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1章 利剑还是绊脚石-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441章 利剑还是绊脚石

    第441章利剑还是绊脚石

    跟阎老西和寺内寿一不同,延安的太祖和总司令以及老总在收到太原的消息后一个个是心花怒放,太祖难得大方的拿出微薄的津贴请总司令和刚刚回到延安的二号首长一人喝了一杯地瓜烧。

    要知道太祖和总司令等人一向节俭,他平时那些微薄的津贴一般都充公做军费了,自己留下的少得可怜,就是逢年过节都不一定舍得喝一杯地瓜烧。

    更难得的是太祖还借着酒兴为李云龙赋诗一首,羡慕的其他将领两眼火星。

    而重庆的老蒋又跟太祖这边不一样,他在听完戴笠的汇报后喜忧参半,李云龙还活着,而且还打下了太原城他很高兴,但同时心里又有点隐隐的担忧,对于李云龙能力的担忧!

    他做梦都希望李云龙能成为他手里的一把利剑,但李云龙的态度却令他心有戚戚,他怕自己收服不了这匹野马,到时候反而会成为战后阻碍他一统全国的最大的绊脚石。

    “校长,这个李云龙有点过分了,他都已经进驻太原原日军司令部很久了,居然到现在还没给您发一纸半字的报喜电报,也太不把您放在眼里了。”

    戴笠是个最善于察言观色的人,一见到委员长的表情就知道他在纠结什么,处于对李云龙的嫉恨,他当然要把委员长往另他自己希望的方向引。

    “戴局长,你这话有点过了吧!”

    一直支持李云龙的陈布雷号称领袖智囊,自然也不是浪得虚名,委员长和戴笠的心思他都明白,但他却不愿意让委员长往戴笠所希望的方向偏移。

    “布雷先生这话何意?难道戴某说错了吗?”戴笠口气不善的质问道:“他李云龙深得校长信任,承受了校长的大恩,难道他不应该在第一时间向校长报喜吗?”

    陈布雷撇了撇嘴,心里对戴笠狠狠的鄙视了一番。

    但表面上却毫无表情,“委座,李云龙刚刚攻下太原,他现在肯定忙疯了,太原可不是一个小城,那是山西的文化政治经济中心重镇,城里的势力更是犬牙交错,再加上还有日寇余孽需要清除。”

    “而且,我估计他现在也照样没给延安报喜!”

    陈布雷很聪明,最后补充的一句话正好击中了委员长的要害,委员长的眼神顿时一亮,元贝皱着的眉头也随即舒展,抬起头眼神有点迫切的看着陈布雷。

    “布雷,你敢确定李云龙没给延安报喜?”

    “我能确定!”陈布雷笃定的点了点头道。

    “为何?”委员长和戴笠的眼神同时盯在陈布雷的身上,不过眼神中的意思却完全不同。

    “很简单,第一个原因是他现在太忙。”

    陈布雷却不受他们眼神的影响,轻松的道:“第二个原因,纵观之前李云龙每次打了胜仗后总是会第一时间发一个明码电报来通告天下,那说明什么,说明他根本就没有单独给延安或者是我们报喜的习惯。”

    “或许是李云龙这小子懒,还有一个原因,按我对李云龙这小子的了解,他虽然为人有点狡黠,喜欢占便宜,也可以说是个无利不起早的市侩商人,但他也同样是个不喜欢矫揉造作沽名钓誉的人,更不喜欢奉承拍马。”

    “而且他很清楚,不管是我们还是延安,又或者是阎老西,每一边都有地下情报员安插在太原,这些情报员不可能不把他攻下太原这么重大的事情向各自的组织汇报,所以,以他那懒散直爽的性格,他就不想再重复汇报了。”

    陈布雷说着微微一笑道:“委座,你信不信,说不定这小子现在还正在等着您给他兑现承诺呢!”

    “承诺?”

    委员长闻言拍了拍自己的额头,想起了前几天自己跟李云龙通diàn huà时答应过他要给他一个独立师编制的事情了。

    “哈哈哈哈,布雷你说的没错,以那小子一点亏都不吃的性格,这会儿还没接到我的嘉奖电报可能都已经在骂娘了!”

    “校长,您真的要给那边再加一个师的编制?”

    戴笠的脸却一下子变绿了,他可是反延安的急先锋,绝对承受不了八路军实力增强的事实,在他的心里,他根本不相信委员长能把李云龙招揽过来,所以他一直反对给李云龙更大的权利,甚至他巴不得委员长直接下令清除李云龙这个心腹大患。

    “嗯,这是我上次在diàn huà里亲口答应李云龙的事,现在”委员长说到这里突然眼神一变,口气一转,问道:“雨农你有什么想法?”

    “校长,学生认为此事万万不可!”

    戴笠一听委员长的口气就明白了他心里已经动摇了,急忙打铁趁热的道:“校长您想,现如那边正在暗中大力的扩张势力,但碍于军委会只给了他们一个集团军三个师的编制,所以他们也不敢明目张胆的扩张,只能搞什么新一团,独立团之类的小编制。

    就这么小打小闹的编制他们现在的人员也已经比当初整编的时候多了几码三倍了,若是再给他们一个师的编制,按照那边的野心和李云龙的本事,估计很快他这个师就能扩展成一支几万人的部队,到时候恐怕就会尾大不掉了。”

    戴笠一口气说了一大堆,显得很焦急,眼神中满满都是担忧。

    “而且,学生不认为李云龙会对校长您的栽培报感恩的态度!”戴笠也学陈布雷在最后补充了一句直击委员长软肋的话。

    “这”委员长听完戴笠的长篇大论后显然心有所动,刚刚舒展的眉头又紧紧的皱在了一起。

    “委座,戴局长前面的话说的没错,但最后一句我却不认同!”

    陈布雷盯着委员长的脸,认真的道:“委座,要想改变一个人的思想,那是一件不容易的事,之前您已经对李云龙施恩了,而且您应该也能感受到李云龙前后对您的态度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变,如果这个时候您突然食言了,您之前的努力就将全部白费了,李云龙对您的好感肯定会大跌,到时候”

    有些话不需要说完,陈布雷知道委员长明白自己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