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6章 欲盖弥彰?-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486章 欲盖弥彰?

    第486章 欲盖弥彰?

    “发财了发财了,这下发大财了!”

    看着扛回来的一大堆的财物,和尚,蓝胭脂等人一个个都惊喜的嚷嚷起来。

    “师长,刚才我们大致的估计了一下,这一堆各种财物总数加起来差不多值2000万大洋。”

    高寒也像个小孩一样,激动的shen出两个手指在李云龙面前晃来晃去。

    “不错,不错,昨天晚上大家都辛苦了,哈哈哈哈!”

    李云龙却并没有太多兴奋的表情,其实他心里在暗笑,你们背回来的这点东西算什么呀,要让你们知道在老子的系统背包里还有比这多两倍的钱和十几吨的黄金,不知道你们是不是会乐疯了。

    “嘿嘿,师长,看在我们这么辛苦的份上,您老是不是该给我们奖励一下呀!”马云飞奸笑着道。

    “对啊对啊,师长,你最少得给俺十个大洋的奖励吧,俺要好好的出去顿好的!嘿嘿,俺这要求不高吧!”

    “哈哈哈哈,和尚,瞧你这点出息!”

    和尚的话一说完,一帮人立即哈哈大笑了起来。

    “那啥,俺没别的爱好,就喜欢吃点东西,嘿嘿!”和尚被笑得不好意思了,抬手摸着后脑勺憨厚的笑了笑。

    “行,老子就一人给你们十个大洋!”李云龙说完抓起两封银元,很“大方”的丢给和尚。

    “两封银元一百个,你们这里九个人,剩下的十个不用找了,哈哈哈哈!”

    “切……小气鬼……”马云飞等人一脸鄙视的看着李云龙。

    “嘿嘿,你们咋能这么说呢,俺觉得师长够意思了,十个大洋可是够俺吃好几天的牛肉了。”和尚则心满意足的抱着两封大洋在傻笑。

    “看看,看看,你们这帮混蛋他娘的都好好的学学人和尚的觉悟!”李云龙嘚瑟的笑了。

    “怎么的,都嫌少不要啊?”

    “嗯嗯,才十个大洋,宁愿不要!”蓝胭脂故意嘟着嘴道:“你们说是不是?”

    “对,宁愿不要!”

    “就是嘛,不差钱儿!”

    马云飞和高寒等人跟和尚不一样,他们也确实不差这十个大洋,其实他们也都是在开玩笑而已。

    “好,好啊!”

    李云龙的嘴角挂起了个玩味的笑意,“既然你们都是土豪,那老子今天就先打了你们这几个土豪,正好咱独立师现在百废待兴,缺钱呢!”

    “这样吧,你们反正都有钱,那就一人给师部捐一万大洋吧!”

    “啥?”

    “师长,你这也太黑了吧!”

    “师长,不带你这样的,我们可是功臣,刚刚才去抢回来这么多钱呢,你这不赏也就算了,咋还罚我们呢,你这也太那啥了吧!”

    马云飞,何坚等五号的人一个个哭丧着脸喊道。

    “那啥,蓝处长和五号的兄弟姐妹们都是有钱人,我跟和尚一样是穷人,和尚,快给我是个大洋!”冷辉笑眯眯的赶紧跟五号的人和蓝胭脂撇清了关系。

    “冷辉,你小子也太不够意思了,这就叛变了呀,我何坚算是看错你了!”

    “就是嘛……”

    其实大家都知道,大家都是在开玩笑,一时间大厅内的气氛热切激烈,跟小鬼子那边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对了师长,你干嘛非要俺们用那些莫名其妙的wǔ qì去shā rén呀!”

    和尚说着拿起桌上的一根样子很奇怪的竹仗,“这玩意儿太不好用了,拿在手里轻飘飘的,头上又包了一层铜片,shā rén老费劲儿了。”

    “是啊,我这个也是,你们看,这**都什么鬼嘛!”马云飞也拿起一把看上去只有三十厘米左右,暗淡无光,而且刃口很钝的刀,很好奇的看着李云龙。

    “和尚手里拿个叫忍杖,马云飞这个叫忍刀,还有桌上的那些玩意儿,这种叫卍字手里剑,这个叫手甲钩,这个叫……”

    李云龙指着桌上那堆奇形怪状的wǔ qì介绍道:“这些wǔ qì都是忍者最常用的wǔ qì。”

    “老李,你这是想要让那些忍者来背黑锅?”

    蓝胭脂顿时明白了李云龙的意思,说完后又疑惑的问道:“不过小鬼子能相信吗?会不会有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嫌疑呢?”

    “哈哈哈哈,老子什么时候说过非要让小鬼子相信了?”

    李云龙得意的道:“不管他小鬼子相不相信,但只要别人能相信就好了!”

    “别人?谁呀?”蓝胭脂马上追问道:“咱们抢的是小鬼子,为什么要别人相信呢?”

    “嘿嘿,暂时保密,以后你们自然会明白的!”

    李云龙卖了个关子,随后道:“昨晚辛苦一晚上了,大家都回去休息一会,过了今天那些忍者可能就要到上海了,咱们就要忙一阵子了。”

    “得,这就把咱给打发了,哎,我还想着拿点奖励去百乐门好好喝一顿呢!”马云飞一脸委屈的道。

    “少贫嘴了,赶紧睡觉去吧!”五号的大姐头欧阳剑平笑骂道。

    “哎,睡吧睡吧,苦命如我们……”

    与这里不同的是上海日军特高课总部,影佐在勘察完各处现场后不声不响的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松室君,你对现场有什么看法?”影佐一回来就用阴冷的目光盯着松室奈良问道。

    “影佐君,我认为这是一个局,是李云龙布下扰乱我们视线的局,他这是欲盖弥彰!”松室奈良在看完现场那些安保人员的死状和他们的伤口后早已明白了影佐的想法。

    “松室君至今还肯定这件大案是李云龙做的?”影佐对松室的话不置可否,依然阴冷的问道。

    “影佐君,你是上海的负责人,你认为如今的上海滩除了李云龙还有谁有能力做出这件大案?”松室奈良反问道,他是聪明人,明知道影佐在想什么,但他却偏偏不提,一副我很单纯的样子。

    “还有一点,要是上海本地的势力所为,他们为什么早不动手,偏偏是李云龙来到上海的时候才动手呢?”

    影佐没有马上说话,深深的看了松室奈良一眼,最后阴声道:“不仅是李云龙,松室君也刚到上海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