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7章 现实和理想的差别很大-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457章 现实和理想的差别很大

    第457章现实和理想的差别很大

    “王天海,老子今天找你们来不是要跟你们废话的,老子就给你们两条路,要怎么选你们自己看着办。”李云龙已经失去了继续磨蹭的耐心了,直入主题。

    “李师长,你什么意思,什么两条路?”王天海三人同时心里一突,都明白李云龙要对他们出招了,都暗暗的提高了警惕,不知道李云龙想怎么样。

    “很简单,第一条路,你们整个太原站现在就被老子整编,编入老子的情报部门,然后老老实实的把你们所知道的一切全部写出来给老子备案。”

    李云龙像是在说一件毫不相干的事一样,口气很轻松。

    “第二条路,你们可以选择离开太原”

    “离开?不我们不会!”李云龙的话才说了一半,急躁的马宇马上开口嚷了起来。

    “这么急着打断人家说话是很不礼貌的,难道戴笠没教过你吗?”李云龙自己同样冷冷的打断了马宇的话。

    “还有,等你听完老子的第二条路的全内容后,你就不会喊你不会离开了,或许你会哭着喊着,其实离开太原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情,你们会后悔,深深的后悔没有早点离开太原。”

    说完犀利的眼神扫过脸色大变的王天海和马宇三人的脸,李云龙耸了耸肩,很轻松的道:“你们在选择离开太原前必须得接受老子的满清十八大酷刑,这个不用我解释,你们都比我专业,到时候你们受不了的话还是得招出一些老子想要知道的东西,而那时,或许你们已经人不像人了。”

    说着露出个人畜无害的笑容。

    “如果,我是说如果,你们能忍受得住老子的各种酷刑,那么恭喜你,你可以安然的离开太原了,无需招供任何东西,不过至于你们出去以后戴笠是拿你们当英雄还是那你们当叛徒来处理,那就不是我能管得了的事了,我也不太了解戴笠,dá àn或许只有你们知道。”

    “李云龙你你好狠”王天海三人的脸瞬间变得煞白。

    李云龙说的一点都不错,这第二条路一说完,他们确实感到很绝望,从李云龙的眼神和他以往的行事作风来看,如果自己等人不配合选第一个条件,那他刚才所说的第二个条件都将成为现实。

    选择第二条就是死路!

    这一点不管是王天海还是马宇,他们俩都很清楚,李云龙说的一点的不错,就算他们扛过大刑活着离开太原,戴笠也绝对不会认为他们什么都没说,他们最清楚戴笠为人阴狠毒辣而且多疑,只要是落入过敌手的人,他都将不会再用了,慢慢的再找个借口将他们抹杀掉。

    其实这是军统内部公开的秘密!

    不想死就只有一条路了,那就是背叛军统,跟李云龙合作,被李云龙收编,像蓝胭脂和柳如眉一样被军统局惦记、追杀!

    但那个年轻人似乎并不太清楚这个公开的秘密,除了脸色一样的变幻不定,他的眼神跟王天海和马宇不一样,似乎坚定很多。

    三个人的脸色变幻很快,相互看来看去,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选择了。

    “哎,看来第一条路该撤了!”

    等了约莫两分钟,李云龙突然开口说了一句。

    “你,你什么意思”王天海三人闻言一愣,声音微微有些颤抖的问道。

    “因为你们三个连个女人都不如,老子对你们很失望,这个选择题其实很简单,连柳如眉都会做,而你们三个大老爷们却因为怕被军统追杀而踌躇,患得患失了两分钟都没做出选择,说明你们三个的能力确实不咋的,怪不得军统太原站一直没什么作为。”

    李云龙的话一点都不留情面,像把刀子一样扎进三个男人的心窝。

    “李师长说的没错,我马宇愿意选择第一条路!”行动队队长马宇在李云龙说完后脸色微变,脚下坚定的迈出了一步,做出了自己正确的选择。

    “马宇,你这个叛徒,你就不怕戴老板”

    见到马宇的选择,王天海的脸抽搐了一下,眼神变得更加闪烁不定,但那个年轻人却马上气急败坏的叫了起来。

    “文渊,李师长是中国人,八路军也同样隶属国民革命军的战斗序列,我们现在共同的敌人是rì běn人,八路军,独立师,李师长都不是我们的敌人,所以我们选择第一条路算不上是叛徒。”马宇转头道。

    “马宇,你怎么能这么想,难道你不知道戴老板”叫文渊的年轻人急了,正要说实话呢,猛然想起这里是独立师的司令部,急忙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看马宇的眼神中满是愤怒。

    “不用忌讳,你不说老子不知道吗?戴笠一直都拿老子当眼中钉,巴不得整死老子!”

    李云龙瞄了那个年轻人一眼,淡淡的道:“看来你是要选第二条路誓死追随你的戴老板了,那好,就先从你开始吧!”

    “冷辉,这个人就交给你了,带去以前日军宪兵队的刑房。”

    李云龙对冷辉说话的时候依然口气很平淡,就像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一样,但年轻人文渊却是浑身一颤,这话听在他的耳中却不啻于是晴天霹雳一般。

    文渊很年轻,他今年只有二十二岁,在他十八岁考入黄埔后不到一年的时间就被戴笠选中加入了军统,在黄埔学习期间就一直按照戴笠的命令暗中监视同期学员们的一举一动,担任查找有没有组织的人混入黄埔的任务。

    在去年从黄埔毕业后,他又被戴笠送进了军统的特别训练营进行专业的谍报专业训练,两个月前才结束训练被分到太原站担任站长助理。

    初生牛犊不怕虎,涉世未深的他认为李云龙绝对不敢真对他们军统的人动刑,而且他也坚持自己的信仰,在军统训练营的一年里,他早已被洗脑。

    同时他也坚信,只要他能坚持跟李云龙做斗争,按照在特训营里教官说的,他回去后就会成为英雄。

    然而,理想是丰满的,现实却是残酷的,李云龙的行事作风却跟他想的完全不一样,现在一听到真的要受刑,他又感到害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