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3章 老子的独立师特殊-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463章 老子的独立师特殊

    第463章老子的独立师特殊

    “放心,卫立煌没机会了,他现在自身都难保了!”

    阎老西冷笑道:“卫立煌一直以来都跟八路高层联系密切,据说前不久还跟八路军总司令彻夜密谈,从去年至今,他暗中给八路军调拨、支援了大批wǔ qì弹药、食品、服装等军需物资,听说前不久又悄悄的给八路军调拨了一百万发子弹和25万颗手榴弹。”

    “司令说的是,我还听说戴笠年前曾亲自暗中来到中条山一带调查和搜集关于卫立煌亲八路的证据,据说他已经收集了很多证据回去交给了老蒋。”王靖国道。

    “没错,据最新消息,卫立煌的死对头胡宗南已经联合了汤恩伯,蒋鼎文等一批高级将领一起像军委会弹劾卫立煌,蒋某人对此非常恼火,他最痛恨的就是八路,卫立煌这是自己找死,如今是因为最近南边的战事所以才隐忍未发,估计只等中条山战役一结束,蒋某人绝对不可能会让卫立煌继续待在华北地区了,甚至很有可能会失去兵权。”阎老西得意的分析道。

    其实不仅是老蒋痛恨八路,他阎老西自己又何尝不是呢?在卫立煌事件的立场上,其实阎老西跟胡宗南等人都是一样的,他也看不惯卫立煌亲八路的行为,更何况,卫立煌跟李云龙这个眼中钉之间的关系非比寻常,所以他也巴不得卫立煌早点被调走。

    “报告司令,傅作义将军来电!”门口进来一个机要员。

    “这个傅宜生,他又来了!”阎老西一目十行的看完电报,气愤的一把把电报纸丢在地上。

    “傅宜生肯定又是给楚溪春说情了!”赵承绶幸灾乐祸的轻声道。

    “肯定是的,要不然司令怎么会在这么生气呢!”王靖国点了点头,随即阴阴一笑,假装轻声对赵承绶道:“傅宜生看来是当这个集团军司令当久了有点膨胀了,他似乎已经分不清主次了,难道他忘记了他今天的一切都是司令给他的吗?”

    “嘘”赵承绶假装让王靖国禁声,其实却是用阎老西刚好能听到的声音道:“司令现在正在气头上,你就别再火上浇油了!”

    “呃好,不说宜生了,不说了!”

    王靖国见阎老西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知道自己的话起到一定了作用了,马上转移了话题。

    “司令,您打算怎么处置楚溪春这个叛徒?”

    “你们俩负责组建高等临时法庭,三天后对楚溪春进行审判!”阎老西冷冷的道。

    “是,司令!”赵王两人立即点头应是,他们都很清楚,阎老西之所以这么急着在三天后要审判楚溪春,一来是不想给楚机会,也不想再天天被傅作义等保楚的人烦着,二来最主要的原因这次是审给李云龙看的,你李云龙不是三天后公审苏体仁等hàn jiān吗?

    苏体仁以前可是跟阎老西关系匪浅,在正史上,rì běn投降时苏体仁正担任北平市伪市长,他接到阎老西的命令,跑到吉县从事对日军的接收。国民政府想以hàn jiān罪通缉苏体仁,军统局派专人来太原抓到他,把他关在阎的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部,但阎却拼命保苏体仁,说他是“事前奉派有案之参加伪组织反奸人员”,苏体仁hàn jiān案遂不了了之。

    之后,苏体仁又开始为阎锡山效命,阎锡山失败时,派他到rì běn为其寻找出路,苏体仁便逃脱了惩罚。

    从上述可以看出,阎老西跟苏体仁之间的关系很铁,现在李云龙要杀他,他自然很不爽,所以就想拿楚溪春来恶心李云龙,甚至还带着一丝威胁的意味在里面。

    太原的李云龙却并没有太在意各方的反应,他也没时间去注意,太原的事情太多,一天到晚的忙个不停。

    当然,其他事情李云龙基本上都交待给别人去做了,但是部队的扩编事宜却需要他自己去做。

    细算了一下,原独立旅加上军事委员会调拨过来的160旅两个团,再加上楚云飞带来的两个团,人数约莫已经两万出头了。

    如果按照军委会给的编制,那就已经差不多了,但李云龙却并不满足与这么点人,他的理由有是:老子的师是二战区直辖的独立师,那怎么得也要三个旅外加三五个团吧,要不然老子这师长当着也没面子。

    如果按照**正常的编制,那三个旅也就六个团,每个团差不多两千人,也就一万两千人,就算他在加五个团也就差不多两万人多一点。

    但李云龙又说了,老子的部队特殊,所以实行三三制,老子的一个团要是跟**其他部队一样,那老子还是没面子。

    于是他定下了基调,老子的每个旅都必须按照原独立旅的编制来整编。

    好吧!

    原独立旅一个旅就有一万两千多人,那三个旅加起来就特马得三万六千人了,再加上他还要几个团,孔捷板着手指一算,好家伙,如果按照李云龙这么编法,恐怕独立师会被他搞到五万人。

    那现在这两万多人算什么?编成两个旅都不够?

    “李大头啊,你这么个编法,人重庆能答应吗?”孔捷皱着眉头问道。

    “重庆答不答应关老子屁事啊,老子需要他们答应吗?”李云龙头都没抬,满不在乎的说了一句。

    “可是,重庆要是不答应,他们就不会给咱们wǔ qì装备和粮饷啊!”姚以价也疑惑的道。

    “他敢,就算他不全给,但按照正常编制的粮饷他们总得给吧,其余多出来的部分,咱们自己足够养活了,你们可别忘了,这次咱们可是在那些hàn jiān走狗手里搜出来的财物折合大洋的话最少值五千万。”

    李云龙道:“五千万大洋可足够咱们买不少好wǔ qì也足以支撑我们一个师一两年的粮饷了。”

    “买wǔ qì?去哪买啊?”姚以价还不知道斯嘉丽的身份,疑惑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