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0章 兄弟情深-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460章 兄弟情深

    第460章兄弟情深

    “老赵,你负责起草一份通告,正告天下,我们太原市政府重新组建,由我李云龙兼任太原市市长,姚以价出任太原市常务副市长主持工作!”

    “行,我马上办!”赵刚没有多想,点了点头道。

    “李老弟啊,你这是要把我这把老骨头推上风口浪尖那!”姚以价不傻,一听李云龙的话立即想到了李云龙的真实意图。

    “姚老,放心吧,就算再大的风浪,我李云龙都会顶在最前面,你只管好好为百姓fú wù,为抗战大业fú wù就行了。”李云龙也不否认,但却给了姚以价一剂强心针。

    “哈哈哈哈,李老弟,我既然答应你出任这个常务副市长,早就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了,只是不知道我那老同学阎老西会不会被气得吐血呀!”姚以价半开玩笑的道。

    “阎老西肯定会气的半死,这一点毋庸置疑,几十年前他费尽心机的把姚老赶走,现在想不到转来转去,最后还是姚老来主政太原,他不气死才怪!”赵刚这时候也明白了李云龙的意思。

    “阎老西气死倒无所谓,我担心的是重庆那位委员长啊,我之前可是直接拒绝了他的委任,我担心他会不会给我们独立师小鞋穿。”姚以价略担忧的道。

    他并不清楚李云龙与老蒋之间的恩恩怨怨,担心也属正常,毕竟独立师现在还没整编完成,如果老蒋给穿小鞋,那独立师就会陷入困境。

    “哈哈,姚老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

    孔捷大笑着道:“姚老你是不知道,咱们这位李大头李师长的能耐可大了去了,就连重庆那位委员长都得让他三分,他很清楚李大头就是个坑货,要是惹恼了他,恐怕委员长又得出血咯!”

    “呃”姚以价不由的再次对李云龙刮目相看了,这家伙竟然有这么大的本事?不仅阎老西被他治得服服帖帖的,想不到连委员长都怕他三分?

    看来自己还是小瞧了这个年轻人了!

    “嘿嘿,姚老你别听孔二愣子瞎咧咧!”李云龙话是这么说,但他的表情却出卖了他。

    “哟,今天是不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咱们李大头他娘的居然知道谦虚了?难得,太难得了,他娘的,老子得好好的为李云龙难得的谦虚喝两碗!”孔捷斜睨着李云龙,满脸嘲讽的样子,端起面前的酒碗就灌了一大口。

    “你丫的孔二愣子,你他娘的给老子少找借口灌酒,奶奶的,一会还要办正事儿!”李云龙一把夺过孔捷手里的酒碗,随手就端到自己嘴边,咕咚咕咚的把碗里的酒全喝得干干净净。

    抹了抹嘴角,顺便吧嗒了一下,也不顾孔捷的怒目相视和目瞪口呆的姚以价,赞叹道:“好酒,好酒,不愧为三十年陈酿老汾酒啊!”

    “李大头,你他娘的要点脸行吗?”孔捷急了,一把抢过李云龙手里的酒碗,一见全空了,一张脸立即垮了下来。

    “老子咋就不要脸了?你丫的这酒又不是你买的,就许你能和,老子就不能喝了?”李云龙眼珠子一瞪,立即反击道。

    “你”

    孔捷斗嘴本来就斗不过李云龙,这小子横竖死活都能扯。

    “你他娘的自己看看,这一坛子五斤酒,最少有一半儿落你肚子里了,我们几个才喝了多少?他娘的现在老子碗里剩下的这么点都抢,你好意思吗你?”

    “老孔啊老孔,我说你小子咋就这么小气呢,不就是这么半小碗的酒吗?有啥呀,你得学学人古人,当年人李白和李太白兄弟俩为了让酒还他娘的差点打起来了,你说咱俩多少年的战友了,是吧,虽然不是亲兄弟,但胜似亲兄弟,我就喝”李云龙随口就胡诌一番还要装出一副语重心长的模样。

    “打住,打住!”

    孔捷招架不住了,这他娘喝口酒还谈古论今了,急忙喊停,随即又转头对使劲憋着笑的赵刚问道:“老赵啊,我老孔书读的少,只听说过历史上有个叫李白的,但真不知道他还有个兄弟叫李太白的!李大头这丫的不是在忽悠老子的吧!”

    “噗噗噗哈哈哈哈”赵刚,姚以价,冯耀甚至是一旁正埋头写着什么的小丫头mì shū都憋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只有跟孔捷一样不知道谁是李白谁是李太白的斯嘉丽不明觉厉。

    “李大头,你他娘的忒不地道了,抢了老子的酒不算还套路老子,老子跟你没完!”孔捷被气得满脸通红,他又不傻,看见赵刚等人都笑得快打滚了,虽然还是明白李白和李太白的关系,但至少知道,李云龙肯定是胡扯的。

    “哈哈哈哈!”

    李云龙忍住笑,又装出一副怒其不争的样子,道:“孔二愣子啊孔二愣子,你小子是活该,老子跟你小子说多少遍了,让你要跟着老赵这个大知识分子好好学习文化知识,可你小子就是不听,这下丢人了吧!”

    “我我他吗的有时间吗我?”孔捷刚说了一句,马上想到了什么,脸色一变,怒喝道:“李大头,你他娘的别想转移话题,老子现在跟你说酒呢!”

    “说个屁啊,还说酒,酒都到老子肚子里去了,你还想咋的?”李云龙也耍起了无赖,这两天大家都比较忙,脑子里这跟炫蹦的太紧了,适当的放松一下也好,所以就顺便跟孔捷闹一闹。

    “老子不想咋的,就让你赔酒!”孔捷瞪着眼不依不饶的道。

    “孔二愣子,你他娘的才不地道,你让老子陪酒,老子不仅陪你喝酒了,为了怕你喝醉了还帮你喝酒了,你小子不感激老子也就算了,还瞎嚷嚷个屁啊!”李云龙又来了,借着个赔和陪的同音,又出套路了。

    “娘的,算你狠!”孔捷知道自己又输了,“老子惹不起总躲得起吧,我他娘的审hàn jiān去!”

    新加入的姚以价并不觉得孔捷和李云龙之间的争执是一种粗鄙的行为,反而觉得心里暖暖的,很舒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