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9章 不谋而合的知音-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459章 不谋而合的知音

    第459章不谋而合的知音

    跟姚以价聊了一会后,李云龙更乐了,姚以价不仅对于行政经验很丰富,而且在军事上的见解也有相当的功力,果然不愧为跟阎老西同期的rì běn陆军士官学校的高材生,也难怪当年阎老西要想尽办法把他挤出山西,要不然后来的山西可能就不是阎老西一家独大了。

    现在好了,正好,这样的人才落到自己的手里了,那就得好好的用上。

    “姚先生,以后你就不用在漂泊外乡了,留在太原好好的建设你的家乡吧!”

    李云龙的话让姚以价眼神一亮,他当然能听懂李云龙话中的意思,这是要对他委以重任了,虽然李云龙只是个师长,本身也只是个刚被擢升的中将,他所能委任的官职肯定比不了蒋委员长,但姚以价却愿意在山西当官,为山西的父老乡亲们谋福利,大部分的中国人都有这种思想,落地生根嘛!

    “姚先生,我准备委任你为太原市的常务市长,主持太原市政府的日常工作,没问题吧!”尽管姚以价是老一辈的名人,但在这里,依然是李云龙说了算,他说话的口气还是那么的霸道和不容置疑。

    “姚老,由于目前是战时,我们这个市政府是必须为军事fú wù的,也叫军政府,所以这个市长就由老李暂时兼任,我也兼任了一个副市长的职务,但你也知道,我们俩平时的工作比较忙,所以整个政府的工作其实基本上都落在你这个常务副市长的身上了。”赵刚是个聪明人,随即婉转的把这个常务副市长的权利和义务向姚以价传达。

    “李师长,你这”

    姚以价腾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时间竟然有点说不下去了,对面前的这个年轻师长更加的刮目相看了,同时心里莫名其妙的升起一股士为知己者死的感觉,自己跟他才见第一次面,他竟然能这么信任自己,把政府的行政大权就这么交给自己了?

    这种度量可不是一般人所能拥有的。

    这个年轻人不得了,跟他相比,别说是阎老西那个心胸狭隘的小人了,就连那个蒋委员长恐怕也比不了。

    “姚先哦不,姚副市长,既然你没意见,那咱们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从现在起,你就走马上任,开始配合我们主持太原的复兴工作。”

    李云龙现在很高兴,终于可以做个甩手掌柜了。

    “是,好,请李师长放心,我姚以价愿意为你李师长把这一身老骨头丢在太原。”姚以价嘴唇微微颤动的道。

    “哈哈,好!”

    李云龙笑着紧紧的握住了姚以价的手。

    “娘的,叫姚副市长怪怪的,以后就叫你姚老吧!”

    “哈哈,姚老好,姚老亲切!”姚以价也笑着道。

    “对了姚老,你现在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马上搜罗一些太原和周边地区的人才,先把咱们这个政府的职能机构给建立完善才能更好的开展工作。”

    “行,没问题,虽然老朽离开太原有点时间了,但山西的一些知名士绅我还是认识一些,一定不负师长之重托。”

    姚以价说着略微沉思了一下,随即sn出三个手指,道:“请师长给我三天的时间,三天内我保证把政府各个职能部门的人员给你找齐了,三天后保证让我们这个政府开始正常工作。”

    “好,姚老,一言为定!”

    李云龙爽快的答应,不过随即郑重的提醒道:“姚老,在找人的时候一定要注意一些原则性的问题,比如当过hàn jiān的不要,甚至跟rì běn人暧昧不清的都不要,平常欺压百姓的不要,具体的一会你跟老赵详谈,这方面他比我懂。”

    “行,没问题!”姚以价点点头答应,对于组织的一些事情他也有所了解,别人不知道,但他自己知道,其实他唯一的儿子就是组织的人,只不过前段时间已经在山东牺牲了。

    与姚以价又聊了一会关于今后政府的具体工作事宜,外出的孔捷和冯耀也先后回来了。

    “李大头啊,你他娘的舒服了,待在指挥部,老子可是累成狗了,这太原他娘的hàn jiān狗腿子还真是不少!”孔捷一进门就习惯性的骂骂咧咧。

    “苏体仁抓到了吗?”李云龙懒得跟孔捷一般见识,这会儿也没时间。

    苏体仁不仅是山西最大的hàn jiān,山西伪省长,最关键的是这货跟小白龙家有世仇,之前李云龙就答应要帮小白龙他们报仇,现在自然最关心这货。

    “抓到了,这丫的和十几个狗hàn jiān一起正密谋怎么逃离山西呢,正好被老子一锅端了。”

    孔捷说着递给李云龙一张纸,“抓回来的hàn jiān名单,你看看!”

    “握草,确实够多的呀!”

    李云龙接过一眼见到整张纸上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名字和他们在为政府中的职务,最少有七八十人,第一个就是苏体仁,接着是什么伪财政厅厅长冯司直,伪民政厅厅长王骧,省议会常务委员王萌泰等等,后面还有什么兴亚黄军司令吴金英,副司令蔡雄飞等等一大堆大大小小的hàn jiān。

    “姚老,你看看这份名单,看看其中有没有什么差错!”李云龙说着把名单递给了姚以价,这么做一来是表示对姚的尊重,二来姚应该对这些人也比较熟悉,要办审判大会自然要对这些人的罪行先了解清楚。

    “不错不错,这些人都是罪大恶极的hàn jiān狗崽子,不过这里面还缺少一部分。”姚以价看完后肯定的道。

    “还缺少一些什么人,姚老你写一个名单出来给我,我让人继续去抓,咱们绝对不能放过一个狗hàn jiān。”李云龙厉声道。

    “好,我马上写,不过可能我一个人的了解还不够全面,我建议马上对那些hàn jiān进行审讯,让他们相互揭发,这样可能会比较齐全,而且这些hàn jiān走狗这段时间以来肯定都搜刮了不少民脂民膏,我们得让他们全都吐出来,一来可以支持部队,二来也可以为老百姓做点事。”

    “哈哈,姚老果然不愧为山西人,就是有经济头脑,咱们可谓是不谋而合,总算找到知音了,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