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6章 晋绥军内斗-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446章 晋绥军内斗

    第446章晋绥军内斗

    楚云飞358团的行动很快就被一直在暗中注意他们的赵瑞发现了,明白楚云飞想跑,但赵瑞却没有立即阻止,听到汇报后阴险的笑了笑,然后给他的叔叔赵承绶打了个diàn huà。

    直到监视楚云飞的士兵回来报告说358团已经全部撤出阵地往南运动了,只剩下楚云飞亲自带着2营负责断后时,他立即向阎老西做了汇报。

    得到消息的阎老西大怒,大骂楚云飞是头白眼狼,随即下令让赵瑞不惜一切代价拦下楚云飞,并恶狠狠的下达了对楚云飞的格杀令。

    见阎老西暴走了,亲信王靖国和赵承绶两人立即进言,说这么大的事肯定不是一个敢做主的,一定跟他堂哥二战区总参谋长楚溪春有关。

    傅作义,楚溪春,赵承绶,王靖国等人同为阎老西手下的十三太保,平日里虽然大家都兄弟相称,看上去亲密无间的样子,但事实上赵承绶和王靖国等人都眼红楚溪春的这个总参谋长的职务,特别是王靖国,之前由于作战不利被下了军职,现在只是阎老西身边一个没有一官半职的幕僚。

    阎老西当然知道他们俩的心意,但本身他最近也对楚溪春越来越不满了,自从抗战开始以来,楚溪春与傅作义两个是他身边喊坚持抗日统一战线誓死抗日喊得最响也最积极的人。

    对于之前阎老西与rì běn人暧昧不断的事情,楚溪春也好几次出言不逊,而后特别是那次李云龙狠狠的算计了阎老西一大笔财物的时候,楚溪春非但没跟阎老西同气连枝,反而跟李云龙暧昧不清,这就更加重了阎老西对他的恶感和猜忌。

    现在既然王靖国和赵承绶提起了,老奸巨猾又疑心病很重的阎老西自然要借机发挥,当即亲自跟楚溪春联系,毫不留情的责骂了一顿后强令楚溪春务必要让楚云飞回头接受命令,并隐晦的威胁楚溪春,如果留不下楚云飞,就将那他问责。

    然而他没想到,楚溪春在叹息一声后只给楚云飞发去了一句话:尽快脱离战场赶到太原归建,今后要跟着李云龙好好抗日,不许三心二意,凡是都必须听李云龙的话。

    楚云飞也不是傻子,一接到这个电报的时候立即明白了楚溪春已经被自己连累了,肯定是阎老西想要对楚溪春有什么动作了。

    为了楚溪春的安危,楚云飞也马上给楚溪春回了一份电报,电报里劝说楚溪春马上辞掉总参谋长的职务,尽快脱离阎老西的控制。

    不过楚溪春却只回了一句会好好考虑就没了下文,楚云飞焦急之下立即给李云龙发报,想李云龙汇报了楚溪春的情况,附上自己的猜测,并请求李云龙联系蒋委员长,想以此拯救楚溪春。

    李云龙也很快的回电,让他放心,并保证绝对不会让楚溪春这样的爱国将领受到一点伤害,同时叮嘱楚云飞要小心阎老西暗中联合日军算计358团,毕竟358团从陵县到太原一路上要经过无数的敌占区。

    虽然得到了李云龙的保证,但楚云飞的心里还是不踏实,还是非常担心楚溪春的安危,可是又无能为力,纠结了半天后又冒昧的给远在绥远地区作战的第七集团军司令傅作义发去了一份电报,请求傅作义想办法帮楚溪春在阎老西面前说说好话。

    一来二去,时间就过去了半个多小时,断后的二营跟前方的358团主力之间的距离就拉开了十多里,这就给了早已准备好算计楚云飞的赵瑞一个绝好的机会。

    就在楚云飞带着二营撤出陵县日军控制区进入一片山地时,赵瑞带人挡在了楚云飞的面前。

    楚云飞的二营虽然有近**百人,作战也都很勇敢,但赵瑞带得人更多,而且还带上了重wǔ qì,而楚云飞他们的重wǔ qì已经让助理部队带走了,他们只是轻装断后而已。

    “楚云飞,你不是常常自诩什么委员长的高足,记得你昨天还跟我们说什么军人就要有:一息尚存,战斗不息的精神吗?你不是说你平生最恨逃兵和当俘虏的兵吗?”

    赵瑞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挡在楚云飞的面前,冷笑着挪瑜道:“想不到现在你自己竟然当起了逃兵。”

    “放屁,谁说我们是逃兵了,我们是奉师部命令归建。”不等楚云飞说完,副官孙铭早已不岔赵瑞给楚云飞扣上的这顶逃兵的帽子,立即大声辩解道。

    “你才放屁,老子是旅长,师部下令让你们358团归建我怎么不知道?”赵瑞这个人别看他打仗没什么本事,但玩心计却很高明。

    “赵瑞,你他娘的别装了,你别告诉我们你还真不知道我们358团已经被划到独立师了”

    “自强,闭嘴!”

    楚云飞之前由于心理担心楚溪春的安危而有点心不在焉,现在猛人醒悟,立即明白了赵瑞的险恶用心,这混蛋肯定是受了上面的教唆想要在这里套话,目的就是想搞李云龙和独立师。

    不过虽然他及时醒悟并喝止了吴自强,但还是晚了一步,吴自强的话已经给留下把柄了。

    “明白了,原来你们是受了李云龙的指使逃离战场的!”

    赵瑞一副奸计得逞的得意模样,对着楚云飞冷笑道:“楚云飞,你也不是新兵了,难道你不知道没有二战区长官部的书面调令你们就还是我新一旅的部队吗?”

    “你觉得李云龙现在有权利给你们下命令吗?”

    “没有,他李云龙没有这个权利!”赵瑞得意的自问自答,随即眼神变得阴冷。

    “楚云飞,束手就擒吧,李云龙的命令根本不能算数,你们358团这个逃兵的罪名跑不掉了。”

    “放屁,我们不仅有李师长的命令,还有军事委员的命令,你觉得二战区能大的过军委会吗?”心直口快的孙铭见不得赵瑞的得意状,立即开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