命。

    “对,跟他们拼了”房间里十几个鬼子除了已经面如死灰的筱冢义男以外,其余的那些个鬼子纷纷想要伸手去拔枪。

    “白痴!”

    小白龍一声冷喝,其余特战队员们根本不用指挥,纷纷举起手里的枪朝里面的鬼子开枪,郭锋这小子更是一言不发,手里的二十响盒子炮对着里面的鬼子连连点名,只要他的枪口指着谁,那个人就会马上脑袋开花爆出一蓬红白相间的血雾。

    “疯子,你小子他娘的慢点,给我们留点汤喝行不!”憨直的铁牛虽然力大无比,但枪法却是个弱项,等他拔出枪的时候房间里的鬼子差不多已经被杀光了,立即不满的冲郭锋喊道。

    “笨牛,你他娘的别喊了,这小子就喜欢吃独食,你喊了也没用!”跟铁牛关系不错的猴子无奈的道。

    毫无悬念,在郭锋和小白龍的等人的枪下,那些个想拼命的鬼子一面倒的被屠杀得干干净净,整个房间最后就只剩下筱冢义男一个。

    “能不能给我们一个武士的死法?”筱冢义男没有看部下们满地的尸体,突然抬头看着小白龍,祈求道。

    筱冢义男的我们,指的当然是他自己和植田三郎两人,在他看来,山下奉文和田中隆一这两人一个是懦夫,一个玩忽职守。

    “不能!”

    做梦去吧!

    “那你想怎样?”筱冢义男心头大乱,问出了一个愚蠢的问题,他是实在想不到有朝一日他居然会在自己的办公室内毫无还手之力,这个是耻辱。

    不仅是他本人和他筱冢家族的耻辱,更是帝**人的耻辱!

    堂堂驻山西第一军中将司令官竟然会成为俘虏!

    想到这里,筱冢义男的眼神突然一边,脸色也变得狰狞,一转身低头就朝身侧的红木办公桌撞了过去。

    “砰”

    又是一声清脆的枪响,郭锋手里的盒子炮再次射出一颗金黄的子弹。

    “八嘎,难道我也要死于爆头吗?”

    “噗”

    筱冢义男的这个念头才刚刚冒出,就听一声子弹入肉的声音清晰的传进耳中,随之右膝盖上传来一阵剧痛,脚下一软,在距离办公桌还有半米左右的地方扑倒在地。

    自杀的希望破灭!

    筱冢义男无奈的叹了口气,看来是逃不过当俘虏的悲催命运了!

    想不到临老了还要被钉在帝国陆军的耻辱柱上!

    太过分了,我自杀都不行吗?

    这一刻的筱冢义男真的崩溃了,彻底的崩溃了,整个人失神的倒在地上,连膝盖上传来钻心的疼痛都似乎感觉不到了一样。

    “留下一个小队看守和打扫战场,其余人跟老子去南门!”

    小白龍挥了挥手,喝道:“都他娘的动作快点,要是被其他兄弟抢先攻占了南门,三天之内谁他娘的都别想睡觉!”

    “握草,副大队,你这也太狠了吧!”队员们个个缩了缩脖子,三天不能睡觉,那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猴子,你他娘的少废话,赶紧走!”

    “目标南门,都他娘的跑快点!”小白龍一马当先口中爆喝。

    太原城外,独立旅临时旅部。

    “这帮混账东西,尼玛都快两个小时了,居然还没有结束战斗!”

    听着到处都还有枪声传来,李云龍不满的嚷道。

    “卧槽,老李,你丫的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吧,整个太原的小鬼子和伪军加起来怎么也得有上万人吧,两个小时你就想杀完,做梦!”赵刚白了李云龍一眼,见他满脸不耐烦的样子,不由的好笑。

    “老赵,你别理他!”

    孔捷瞟了李云龍一眼,嘲讽道:“你还看不出来吗?李大头这小子听着枪声手痒了,想找个借口去过过隐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