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4章 自古高手多寂寞-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464章 自古高手多寂寞

    第464章自古高手多寂寞

    等李云龙把斯嘉丽介绍了一番后,姚以价终于完全明白为什么老蒋也要对李云龙礼让三分了,原来李云龙手里握住了他的命脉。

    姚以价虽然之前属于隐居的状态,但对于目前的国内和国际形势他多少还是有点了解,于是国民政府在没办法的前提下也只能求助于地下通道了,而斯嘉丽的家族则正是他们目前最需要也最合适的合作对象。

    不过他们谁都不知道,其实李云龙根本就没想过要找斯嘉丽买wǔ qì。

    开玩笑,自己有系统,在加上目前的这段时间中条山的战役给他带来了巨大的军功收入,他随时都能兑换出数以万计的wǔ qì装备,这时候还花钱去买装备,除非他傻。

    反正现在已经给斯嘉丽洗过脑了,只要李云龙交待一声,她就会乖乖的给李云龙做挡箭牌,根本不用担心她会泄漏李云龙的秘密。

    当然,有斯嘉丽这个白富美在身边,李云龙也不会白白的放过占便宜的机会,想尽一切办法的从斯嘉丽哪里又忽悠到了三千支汤姆逊冲锋枪,三十门150毫米加农榴弹炮,两千支1加兰德半自动步枪,以及各种子弹和炮弹若干。

    除了wǔ qì弹药以外,李云龙还让斯嘉丽帮忙买了好几套wǔ qì生产线,以及各种军用民用的机械设备,当然,这些东西是要付钱的,不过斯嘉丽很大方的告诉李云龙,这些东西她们家族不赚李云龙一分钱,只是代购,甚至连运费她都给李云龙免了,反正是他们家族自己的货船。

    “老李啊,你想要那么多人咱们一时去哪里找呀?”

    赵刚面有难色的道:“就算我们现在开始征兵也不可能在断时间内征到这么多人吧,再说了,这些新征的兵也需要训练,一时间不可能形成战斗力呀。”

    “哈哈,老赵啊,别担心,你看李大头这小子笑的这么阴险,他肯定早就有兵源了。”孔捷见李云龙那么笃定的样子,立即大笑道。

    “老李,真的吗?”赵刚立即激动的问道,兵多谁不喜欢呀?八路军总部可是一直在强调让下面的部队尽量的扩充兵力。

    “兵源是有,但也不可能一下子能把老子设想的编制全部给填满,新兵咱们还是要招,不仅要招,还要敞开了招,尽量多招一点。”李云龙没有直接说出兵源来历,卖了个关子。

    “招兵的事情你不用说我们都知道,而且我也早已安排邢国志的二团去做了。”

    赵刚点了点头,随即笑骂道:“你小子就别卖关子了,赶紧说说,其他兵源有多少,在哪里?”

    “一个师吧,大约一万多人!”李云龙道:“我上次不是跟你们说过了吗,之前在南边的时候曾万钟第五集团军下辖的165师师长王志奇不战而逃,老子一怒之下就把他的那个师8000多人给收编了,让黄百韬暂时统帅。”

    “握草,你那是一怒之下收编的吗?我咋觉得是你小子早有预谋了呢!”孔捷笑眯眯的对李云龙挪瑜道。

    “哈哈,我也觉得是老李这小子是有预谋的。”冯耀也在一旁笑道。

    “你们这些混球,娘的,老子就是有预谋的又咋的,你们不服来咬老子呀!”李云龙发了个白眼,嘚瑟的道。

    “我们咬你做什么!”孔捷白了李云龙一眼,转头对冯耀道:“老冯,咱巴不得他多怒几次,多收编几个师,你说是吧!”

    “没错没错,你多收编几个师才好,只是恐怕老蒋和曾万钟会咬你!”冯耀也笑着道。

    “切,曾万钟早被贬到商务部做生意去了,老子就算把第五集团军全收编了他都无所谓。”

    李云龙鄙视的道:“说实话,老子要想收编第五集团军也很容易,这不,昨天黄百韬跟我通diàn huà的时候说了,说前几天他们又收编了第五集团军独立34旅四千多人,还有第五集团军下辖的新2师师长金宪章和新24师师长陈文杞还找过他,透露出想要来太原跟我们混的意图。”

    “哦,那不是那边起码有两万多人吗,你为什么说只有一万多人呢?”赵刚的眼神一亮,有点激动的道。

    “因为老子没答应让新二师和新24师的人跟着来,所以就只有一万多人了。”李云龙耸了耸肩道。

    “握草,老李,你他娘的是不是大脑进水了?”

    赵刚急了,腾地站了起来,指着李云龙怒气冲冲的道:“老李啊老李,你这是怎么了,你小子不是一向见便宜就占的吗,这回怎么还把两个师往外面推呢?难道你忘记了老总之前一直要求咱们尽量扩充部队的事了吗?”

    “老赵说的对,李大头你他娘的是不是吃了猪油蒙了心呀,咋能把现成额部队往外推呢?你他娘的简直就是败家啊!”孔捷也一副痛心疾首的骂道。

    “去去去,你们他娘的懂个屁啊!”

    李云龙孔捷和赵刚两眼一瞪,骂道:“你们他娘的是不是听不懂老子的话呀,老子他娘的啥时候说不要这两个师了?老子只是说没让这两个师跟着来太原而已。真是的,话都听不明白还瞎咧咧。”

    “呃那也不对啊,咱们现在都在太原,你不让他们来难道你这么安排有别的意思?”赵刚说着似乎有点明白了什么。

    “你们呀,不仅听话听不明白,还他娘的目光短浅!”

    李云龙一副怒其不争的模样瞪着两人,接着嘚瑟的道:“不过话说回来也不能怪你们,要怪就只能怪老子的谋略太深奥,你们这些俗人根本无法理解。”

    “哎!自古高手多寂寞啊!”说着还摆出高人的样子装模作样的叹息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