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6章寇不除战不息-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466章寇不除战不息

    第466章寇不除战不息

    不一会儿,张大彪带着一个身高约莫一米八左右,满面虬须,左脸上有一条长长的刀疤的男子,年龄越四十四五岁,穿着一身屎huáng sè的伪军军服。

    “司令,司令,您回太原了为什么都不来找我呀!”

    赵德彪一进门见到姚以价立即跑到他面前激动的喊道:“司令,二十多年不见,您还好吗,是德彪对不起您老人家呀。”

    “我很好,很好!”姚以价的眼圈微微一红,嘴唇颤抖着一把拉住了赵德彪的手。

    “司令,我”赵德彪这个看上去威武的汉子这回竟激动的热泪盈眶,说不下去了。

    李云龙双目直视着赵德彪,见他这幅真心情流露,不由的暗暗点了点头,看来此人是条汉子。

    “啪!”

    出人意料的事情发生了,刚刚还差点老泪纵横的姚以价突然狠狠的一巴掌扇在赵德彪的脸上。

    “赵德彪,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打你吗?”姚以价怒目圆睁,狠狠的瞪着赵德彪吼道。

    “知道,德彪知道,司令您最恨的就是软骨头,我”赵德彪的目光没有闪躲,李云龙在他的眼神中看到了一片清澈,其中还有一丝自责和无奈。

    “知道?知道你还当hàn jiān?”姚以价气的身体微微颤抖,指着赵德彪吼道:“既然当了hàn jiān,你还有脸来见我?你这个怂货!”

    “老姚,别激动,我看德彪兄弟是条汉子,他当hàn jiān可能有难言之隐,咱们不如听他说说吧!”

    李云龙突然说出的话令赵刚和孔捷等人都一愣,这小子不是最恨hàn jiān,对hàn jiān从不手软的吗,怎么这回却替赵德彪说话了呢?

    不仅他们,赵德彪也急忙转头朝李云龙投来了一个感激的眼神,他不知道这是谁。

    “哼,还不赶紧谢谢李师长,要不是他替你说话,我今天我非打死你个怂货不可!”

    姚以价其实心里也舍不得打这个老部下,不说当初两人之间的感情,就是目前,赵德彪在得知自己在太原了马上不顾危险的来找自己,这一点也说明了赵德彪是个有情有义的人。

    “李师长?您就是独立师师长李云龙?”赵德彪一听到李师长三个字双眼中顿时bào shè出一道精光,激动的盯着李云龙。

    “不错,老子就是李云龙!”李云龙点了点头道:“你今天来是不是想脱掉身上这身狗皮?”

    “对,李师长,我”赵德彪说着一把拉住自己的衣服下摆用力狠狠一拉。

    “刺啦”一声,一件屎huáng sè的军装立即被大力拉破。

    “李师长,老司令,我赵德彪对天发誓,从今以后,我愿跟着你们一起打鬼子,倭寇不除,此身不死,誓必战斗不息!”

    “好,好一句倭寇不除,此身不死,誓必战斗不息!”

    李云龙啪啪的鼓起掌来,大声道:“赵德彪,从今天起,你他娘的就是我李云龙的兄弟了,过往的事情,老子一概既往不咎!”

    “是,多谢师座!赵德彪必将忠心耿耿以报师座信任之恩!”赵德彪知道,现在老司令姚以价已经从政了,而他是军人,他不愿意从政,所以他今后的领导就是李云龙了,自然要跟李云龙表决心,再说了,老司令现在都是李云龙的手下,李云龙才是真正的长官。

    “哈哈,德彪啊,我们八路军独立师不兴叫长官,也不兴叫师座,以后你得改口,长官就叫首长,称呼长官们一般直接叫职务,比如你叫老李就叫李师长,叫我就叫姚副市长或者老首长都可以,但不能再叫老司令了,明白吗?”

    见到李云龙能够原谅并接受赵德彪,姚以价心里自然高兴,他也不愿意看见自己的老部下被当成hàn jiān给处置了。

    同时他也一点都不见外的就把自己当成了独立师的人了,可见李云龙的统帅值高确实影响很大,进入独立师的人都能很快的就产生一种荣誉感和归属感。

    “是,李师长,老首长!”赵德彪急忙朝李云龙和姚以价各敬了个军礼。

    “师长,我还有一个旅五千多兄弟也都想加入咱们独立师,您看成吗?”赵德彪很适时的提出了请求。

    “哦,就是驻扎在蒙山的兴亚黄军第二旅吗?”李云龙不置可否的问道。

    兴亚黄军的第一旅之前在太原就已经被剿灭了,剩下的就只有这个第二旅了。

    “是的师长,我们那帮兄弟基本上都是以前晋绥军第68师的老弟兄,当初太原会战后我们师被围在蒙山一带,副师长蔡雄飞那狗日的暗杀了我们师长后叛变了。”

    “混账东西,蔡雄飞投敌你为什么也要跟着投敌?为什么不死战?难道你怕死?”姚以价怒骂道。

    “老首长,我我当时身受重伤,根本不知道,您看,这个伤就是当时被鬼子的弹片打出来的。”赵德彪说着一把掀开上衣,露出腹部一个直径足有二十厘米令人触目心惊的大伤疤。

    “我当时是68师暂8旅的旅长,我的那些兄弟们本来也不愿意投降,只是蔡雄飞那畜生拿我的命要挟他们,最后那些兄弟们才”说到这里赵德彪有点哽咽了。

    “那你为什么现在又变副旅长了?”姚以价接着问道。

    “哎,老首长有所不知,我醒来以后就跟我那些弟兄们商量怎么剥掉身上这层皮,但一直没找到机会,蔡雄飞那狗日的也知道我跟他不是一条心,所以让他的心腹周小明来担任旅长,给我挂了个没有实权的副旅长。”

    “那现在那个周小明呢?在我们的名单里好像没这个人!”孔捷随即问道。

    “自从前天知道太原被独立师收复了,我和那些兄弟们就开始准备回太原了,周小明那个狗hàn jiān也已经被我们控制了。”

    “你怎么没吧周小明带来?”姚以价问道。

    “老首长,说实话,我们不敢,因为怕进了城就被当成hàn jiān给处理了,直到昨天收到了两份明码电报,知道老首长您就在太原,所以我才敢先来找您试探一下,还请各位原谅我们。”

    “哈哈,好了,赵德彪,你现在就去把部队拉回来,以后就都是我李云龙的兄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