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4章 任何轻视李云龙者都将栽大跟斗-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484章 任何轻视李云龙者都将栽大跟斗

    第484章 任何轻视李云龙者都将栽大跟斗

    等李云龙把自己了解的忍者的各种能力说出后,和尚不闹了,别看他平时大大咧咧的,但其实他是个很聪明的人,而且在武术的修养上,也不是一般人所能比拟的,听完介绍马上明白了自己的功夫和那些忍者相比的优缺点。

    如果正大光明的比武或者是对战,他敢肯定自己一定能战胜那些忍者,可李云龙说了,人家忍者可不会跟你光明正大的对战,人家是那种无所不用其极的手段,他们的目的就是完成任务,为了任务可以使用任何的手段。

    这一点就不是和尚所能相比的。

    “师长,那咱怎么对付这些混蛋呀?”和尚很蛋疼的问道,心里有种有力无处使的感觉。

    “不用担心,那些个什么狗屁特忍和上忍老子一个人就够了,其余的留给你们。”

    李云龙淡定的道:“还有,待会儿老子就教你们一些对付忍者的技能技巧。”

    “老李,你刚刚不是说来上海有三件事吗,还有一件事什么事?”蓝胭脂问道。

    “赚钱!”

    李云龙嘴角微杨,“上海可是个好地方啊,遍地的黄金,咱们独立师想要发展壮大,除了人才以外,资金也是头等大事。”

    “你要在上海做生意?”蓝胭脂接着好奇的问道,其余人也都好奇的看着李云龙。

    “嘿嘿,做生意,没错,就是做生意!”

    李云龙嘴角一咧,“不过老子要先做一笔无本生意!”

    “无本生意?老李,你想干啥?”

    “讨债!”李云龙的嘴角露出个令人有点毛骨悚然的冷笑。

    “讨债?”

    众人都是一愣,随即似乎都明白了一样,“你是要找鬼子抢钱吗?”

    “欠咱们的可不止是鬼子吧!”

    李云龙如刀子般锐利的眼神扫过众人的脸,声音森冷的道:“你们别告诉我你们不知道从1840年鸦片战争开始到现在这近百年来的历史,我们泱泱华夏在这百年中经受了多少的屈辱?百姓受了多少的磨难?”

    “当然,这些帐老子迟早会要回来!”

    “现在,老子就要先收点利息!”

    “对,讨债去!”

    沉默了几秒后,客厅里除了一脸懵逼的斯嘉丽以外,其余所有人全都神情激愤的大吼起来。

    接下来又了解和交代了一些事情后,李云龙又教了大家很多对付忍者的方式方法,随后接下来自然要干点什么。

    第二天一早,鬼子上海特高课总部。

    “叮铃铃……”

    还在睡觉的影佐祯昭被一阵急促的diàn huà铃声惊醒。

    “莫西莫西……八嘎,你说什么?帝国在上海的所有银行和三个大商会的保险库一夜之间被洗劫一空?”

    “损失多少?……纳尼?太多了还没统计出来?八嘎……”

    “查到是谁干的了吗?”

    “没有?你们宪兵队都是干什么吃的?这么大的事情会一点线索都没有?废物!”

    “我马上来!”

    影佐祯昭要疯了!

    **的昨天晚上本来就因为被李云龙给气得半夜了都睡不着,现在好了,才睡着又听到了这么个令他几乎要吐血的消息。

    第一次,在影佐祯昭的生命中绝对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打击。

    随手抓过一件外套就急匆匆的冲出卧室。

    “马上备车,去宪兵队司令部!”影佐祯昭一出门就嘶吼道。

    “影佐君,这是怎么了?”刚刚昨天晚上才赶到的松室奈良就住在影佐的隔壁,被影佐的一阵喝骂给吵醒了,急忙出来问问情况。

    “松室君,你一路劳累,怎么不多睡一会啊!”影佐和松室两个一南一北的掌管着各自的特高课,人都是要面子的,现在自己的辖区出了这么大的事,丢人呐!

    所谓家丑不可外扬,影佐不愿意让松室知道这件事,所以故作平静的转移了话题。

    “哎,影佐君,咱们之间就不要有所隐瞒了!”

    松室奈良是什么人,那是老间谍了,自然一眼就看出一定是出大事了,要不然按照影佐那种自大的性格,他不会大清早就大呼小叫。

    影佐闻言嘴角抽搐了两下,却没有说话,似乎在思考要不要说。

    松室奈良见状苦笑了一下,道:“影佐君,大家都是为了帝国的圣战,没什么好丢人的,你看我不是把那么丢人的事(指李云龙)都告诉你了吗?”

    “哎,好吧!”

    影佐双目直视着松室看了足足十秒,见他一脸的真诚和无奈,终于开口道:“出大事了……”

    “影佐君,这事必定是李云龙干的!”松室奈良听完后马上肯定的道。

    “李云龙?”

    影佐刚刚从国内调到上海没多久,对李云龙并不是很了解,就在昨天晚上,松室奈良跟他说了李云龙的各种事迹后他还在心里不以为然,他觉得松室是为了逃避自己失职的责任才会故意神化对手。

    在他看来李云龙也就是有点小聪明而已,而且他昨晚还接着酒劲很装逼的告诉松室奈良,李云龙这次既然自己找死来到上海,他担保在三天内帮帝国除去这个隐患。

    现在一听到松室奈良开口就提起李云龙,他的心里微微一突,但却并不这么认为,眼神略带轻蔑的看了松室一眼。

    “松室君,恐怕你是被李云龙吓破胆了吧!”

    “这里可是大上海,李云龙才来上海一天,他能干出这么大一件事来?”

    松室奈良很敏锐的抓住了影佐眼里的那丝轻蔑,知道影佐根本不信自己的话,不由心里暗暗替影佐担心,以他的经验,任何轻视李云龙的人,最后都将会在李云龙面前栽个跟斗,不仅是他,还有寺内寿一,筱冢义男等前车之鉴就是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