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6章 松室的担忧,影佐的自信!-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486章 松室的担忧,影佐的自信!

    第486章 松室的担忧,影佐的自信!

    影佐没有马上说话,深深的看了松室奈良一眼,半响后才阴阳怪气的道:“不仅是李云龙,松室君也刚到上海不是吗?”

    “呃……影佐君,请你注意言辞!”

    对于影佐这半说明了的怀疑,松室奈良再也忍受不下去了,双目死死的盯着影佐。

    “影佐君,我知道你在怀疑我和我调来的忍者,或许你想的不错,据我所知目前帝国确实没有派遣别的忍者来中国,但请影佐君不要被表面现象所迷惑。”

    松室奈良的口气也变得强硬起来,他之所以一再忍让,那是因为影佐其实是他老师土肥原的师弟,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影佐不仅是上海特高课的机关长,他这次需要影佐帮忙,而更重要的原因是影佐家族跟天皇陛下的关系,影佐的老婆就是天皇的亲mèi mèi。

    但现在他已经忍无可忍了。

    “影佐君,我昨天就已经告诉你了,那些忍者至今还在仓哲号货轮上,船还在大海中航行,要到今天晚上才能靠岸,你告诉我,他们如何作案?”

    影佐也不是傻瓜,之所以刚才一直怀疑是松室找来的忍者,一是因为现场那些尸体身上的伤口都是由忍者常用的各类wǔ qì留下来的,二来是因为伊贺忍者和土肥原之间的关系一向很暧昧,而且伊贺忍者是唯一一支不属于皇室的忍者。

    其余甲贺和纪伊两个派系的忍者其实都是隶属于rì běn皇室的,而且这三个派系之间自古以来就有矛盾的存在。

    还有第三个主要原因是土肥原一直想一个人把持帝国的情报系统,而他影佐是因为皇亲国戚才会在情报界有一席之地,在他看来,这次或许就是土肥原师徒的套路,目的就是想赶他影佐离开情报界。

    综上三个原因,所以他有理由认为这次的大案就是松室派忍者所为。

    但现在他从松室的眼神和语气中得出了一个结论:貌似是自己想多了!这次的大案或许真跟松室没关系。

    “松室君,那你如何解释那些尸体身上的伤口呢?”影佐的口气变得和善了一点。

    “影佐君,这也正是我疑惑和担心的事!”松室见自己的话起了效果,暗暗的送了口气,他现在比较冷静,深知将相和的道理,现在他们的共同敌人是李云龙,如果两人不和,那最高兴的就是李云龙。

    “此话何意?”影佐盯着松室道。

    “影佐君,你应该很清楚,我们的忍者一直很少来中国执行任务,以前就算有来过也只是一两个,而且都是秘密执行,忍者的隐匿本领在全世界无人能出其右,所以根本不存在暴露的可能性,况且我也没听说过曾经有忍者在中国暴露过。”

    松室奈良皱着眉头道:“这一点就说明了一个问题,在中国,应该很少有人知道忍者的存在,而且就算他们知道,那也只是知道有忍者这么一个职业的人存在,而不可能有人会真正的了解忍者。”

    “你说的没错!”

    影佐点了点头,既然松室奈良把事情挑明了,他也不再隐瞒,“所以这也是我怀疑忍者作案的其中一个理由。”

    “影佐君,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这次的案件绝对不是我招来的那些忍者所为,但这些死者身上为什么会出现这些伤口我也很疑惑,刚才我仔细的检查过了,那些死者确确实实是死在那些伤口之下,而不是有人先把人杀死然后再添加伤口。”

    松室不等影佐说话,接着道:“这也是令我担忧的问题!”

    “你担心有别的忍者在中国?又或者是有中国人对忍者非常了解?”影佐也不是傻瓜,一听就明白了松室的意思。

    “影佐君说的第一个可能绝对可以排除,我们都很清楚,忍者是最忠心于帝国的战士,他们从很小的时候就会接受洗脑和意志力的锻炼,任何人都有可能背叛,但唯独忍者是绝对不可能受到任何的威胁或者yòu huò而叛变帝国的,所以第一点绝对可以排除。”

    松室很自信的道:“所以就只能剩下第二个可能,就是有中国人已经非常了解咱们的忍者了,而且,这个中国人就是李云龙。”

    “为什么又是李云龙?”影佐前面听到松室前面的分析时还忍不住暗暗点头,但一听到松室又提起李云龙的时候,他的眉头忍不住皱了起来。

    “影佐君,你不要不相信,我来中国已经很多年了,对于目前中国的那些头面人物都有所了解,就算是他们的那个委员长,他的档案在我那里都有一大撂,但唯独这个李云龙,尽管我们派出了很多精英特工,甚至土肥原老师还启用了一个潜伏在八路内部已经几年了的高级特工,但依然只得到李云龙的一点点皮毛资料。

    可以这么说,对于他这个人,我们至今还一点都不了解!”

    松室奈良有点无奈的道:“影佐君,你不觉得这个李云龙很神秘吗?”

    “听你这么一说,这个李云龙还确实挺神秘的!”影佐的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他知道松室说的都是真话,他这么说其实都已经揭土肥原和他自己的短了。

    “所以,影佐君,请你一定要相信我,这个李云龙不仅狡猾而且还很神秘,我们目前可以说是知己不知彼,再加上这次的事情,我怀疑李云龙已经了解到忍者的一些秘密了,所以接下来我们在对付他的时候可能会很被动。”松室奈良凝重的道。

    “松室君,虽然你说的有道理,但我觉得你还是太看得起李云龙了,这里可是上海,不是在山西,这里到处都是我们的人,就算他又三头六臂又如何?我还不信他能刀枪不入。”

    影佐阴狠的道:“就算他真的刀枪不入,那我就用炮,我还不信会连炮弹都炸不死他!”

    “松室君不必太过担忧,这次我们精诚合作,必定能让李云龙有来无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