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5章 能掐会算还是tòu shì眼?-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455章 能掐会算还是tòu shì眼?

    第455章能掐会算还是tòu shì眼?

    “砰”

    剩下最后一个想跑的鬼子,李云龙懒得再用温和的暗shā shǒu段了,直接远远的开枪将他爆头。

    “好了,全部搞定了!”

    李云龙在万众的骇异目光中大大咧咧的走回到赵刚的身边,面对百姓们露出个灿烂的笑容。

    “各位乡亲们不要怕,现在特务已经全部解决了,咱们终于可以好好的聊聊了。”

    众乡亲们一见李云龙站在赵刚这个政委的面前这么大声的说话,不由的都暗暗在猜测李这个连杀二十几个人眉头都不皱一下的人的身份。

    “哈哈,不好意思,忘记自我介绍了!”

    李云龙一眼看出了乡亲们的想法,朗笑着道:“我叫李云龙,八路军独立师师长!”

    “啊师师长”

    在场的除了独立师的人以外其余的人全都惊呆了,怎么这位师长这么年轻?而且还亲自下场去杀特务?

    师长不应该是站在高处指挥别人shā rén的吗?

    “不信呀!”

    李云龙继续咧嘴笑了笑,道:“各位乡亲,不用好奇了,我们八路军呀跟你们以前认识的晋绥军不一样,在我们这里师长跟普通战士都一样,我们官兵平等!”

    “李师长,我有个问题能问问您吗?”一个看上去年约六十多岁的突然开口道。

    李云龙的目光转到他身上,见他身穿一袭虽已经洗的发白,但依然熨烫得很笔挺的中山装,而且眉宇之间透露出一股子与花甲老人完全不相称的锐气,马上明白这是一个不简单的人物。

    微微一笑,客气的道:“先生请问!”

    “李师长,请问你刚才杀的那些人都是小鬼子吗?”老先生的问话很直接,说完后犀利的眼神紧紧的盯着李云龙不放。

    “不全是小鬼子,其中还有六个是中国人!”

    李云龙毫不在意老者的眼神,似笑非笑的看着老者道:“不过说他们是中国人其实有辱中国人这三个字,因为他们是hàn jiān!”

    “李师长,这只是你的一面之词,请问你怎么证明他们是rì běn人和hàn jiān?”老者的眼神没有移动,口气依然犀利。

    “我看老先生你也不是平常人,我想问问老先生,你了解rì běn人的生活习惯吗?”李云龙不答反问道,嘴角依然似笑非笑,队这个老人犀利的问题他没有感到一丝的讨厌,反而对他有点好感,从老者的问话中可以看出,他是一个正直、嫉恶如仇的人。

    “姚某不才,年轻时曾留学rì běn,知道一点日人的生活习惯。”老者如实道。

    “那就好,那就请姚老先生给大家伙而科普一下,rì běn人的内裤是怎么样的,还有他们的腿跟我们中国人相比有什么不同?”李云龙继续问道。

    “我明白了!”老者的脸色微微一动,他知道李云龙的意思了,本来不准备再说了,因为他没明白科普这两字是什么意思。

    但李云龙却不想他就这么熄火了,你不能这么自私呀是吧,你没见那些不明真相的吃瓜观众们都瞪着眼珠子等你的dá àn吗?

    “姚老先生,你看咱们乡亲们都还没明白呢,你还是给科普一下吧!”李云龙的脸上依然挂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淡淡的道。

    “好吧!”姚姓老者无奈,他似乎有点领教到李云龙的厉害了。

    “rì běn人的内裤跟我中国人不一样,确切的说,他们不穿内裤,而是用一块兜裆布来遮羞,他们的腿也跟我们不一样,一般都比较短,而且比较弯,甚至大部分都是罗圈腿。”

    “没错,因为小鬼子有一种自认为很优雅的坐姿,叫正坐,如果懂历史的人都知道,就是我们大中华汉朝的时候的坐姿,双腿跪地,p股坐在小腿上,长期这么坐,你们说他们这腿能没毛病吗?”李云龙紧跟着解释了一句。

    “李师长也去过rì běn?”姚姓老者的眼神更亮了,他想不到李云龙竟然对rì běn人的习惯这么了解。

    “不好意思,我是一个泥腿子,可没去过rì běn!”

    李云龙淡淡的说了一句后转头对王铁柱道:“让兄弟们把那些尸体都抬过来,把他们的裤子全扒了。”

    “啊,师长,这里这么女人呢,这样好吗”憨直的王铁柱顿时觉得有点太那啥了。

    “你他娘的少废话,什么好不好的,快去!”李云龙狠狠的瞪了这个榆木脑袋一眼。

    “是!”王铁柱被李云龙一瞪顿时浑身一颤,急忙一挥手带着几个兄弟过去了。

    不一会,二十几具尸体的裤子都被扒掉了,除了其中六具以外,其余的果然都是缠着白色兜裆裤的,而且双腿都有点弯曲。

    “果然是小鬼子!”那姚姓老者虽然早就已经有了心里准备,但现在亲眼见到了,还是忍不住怒容满面的喝骂了一句。

    “大家都看清楚了吧,我们八路军不会诬陷一个好人,同时也不会放过一个鬼子和hàn jiān,至于那六个人是不是hàn jiān,我相信不用我说,你们中很多人都该认识吧!”李云龙笃定的道。

    “对,我认识,这六个人领头的就是侦缉队队长苟润,其余的都是他的走狗,平时可没少糟践我们。”一个乡亲愤恨的指着一具尸体喊道。

    “站长,那个李云龙有点怪异啊,他是怎么在这么多人中辨别出那些特务的?”这时在人群的外围有三个人站在那里,其中一个惊异的道。

    “你问我我问谁呀!”三人中年龄最大的中年人冷声道。

    “怪事了,李云龙是怎么认出这些人的?难道他能掐会算?又或者是他有tòu shì眼?”另一个年纪最轻的人也疑惑的自言自语道。

    “李师长,今天这么多乡亲来是为了表达自己的一点心意的,你看”姚姓老者对李云龙道。

    “乡亲们,你们今天既然把东西都送来了,我们如果不收就有点太生面打人了,这样吧,你们就把东西全都留下,我李云龙代表独立师全体兄弟感谢大家的支持和厚爱了!”

    “老李,你在说什么呢?”李云龙的话音一落,赵刚的脸色顿时变了,急忙拉了他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