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4章 李云龙欺人太甚-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474章 李云龙欺人太甚

    第474章李云龙欺人太甚

    “长官您太客气了,咱们都是自己人,我们做下属的怎么着都得维护长官的威严和清白不是吗?”李云龙一语双关的道。

    “是,是,李师长真是明事理,明事理啊,这事儿多亏了李师长!”阎老西气的咬牙切齿。

    “这事儿说起来也是长官您运气好,据这个hàn jiān说呀,他本来是想借着投靠小鬼子的名义混到跟您有私仇的蔡雄飞的身边,想让蔡雄飞帮他给蒋委员长发报,想在委员长面前诬告您去年想跟日军妥协然后杀李服膺灭口的事。”

    李云龙加大了筹码,“也不是我要邀功,说实话,我也知道就算这个hàn jiān的电报发出去,蒋委员长肯定也不信,或者说hàn jiān空口说白话,没有证据委员长也不可能说什么,不过嘛,这事儿万一被那些新闻记者知道了,那还是会多多少少对长官会有点麻烦,而且那hàn jiān还说了,他说去年是傅作义将军亲自到他们六十一军去转达了您的命令,说让李服膺相机撤退,这不是扯淡吗?”

    “长官一向公正公道是吧,就像这次的楚溪春参谋长的事就是最好的证明,楚参谋长可是长官最信任的人,他指挥不力长官您照样公正的要开审判大会进行审判,谁还敢说长官您是个徇私枉法的人呢?”

    “”阎老西想说点什么,但实在无法开口了,一口逆血已经卡在喉咙上实在憋不住了,要是一开口绝对会喷出来。

    李云龙的意图他已经完全明白了,人家这是用软刀子来威胁他,意思很清楚了。

    “对了长官,说到这里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儿。”

    李云龙从阎老西的呼吸声音中已经听出他是在憋着一口逆血没法说话,也就不客气的自顾自的说话,反正让阎老西听着就好了。

    “楚参谋长是我兄弟楚云飞的堂哥,所以我希望长官您能彻底的查清楚他的问题,到底是楚参谋长的指挥问题导致了上次的惨败呢,还是有下面的人像李服膺那样不遵守军令,又或者是有别的什么情况。”

    李云龙的口气变得不善起来:“您也知道,我这个人最讲情义,兄弟的事就是我的事,如果真有人想陷害楚参谋长的话,我李云龙就算舍了一身剐也得为他讨回公道,到时候恐怕大家的脸上都不好看!”

    “长官您是不舒服吧,那您休息一下,我就不打扰了,实在抱歉,我的话有点多了!”

    “哦,对了,李服膺那个警卫员的口供我会让人给您送过去!”

    说完后挂断了diàn huà。

    “哈哈哈哈,李大头啊,阎老西是不是又被你小子给气得吐血了?”孔捷没心没肺的哈哈大笑道。

    “老李,你觉得阎老西会有所忌讳吗?”赵刚却没有像孔捷那么乐观,还是有点担忧的问道。

    “仅仅这样还是有点难说,我还得再另外给他加点筹码!”

    李云龙说着又拿起了diàn huà。

    “喂,给我接绥远第七集团军司令部,我找傅作义!”

    十多分钟后,李云龙才挂断了diàn huà。

    “冷辉,去把小白龙给我找来。”李云龙的眉宇间略有些凝重。

    “怎么了老李,难道傅作义他?”赵刚等人见状急忙问道。

    “不是,傅作义将军为人正直,而且他跟楚溪春的关系非常要好,在此之前他已经给阎老西打过无数的diàn huà,发过无数的求情电报了,只是他透露了一个信息,说是这次阎老西似乎下定决心要处理楚溪春,阎老西身边的亲信王靖国那厮一直在第六集团军中huó dòng,阻止了很大一批人作了对楚溪春不理的证供。”李云龙的脸色变得有些狠厉。

    “而且傅作义还说了,王靖国那个混蛋一直盯着参谋长的位置,正真最想楚溪春死的人是他。”

    “那傅作义将军是不是答应帮忙了?”赵刚追问道。

    “嗯,他已经答应按照我说的话给阎老西发报了!”李云龙冷冷的道:“为了以防王靖国那个小人暗算楚溪春,所以我准备派白龙带一队人过去暗中保护,如果情况不妙就出手硬抢也要把楚溪春给抢回来。”

    “看来也只有这样了!”

    赵刚等人都沉重的点了点头,硬抢是下下策,一个不好在有心人的操纵下很容易搞的整个山西的局势动荡。

    “啪”

    “王八蛋,李云龙这个王八蛋,欺人太甚,欺人太甚!”

    阎老西一把抓起桌上的茶杯摔的粉碎,一边揣着粗气破口大骂!

    “司令,他李云龙就是想保楚溪春这个叛徒吧!”王靖国的眼中闪过一丝恶毒的眼神:“他是想用李服膺的事情来危险您,不过那事已经过去这么久了,知道事情原委的人都是我们自己人,就算他有那个漏之鱼的口供也不能拿我们怎么样,我们完全可以不必管他”

    “不,不,王兄,你别忘了还有一个傅作义!”赵承绶在一旁连连摇手道。

    “傅作义?难道他还敢站出来指证司令不成?你别忘了,他可是司令一手提拔起来的人,没有司令能有他的今天?再说了,要是司令有什么事,对他有什么好处,司令既然能提拔他,自然也能让他顷刻间一无所有,你认为他傻吗?”

    王靖国一副n有成竹的样子,“这种对他有百害而无一利的事情他不会做的!”

    “报告,傅作义将军来电!”王靖国的话音才落,机要mì shū进来了,递给阎老西一份电报。

    “混账东西,傅作义这个混账东西噗噗”

    阎老西看完傅作义的电报后再也憋不住了,一连喷了两口老血,浑身颤抖着差点软倒在地,还好赵承绶眼明手快,一把扶住了他。

    “司令,傅宜生说什么了把您气成这样?”王靖国傻不拉几的问道。

    “你他吗的不会自己看呀!”

    阎老西正在气头上,王靖国送上来找骂,结果就被电报纸甩了一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