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3章 阎老西的恐惧症-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473章 阎老西的恐惧症

    第473章阎老西的恐惧症

    “李服膺!”李云龙笑着道:“你提到了这个名字我就想起一件重要的事了!”

    “这个名字怎么了?”冯耀等人一脸懵逼,他们谁都跟不上李云龙的思维节奏。

    “老冯你改知道当初李服膺是怎么死的吧!”

    李云龙没让冯耀回答,自己接着道:“李服膺其实就是替阎老西背黑锅死的。”

    “本来以前我还不是很明白,现在经过苏体仁的话以后真相已经很清楚了,当初阎老西以为跟日军偷偷的签订了协议,怕被国人唾骂,又怕老蒋会派中央军进驻山西,所以故意放出风声要跟日军在大同决一死战,但事实上他根本就没准备打仗,所以让李服膺的上司傅作义亲自给镇守天镇要地的李服膺下达了相机撤退的命令。目的就是让小鬼子感受到他的诚意,你们看,我连天镇这么重要的关口都不守了,多有诚意呀!

    然而他没想到寺内寿一一上来就单方面翻脸,以至于他根本来不及防备,急冲冲的下令让李服膺坚守天镇,结果就造成了天镇失守,后来国内舆论压力太大,又怕老蒋又以此为借口,说他阎老西作战不利,需要派中央军进驻协防,所以阎老西就只好杀李服膺灭口了。”

    “看来这李服膺将军确实是被冤死的,这段历史公案也算有了名目了,只是这事儿跟救楚溪春有什么关系呢?就算我们知道了阎老西冤杀李服膺也没用,咱们一样没有证据呀!”冯耀道。

    “不,由证据,我们有人证!”李云龙道。

    “人证?你是说傅作义吗?”

    冯耀不等李云龙回答,马上摇了摇头道:“老李,没用的,且不说傅作义会不会出来作证,就算他作证也不一定有用,凭阎老西的狡诈,他不可能以书面形式下令的,还是空口无凭呀!”

    “哈哈,老冯,那你就错了,傅作义的身份跟苏体仁不一样,苏是hàn jiān走狗,而傅是阎老西的亲信,只要他出来作证,那世人就会相信。”

    李云龙眼中精光爆闪,接着道:“只不过暂时就算傅作义出来作证也整不死阎老西,我们眼前要做的就是先利用这件事保住楚溪春的命,要想搞死阎老西,还需要影佐祯昭手里的那份阎老西亲笔签名的秘密协议。”

    “你准备怎么做?”赵刚点点头问道。

    “别问了,你们一会看着就知道了。”李云龙自信的笑了笑了,转身朝司令部走去:“老子又该给闫长官大哥diàn huà了。”

    赵刚等人也不追问,赶紧紧跟上去看热闹,从他们眼神中的期待可以看出,这几个家伙也都特别热衷于看李云龙整阎老西的样子。

    “喂,你好,闫长官吗?我是李云龙!哦,没啥事,就是惯例性的给长官请安,顺便回报一下工作!”李云龙的嘴角一直挂着一个耐人寻味的微笑。

    “客气了,李师长你辛苦了,听说你最近把太原治理得非常好,我老头子要替我三晋百姓好好的感谢李师长啊!”

    阎老西是个老狐狸,鬼才信李云龙会给他请安汇报工作,而且还顺便一句话就向李云龙宣誓了主权,意思很明显,太原是老子的太原,山西也是老子的山西,你是在替我打理太原。

    李云龙戏谑的一笑,眼神中满是鄙视和不屑,嘴上不咸不淡的道:“长官客气了”

    “”

    两人官话套话说了一大堆,半响后,李云龙才开口道:“对了长官,差点忘记一件重要的事情了!”

    “什么事?”尽管早知道李云龙不会没事给自己打diàn huà,心里早有准备,但一听到李云龙真说事了,阎老西心里还是忍不住一咯噔,或许是因为被李云龙吓出病根了吧!

    “是好事儿!”李云龙嘴角扯了扯:“今天我们抓到了一个hàn jiān,审问后得知,原来这货以前是晋绥军第六十一军那个擅自撤防逃走的李服膺身边的警卫员。”

    “不可能,李服膺身边的警卫员当初”

    阎老西一听到李云龙提到李服膺,马上像被踩到了尾巴似的惊叫了起来,语气都有点气急败坏的样子,不过话才说到一半就突然停下了。

    “当初咋了?”李云龙一听就明白了,自己这个随口胡扯的警卫员似乎有点威慑的效果,但嘴里却装作很天真的追问一句。

    “哦,没啥,当初”阎老西不知道该怎么说了,难道说当初李服膺身边的两个警卫员都已经被我灭口了吗?

    “哎,长官啊,您也别不好意思说了,这事儿也不怪您,只能怪您的那些手下做事太草率,连枪毙个犯人都打不准,结果被这狗hàn jiān给逃过了一劫,不过没关系,他已经被我们抓住了,而且都已经撂了,把当初李服膺撤退的原因也都告诉我们了。”

    “什么?”阎老西感觉自己的心脏猛地像被扎了一刀一样,脸色顿时变得煞白,脑子里轰得一声全乱了。

    “哦对了,忘记说了,那个李服膺的警卫员说其实也不能怪您的手下,怪只怪这家伙是个怪胎,他的心脏是长在右胸的,您的手下不知就里,一枪打在了他的左胸所以他才侥幸不死。”

    “噗”李云龙在diàn huà这头很清楚的听到了一声喷血的声音,嘴角的笑意更浓了。

    “长官,您还好吧,别激动啊,千万别激动,这个hàn jiān明天我们就会让他跟苏体仁他们一起上路,这丫的竟然敢污蔑长官,居然说李服膺其实是替长官您背了黑锅被您灭口的,还说傅作义将军可以作证,尼玛这种鬼话谁信呀,反正我是打死都不信。”

    “您闫长官这么正直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做这样的事情嘛,您说是吧!”

    “是,是,多谢李师长的信任!”

    阎老西强忍着喉头又在蠢蠢欲动的一口逆血,心里在大骂:你他娘的不信才真的见鬼了,你丫的还不是想借机会敲诈老子呀,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但这话又不能说,人家可没有明说。

    尽管心里恨不得生吃了李云龙,但嘴上却只能道谢,还要装作很有诚意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