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5章 我们是狼!-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475章 我们是狼!

    第475章我们是狼!

    “这这傅作义个混蛋,他他竟然敢跟李云龙那混蛋合作,难道他真的不怕额他竟然说宁愿不要这个官职也要清君侧平奸佞?”

    王靖国一边瞪大了眼珠子看电文,一边结结巴巴的破口大骂。

    “这个混账傅作义,他娘的谁是奸佞?谁是奸佞,他才是个恩将仇报,卖主求荣的奸佞小人,他才是!”

    王靖国不傻,傅作义电文上的奸佞其实指的就是他,他不跳脚才怪!

    “罢了,罢了!”

    阎老西面如死灰,整个人变得萎靡不振,似乎一下子老了几十岁一样,双目无神的看了一眼赵承绶。

    “印甫啊,你去通知下去,我身体不适,楚溪春的案件押后再审!”

    “啊,司令,这这样不好吧,难道我们还怕了傅作义和李云龙这两个混蛋不成?就算他傅作义敢出来作证又能怎么样呢?”

    王靖国急眼了,眼看着过了明天就可以摇身一变成为第二战区的总参谋长了,现在却因为李云龙的一个diàn huà和傅作义的一封电报而白欢喜了一场,这画风转变实在太过突然了,一时间无法接受。

    赵承绶倒是比王靖国冷静多了,急忙劝阻道:“王兄,你糊涂啊,没见到司令的身体不好吗,你怎么还”

    “滚,都给我滚!”不等赵承绶把话说完,阎老西对着王靖国大骂了一句,一把推开了赵承绶转身就往自己的房间走。

    王靖国的眼中闪过一丝阴鸷的杀意,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赵承绶则慢吞吞的跟在后面,双目死死的盯着匆匆离去的背影,嘴角上挂起了个耐人寻味的冷笑。

    时间转眼过去了两天,太原城的风貌一天比一天好,虽然hàn jiān公判大会已经过去一天了,但老百姓们见面就在谈论昨天公判大会时的情景,一个个脸上都洋溢着满足的笑容。

    特别让他们津津乐道的是昨天公判大会上看到了独立师师长兼太原市师长的李云龙,一个个只要听到李云龙三个字马上就会满脸的崇拜。

    特别是那些个正在思春的单身姑娘们,一个个更是一想到李云龙这三个字就想起他的霸气,令人着迷的魅力和英俊的容颜。其实李云龙在公判大会时是化过妆的,不过人长得帅没办法,化妆都遮掩不住。

    还有那些家里有女待字闺中的父母们则一直卖力的打听李师长是否有妻室,一听说李云龙还是单身时,纷纷找门路想把自己的女儿个嫁过去。

    不过这一切李云龙都不知道,他正在看望刚刚回来的周卫国等人和池国秀的侦察营的兄弟。

    对伤员们一一进行了慰问后,李云龙又对大家勉励了一番,池国秀则是满脸羞愧的跟在李云龙的身后。

    这次出去执行炸运城机场的任务他们可算是损失惨重,虽然机场成功炸掉了,可他们营的兄弟却被竹下俊的特战队给追杀得苦不堪言,损失惨重!

    全营六百多兄弟牺牲了50多个,重伤了二十多个,轻伤则数不胜数,就连池国秀自己都手臂上挂了彩。

    要不是周卫国他们及时赶到挡住了竹下俊,侦察营可能会全军覆没。

    这是他们侦察营自成立后的第一次败仗,池国秀和侦察营的兄弟们都引以为耻。

    看过重伤员后,李云龙来到其他侦察营兄弟的面前,见整个营剩下的五百多号人一个个耷拉着脑袋,士气全无,不由的眉头紧皱起来,心里的怒火腾地一声就起来了。

    看来这帮货是顺风仗打惯了,心里承受能力缺太差,还需要好好的磨砺。

    “怎么了?这次出去都他娘的被小鬼子给割去了?”

    李云龙的一声冷喝让侦察营的兄弟们更加羞愧难当,一个个不敢说话,都抵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说呀,都他娘的哑巴了!”

    “你们的头他娘的能不能再低一点,都他娘的低到自己的裤裆里去看看,看看你们那条代表爷们的卵还在不在!”

    “师长,对不起,是我的责任,是我没指挥好,您就别怪弟兄们了,这次牺牲了这么多兄弟,他们心里难受!”

    “池国秀,你他娘的给老子闭嘴!”

    李云龙的脸色阴沉似水,破口大骂道:“这是理由吗?他娘的,兄弟牺牲了就是你们他娘的消沉的理由吗?”

    “不是,老子告诉你们,那些牺牲的兄弟都在上面看着,看着你们这副怂样,他们他娘的都觉得丢脸,都他娘的没脸跟别人说自己是独立师侦察营的人。”

    “为啥?”

    “因为你们他娘的都是软蛋,都是怂包,而他们是英雄!”

    李云龙脸色冰冷的厉喝道:“自己看看,好好看看你们这怂样,他娘的哪里像个军人,哪里像个爷们?你们有资格说自己是英雄的战友?兄弟?”

    “你们他娘的就是一群娘们,不,连年轻娘们都比你们强百倍,甚至老太太都他娘的比你们现在强,你们他娘的也配当我李云龙的兵?”

    “老子他娘的丢不起这个人,老子早就跟你们说过了,老子是狼,一头饿狼,老子的兵也一样,必须他娘的是狼,一群嗷嗷叫着能撕裂任何敌人的狼。”

    “狼是什么动物?”

    “谁他娘的告诉老子,狼是什么动物?”

    李云龙犀利的眼神扫过五百多张面孔,经过他的一番怒骂,一番狠狠的打击,战士们的头反而抬起来了,眼中也有多了一簇小火苗。

    但还是没有人说话,说明火苗还烧的不够!

    “你,陈忠,你他娘的告诉老子,狼是什么动物?”

    “报告师长,狼是嗷嗷叫着能撕裂一切敌人的动物!”陈忠站的笔直,扯开喉咙嘶吼道。

    “很好,那你再告诉老子,你们他娘的是什么?你们配称狼吗?”

    李云龙见战士们的士气持续在上升,但还不够,继续打击道:“不,说你们是狼那是对狼的侮辱,你们充其量只是一条狗。”

    “狼行千里吃肉,你们是他娘的走到哪里都只能吃屎的狗!”

    “我们是狼!”池国秀和陈忠两人异口同声的率先怒吼出声!

    “我们是狼!”

    “我们是狼!”

    “狼!狼!狼!狼”

    声音震天,士气如虹!

    “老李,有个刚带回来的日军飞行员闹着要见你!”周卫国走过来在李云龙耳边轻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