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8章 高冷的女特忍-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488章 高冷的女特忍

    第488章 高冷的女特忍

    李云龙不知道也不屑于去知道松室和影佐这俩货的阴谋诡计,心宽体泰的呼呼大睡到天色擦黑,直到蓝胭脂来掀掉了他的被窝才起来洗漱吃饭。

    “师长,今天晚上咱们要去哪家银行逛逛?”和尚夹起一大块肥肉塞进嘴里,一边含混不清的问道。

    “你个花和尚,你丫的是不是抢钱抢上瘾了,要去你自己去,我们可不去干这吃力又没奖励的活了。”何坚在一旁开玩笑道。

    “嘿嘿,我看你小子是没被师长揍过不知道那是啥滋味儿吧!”和尚一口咽下那块大肥肉,嘴角露出个幸灾乐祸的笑意,说完还朝李云龙眨了眨眼。

    “呃……那啥,师长,蓝处长你们各位慢慢吃,我吃饱,我先走了!”何坚猛然想起了和尚曾经说过被李云龙揍得事,顿时满脸苦涩的一把放下筷子,一溜烟似得跑了。

    “哈哈哈哈……何坚这小子……”众人见状都笑喷了。

    “大家吃完后休息一下,咱们九点钟出发行动,今晚的咱们的任务是把上海滩各国所有银行的金库全部清理了。”

    李云龙三口两口的扒完碗里的饭,吩咐道:“记得,都带上昨天晚上各自用过的wǔ qì,还有那边那一堆道具都给老子装扮上。”

    七点多钟,有东方魔都之称的上海滩华灯初上,各种准备寻欢作乐的土豪大亨们纷纷出动,各种打扮妖艳的舞女歌女们也早已在各自的岗位上做好了准备,一个个莺声燕语兴高采烈的等着被土豪大爷们看上,或许就能一夜之间变成飞上枝头的凤凰,从此有享用不尽的荣华富贵。

    原本最喜欢去烟花场所的影佐祯昭这会儿却在货运码头怒视着一脸尴尬的松室奈良。

    在半个小时前,他们接到报告,说仓哲号货轮即将靠岸,于是在松室奈良的怂恿下两人带着一帮特高课的手下来到码头想见识一下传说中的特忍的风采。(特忍很神秘,一般很少露面,就算是影佐等人都没见过。)

    然而令他们没想到的是,仓哲号靠岸后他们却连根忍者毛都没见到,最后询问了仓哲号的船长才知道,早在名古屋码头的时候那些忍者就从仓哲号离开了,当时只跟船长说让他们自行开船,他们有自己的渠道去上海,根本就没坐仓哲号一起来。

    影佐大怒,感觉自己被轻视了,被忽悠了,松室就尴尬了,心里把那些忍者给骂了个狗血淋头,但却一点办法都没有,他很清楚,那些忍者要是不想见他,他就算是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也找不到他们。

    “影佐君,咱们还是先回去吧,我相信他们回来找我们的!”松室奈良很无奈的道。

    “哼!”影佐冷哼了一声,转身就走。

    一回到特高课总部,松室奈良跟影佐交代了一声后就跑到电讯室让人给远在rì běn的伊贺流流主服部三藏发电报质问是怎么回事。

    然而服部三藏的话却让他几乎要被气吐血,人家就回了一句:忍者有忍者自己的行事作风,你只管看结果就好了!

    松室奈良不甘心,再次发了一封电报给他的老师土肥原,然而土肥原的回电竟然跟服部三藏一模一样,松室只得叹了口气回去找影佐,他感觉自己威信大跌,又得在影佐面前低半个头了。

    然而他才走到影佐的办公室门口,却听到了里面传来了一个冰冷的女声:“我们伊贺忍者不属于军方,你们特高课无权干涉我们的行动。”

    “你个。。!难道这次来的特忍竟然是个女人?”松室奈良在心里大骂了一句,一个箭步冲进了办公室,只见办公室内除了影佐和他的副官外还有一个浑身被黑布蒙住的娇小身影。

    “松室机关长阁下,仓井爱子奉命向你报道!”松室奈良的脚步还没站稳,清冷的女声已经出现在耳中。

    “仓井爱子?”

    松室奈良的目光盯在了这个身材娇小,声音冰冷但却很好听的黑衣女忍者身上。

    “爱子xiǎo jiě就是这次服部流主派来中国的忍者首领?”松室奈良的话中充满了疑惑,他怎么都没想到,一个女人竟然会是特忍,好像从未听说过有女人能修炼到特忍的程度呀?

    但鉴于不明底细,他也不敢过份的冒失,虽然在过去rì běn战国和幕府时代忍者的地位普遍不高,但现在由于剩下的忍者越来越少,所以他们的身份地位也随之提高了很多,而且特忍由于其能力太强,他们的身份则更高,就连土肥原这个这个rì běn特务头子都要对他们礼让三分,更别说松室了。

    仓井爱子明显感觉到了松室奈良口气中的意思,分明就是不相信自己一个女人能成为特忍嘛,虽然他没有明说,但那意思很明显了,口气随即变冷了很多。

    “松室机关长不相信我是特忍吗?你可以发电报问问我师父!”

    “呃,不,不是!”

    松室感觉自己又囧了,急忙苦笑着尴尬的解释道:“爱子xiǎo jiě不要误会,我没有那个意思,我只是……”

    “松室机关长不必解释了!”

    仓井爱子打断了松室的话,冷冷的道:“师父命令我们来到这里要听松室机关长的吩咐,请机关长下令吧,我们要尽快完成任务回去了。”

    “任务嘛……呃,不急不急!”

    松室正想说任务,却猛见影佐在对自己使眼色,也不知道他啥意思,不过他马上转口了。

    “爱子xiǎo jiě,请问你们是什么时候到达上海的?”影佐不等仓井爱子说话,马上问道。

    “影佐机关长阁下是在怀疑我们抢了帝国的银行和商会吗?”仓井爱子没有直接回答影佐的话,甚至连头都没转一下,冷冰冰的反问了一句。

    “呃,不,我不是那意思!”

    仓井爱子虽然是背对着他说完,但她冰冷中带着点煞气的话却让他立即脑补出了她此刻的表情,心里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急忙辩解。

    “爱子xiǎo jiě,你已经知道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了?”松室奈良却在仓井爱子的话中发现了关键性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