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2章 老百姓的眼睛是雪亮的-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472章 老百姓的眼睛是雪亮的

    第472章老百姓的眼睛是雪亮的

    “阎老西的筹码是什么?”李云龙的脸色依然没有变化,口气还是那么的冷漠和淡定。

    “阎老西当时提出只要rì běn人不进攻山西,他愿意把大同嗍州以北一直到包头的晋绥地区划给rì běn人,还有山西的各种矿产任由rì běn人开采五十年,当时rì běn驻中国驻屯军司令田代皖一郎提出在日军从背面进攻陕甘宁地区时晋绥军必须出兵协助。”

    苏体仁为了保命,不敢有所保留,一五一十的把阎老西给卖了。

    “当时阎老西为了保住山西,全答应了!”

    “口说无凭,证据呢?阎老西有没有给你授权书,或者是手令之类的东西?”李云龙问道。

    “没有,当时都是口述!”苏体仁道:“不过证据也有!”

    “什么证据,在哪里?”李云龙追问道。

    “当时阎老西和田代皖一郎签署了一份秘密的互不侵犯协议,本来阎老西的意思是让我代签,但田代皖一郎不同意,让我带着协议连夜赶回太原让阎老西亲笔签署。”

    “那现在这份协议呢?”李云龙的眼神终于微微变了一下。

    “协议当时是一式两份,一份在当时代表日军签约的日军平津特高科机关长影佐祯昭的手里,另一份在阎老西的手里。”

    “不过在这份协议签订后的第三天,田代皖一郎就被日军大本营给撤职了,寺内寿一上台后并不承认这份协议,板恒征四郎更是叫嚣,只要拿下山西,山西的一切都是大rì běn帝国的,于是阎老西一气之下就撕毁了这份协议。”

    “你他娘的耍老子呢,协议一份在rì běn人手里,一份在阎老西的手里,而且还被撕毁了,你他娘的跟老子说你有证据?”

    李云龙怒目一瞪,吓得苏体仁浑身发颤,急忙道:“李师长不要生气,不要生气!”

    “影佐祯昭是我在rì běn学习时期老师的儿子,我们俩的关系一向交好,就在太原被您攻破的那天晚上,他还给我发来电报,说他现在在上海特高科担任机关长,并且还跟我提起了之前签订的这份合约,他让我去找阎老西当说客,说合约他还保存着,只要阎老西愿意,他可以提请大本营继续执行这份协议上的相关内容。”

    “小鬼子这是想干什么?”赵刚皱眉道:“难道是因为兵力不足想放弃山西?”

    “小鬼子死都不会放弃山西,山西一来资源丰富,二来战略地位非常重要,他们不是放弃山西,是想更好的控制山西。”李云龙一语道破天机。

    “嗯,明白了,他们想稳住阎老西,甚至是挑唆阎老西跟我们八路军起内讧!”赵刚被李云龙一提醒也马上明白了。

    “先不讨论这个问题!”

    李云龙转头对苏体仁道:“你确定影佐祯昭说他带着协议来上海了?”

    “确定!”苏体仁自信的道:“他亲口跟我说的,应该错不了!”

    “很好!”

    李云龙说完面无表情的站起身。

    “李,李师长,我这个消息这么重要,您看”苏体仁见李云龙想走,急了,你这还没说饶不饶我呢。

    李云龙嘴角扯了扯了,露出个狡黠的笑意,淡淡的道:“你这个消息确实值点钱,老子说话算话,老子可以不杀你,不过”

    “好好,只要您不杀我就好!谢谢,谢谢李师长不杀之恩!您就是我的再生父母,您的大恩大德我苏体仁一辈子都不忘记,苏体仁愿意给您做牛做马报答您的大恩!”

    苏体仁一听到李云龙说不杀他就激动了,根本没注意到李云龙到李云龙嘴角的那个笑意和后面的不过是啥意思,急忙磕头道谢。

    “别这么急着谢我!”李云龙实在有点要憋不住笑了,赵刚等人也一样,他们太了解李云龙了,用赵刚的话说,那就是农民式的狡猾。

    他的不过后面是什么话,赵刚等人早就脑补出来了。

    果然,李云龙说的跟赵刚等人想的一模一样。

    “老子可以不杀你,但你能不能过得了明天公判大会老子就不知道了,如果老百姓们认为你苏体仁罪大恶极,罪该万死,那我就爱莫能助了!”

    “啊李李云龙,你不讲信用,你说过不杀我的你怎么可以言而无信”苏体仁终于知道,自己上当了。

    “老子是说了老子不杀你呀,但老子没说不让你参加公判大会呀!”李云龙嘴角的笑意更浓了,口气满是戏谑的味道。

    “你,你”苏体仁根本就想不到李云龙会来这么一招,可是仔细想想,李云龙的话没毛病,人家确实只答应他不杀他,却没答应不让上公判大会呀,是自己一厢情愿了,又或者是自己

    “你什么你!”

    李云龙一收之前戏谑的笑容,突然脸色一冷,喝道:“你他娘的要不是坏事做尽,上公判大会你怕什么?你以为天下的百姓们都是傻瓜吗?”

    “老子告诉你,百姓们的眼睛是雪亮的,你做了什么对不起他们的事情,他们都给你记得清清楚楚!”

    “走!”李云龙说完转身就走,看都不在看苏体仁一眼。

    “老李,虽然我们知道了阎老西想投敌的秘密,可是光凭一个苏体仁的口供根本不足以威胁到阎老西呀,明天楚溪春就要被审判了,你看怎么办?”赵刚担忧的问道。

    “是啊老李,我记得去年阎老西就是这么杀的李服膺,随便搞了个”

    冯耀也担忧的道,不过他没说完,李云龙突然转过头来,目光灼灼的看着冯耀,冯耀不知道李云龙怎么了,以为自己说错话了,急忙把到嘴的话咽了回去。

    “有办法了!”

    李云龙嘴角一咧,“嘿嘿,老冯的提醒太及时了!”

    “啊,我提醒啥了?”冯耀一脸的不明觉厉。

    “李服膺!”李云龙笑着道:“你提到了这个名字我就想起一件重要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