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5章 愤怒的孔捷-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465章 愤怒的孔捷

    第465章愤怒的孔捷

    “得得得,他娘的李大头又来了,尼玛一天不嘚瑟几回这小子估计会死!”孔捷狠狠的鄙视了李云龙一番,这尼玛太能嘚瑟,太能装逼了!

    简直堪称一代逼王!

    “鄙视!”赵刚和冯耀两人也伸出两个手指对着李云龙比了一比。

    “握草,你们这些货都把老子的东西全学去了,赶紧去买酒来给老子当学费,奶奶的,不能白教了你们。”李云龙一阵暴汗,这帮家伙咋啥都学呀。

    “哈哈,跟你们这帮年轻人在一起,我感觉自己也变年轻了几十岁,哈哈哈哈!”看着李云龙等人相互扯淡取笑,姚以价开心的大笑着道。

    “那咱们就不叫什么姚老了,直接调过来叫老姚吧,哈哈哈哈!”李云龙一件姚以价这么快就融入进来了,马上改称呼了。

    “好,老姚好,老姚好,那我也据跟着你们叫老李,老孔,老赵,老冯了,这样我就觉得自己也跟你们差不多年纪了,哈哈哈哈!”姚以价也爽朗的道。

    “甚好甚好!”

    “哈哈哈哈”

    “老李,你他娘的嘚瑟也嘚瑟过了,现在该说说你丫的大谋略了吧!”赵刚笑过后还是抓着李云龙不放。

    “嘿嘿,你们都是老子的老伙计了,告诉你们也无妨。”

    李云龙笑眯眯的道:“老子已经向委员长提议让唐淮源将军代替曾万钟执掌第五集团军了。”

    说完见众人都莫名其妙的看着自己,李云龙拍了拍额头道:“好吧,是我的错,我忘记告诉你们一件重要的事情了,唐淮源和李家钰两位将军早在我到中条山的第一天就来找过我,表示愿意跟我们一起打鬼子”

    李云龙随即把当初在中条山的事情大致的说了一遍,听得赵刚孔捷等人一个个眉飞色舞,姚以价更是唏嘘不已,对李云龙更加的佩服,同时也深深的感到自己这次的选择是多么的正确。

    现在他敢肯定,李云龙这个年轻人绝对不是池中物,将来必将成为一个能左右国家命运的人物。

    “所以你的意思是第五集团军其实就是我们自己的部队?”赵刚双目放光的道。

    李云龙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道:“没错,第五集团军在唐淮源和李家钰的手里,那就相当于是我们自己的部队,不过”

    “不过什么?”孔捷急忙追问道。

    “不过我昨天听黄百韬说他们得到了消息,重庆派了康泽那个屠夫到第五集团军当总参谋长,意图很明显,就是为了监视唐淮源他们的动向,以免这个集团军被我们拉拢。”李云龙一说到康泽这个人,口气立即变得有点冷,双目也不经意的朝孔捷瞟了一眼。

    “康泽?”

    赵刚和冯耀,姚以介等人倒是没什么大的反应,但孔捷却蹭的一声站了起来,双目血红的吼道:“老李,你刚才说的是康泽?就是那个带着一支什么狗屁别动队在咱大别山屠杀了六十多万人的康泽康屠夫?”

    “老孔,别激动,别激动!”李云龙自然知道孔捷为什么反应这么激烈,当初孔捷的家人就是被这个康屠夫所率的别动队个杀光了,所以他对康泽这个屠夫恨之入骨。

    “李大头,你他娘的快说,是不是就是这个康屠夫?”孔捷双目血红,声音都有些嘶哑了。

    “哎,老孔啊,事情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你就不能淡定点吗?”

    李云龙无奈的拍了拍孔捷的肩膀,坚定的道:“兄弟,我知道你心里的恨和苦,但目前是我们国共合作时期,我们不能蛮干,不能让别人说我们破坏抗日统一战线,但我答应你,三个月内保证把这个康屠夫给你抓来,让你亲自处理,你看如何?”

    “不,老李,我明白你的心意,但你说的对,目前我们必须团结一致对付小鬼子,我孔捷不能为了私仇而给组织带来麻烦,就先让那个混蛋再多活几年吧,希望他能活到抗战胜利的那一天,我孔捷一定要亲手取下他的狗头!”

    孔捷是个能顾全大局的人,他不愿意给李云龙和组织带来麻烦,但他眼神中的痛苦却变得更深了,眼圈也微微的泛红,身体微微发颤,显然在强忍着心里的怒火和痛苦。

    赵刚等人虽然不知道具体孔捷跟这个康泽有什么仇,但一听两人的对话就都清楚了个大概,猜到孔捷与康泽之间的仇恨绝对不仅是一点点。

    不仅如此,当他们听到孔捷说出康泽曾在大别山区屠杀了六十万无辜的时候,他们的眼中也都bào shè出浓浓的仇恨和愤怒。

    “老孔,不用多说,我李云龙说出来的话一定算话,三个月,你给我三个月,我保证在不影响抗战大局的情况下帮你把康泽给带来。”李云龙坚定的道。

    孔捷盯着李云龙的脸看了一会,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几年的老战友了,他相信李云龙。

    “报告!”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了张大彪的声音。

    “进来!”

    “张大彪,你他娘的不是今天在城门值守吗,跑这儿来有什么事?”李云龙问道。

    “报告师长,刚才北门外来了一个人,他说他叫赵德彪,是兴亚皇军第二旅的副旅长,想要求见师长和姚副市长。”张大彪敬了个礼道。

    “赵德彪?”

    李云龙还没说完,姚以价猛地站了起来,双目直视着张大彪,急切的问道:“来人是不是左脸上有一道长长的刀疤”

    “对,对,他的左脸上确实有一道足有我这手指这么长的刀疤。”张大彪点点头道。

    “果然是他,想不到这小子竟然还没死,太好了,太好了!”

    姚以价激动的转头对李云龙的道:“老李,这个赵德彪是二十多年前我在太原起事时的警卫员,身手不错,作战英勇,后来我让他当了警卫排长,不过当年在娘子关一战身负重伤,后来我离晋以后就一直没有了他的音讯,我还以为他已经死了,想不到这小子现在竟然还当了hàn jiān。”

    “大彪,去带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