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9章 影佐要疯了-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489章 影佐要疯了

    第489章影佐要疯了

    “爱子xiǎo jiě,你已经知道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了?”松室奈良惊异的问道。

    “影佐机关长,我怀疑你的智商有问题,中国人用这么粗鄙的离间计你都差点上当了,要不是由松室机关长在,我们伊贺忍者这次就要被黑锅了。”

    仓井爱子霍的转过身,一双唯一露在外面的冰冷的眸子直视着脸色尴尬的影佐祯昭,虽然没有正面回答松室奈良的话,但意思已经很明显,她不仅知道了银行劫案,还知道了影佐祯昭曾经怀疑过她们的事情。

    “爱子xiǎo jiě,那个,你误会了,真的误会了,我没那意思!”

    影佐祯昭虽然心里清楚仓井爱子绝对不敢对他怎么样,但被仓井爱子这冰冷的眼神盯得心里一阵发毛,浑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嘴上也急忙辩解。

    “爱子xiǎo jiě,你们是什么时候到上海的?”

    松室奈良怕仓井爱子把影佐祯昭逼的太急了会影响双方的合作,毕竟在这里是上海,是影佐祯昭的地盘,接下来还需要他的配合,所以急忙转移了话题给影佐解围。

    “你们勘察现场回来的时候我就到了这里!”仓井爱子冷冷的道。

    “啊纳尼?”

    松室奈良和影佐祯昭同时惊呼一声,不可思议的盯着眼前这个娇小的女人,他们虽然在心里猜测这个女人可能真的有几分真本事,但却怎么都想不到人家原来早就来了,而且就潜伏在他们的身边,果然不愧为特忍,来无影去无踪啊!

    这**的也太可怕了吧,还好她不是敌人,否则的话,自己两个可能连怎么死都不知道了。

    不过只惊讶的几秒钟的时间,松室奈良的脸色又变成了狂喜,仓井爱子的本事越大,对他来说就越是好事,他对付李云龙的把握也就更大了。

    “我的人也已经察看过现场了,那些死者确实都是死在我们忍者常用的wǔ qì之下,但兄伤口分析,这些wǔ qì都是不专业的人粗制滥造出来的,所以松室机关长的话是对的,有人在离间我们,想故意引开我们的注意力。”仓井爱子继续冰冷的道同时眸子里杀机凌然。

    “对,爱子xiǎo jiě说的对!”

    松室奈良有点受宠惹惊的感觉,急忙符合,心里对这个女特忍的信心蹭蹭的上升。

    影佐祯昭的心里也暗暗的佩服这个女特忍,带着希冀的口气问道:“不知爱子xiǎo jiě有没有作案者的线索呢?”

    “暂时没有,我们还需要进一步的分析和侦察!”仓井爱子的口气还是那么的冷漠,令影佐祯昭很不舒服。

    “松室机关长阁下,时间不早了,请你分配任务!”仓井爱子似乎根本就没注意到影佐的脸色,冷目转回到松室的脸上。

    “好!”松室奈良这次见影佐再也没有什么表示了,随即道:“你们这次来的主要任务就是击杀一个叫李云龙的中国人,他目前就在上海,而且”

    “而且松室机关长还怀疑昨天晚上的银行大劫案就是李云龙做的!”仓井爱子冷冷的抢白道:“我需要李云龙和他身边的人的资料!”

    “好,我马上给你,虽然很少,但应该也有一点作用。”松室说着从自己的公文包里掏出一个薄薄的文件封递给仓井爱子。

    “我还有事先走了!”仓井爱子接过文件封连看都没看转身就走。

    “爱子xiǎo jiě,你这就走了?”松室奈良惊异的喊道:“我们还没有协商如何对付李云龙的计划你就走了,这样不”

    “不必,我们忍者有自己的行动方式。”仓井爱子头都没回,冷冷的打断了松室的话。

    “可是你们连李云龙住在哪里都不知道,你们怎么行动?”就算脾气再好的人也会受不了仓井爱子的冷漠和自以为是,何况松室奈良本来就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

    “难道你们知道?”仓井爱子刚刚走到门口,听到松室不满的话后脚步微微一顿,但同样没有回头,而且口气中更是夹杂着一丝嘲讽。

    “呃”松室被噎的说不出话来了,确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李云龙在哪里。

    “他在租界!”仓井爱子冷冷的丢下四个字,等松室和影佐反应过来时,门口已经没有人影了。

    这就不见了?

    松室和影佐二人相互对视了一眼,都发现了各自眼中的震惊,看来特忍果然来无影去无踪。

    “报告机关长阁下,刚刚有很多中国人的报纸上刊登了昨天晚上我们帝国银行被抢的事,很多报童连夜在大街小巷里卖报,这是报纸,您看看!”

    渡边纯一拿着几份报纸黑着脸递给影佐一份报纸,跟在他身后一起进来的平田大佐则把头低到了裤和谐裆里。

    “纳尼?不是已经下令封锁消息了吗?为什么会有人泄露这个消息?”影佐接过报纸扫了一眼,只见每张报纸的头版头条都用几个大字写着:rì běn八家在沪银行三家在沪商会一夜之间被洗劫一空!

    “八嘎,你们是怎么封锁消息的?宪兵队的人都是蠢猪吗?”影佐像头受伤了的野兽一样怒瞪着平田大佐咆哮道。

    “对不起机关长阁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消息会泄露,我们抓来的那些中国人全部都还关在宪兵队的监狱里,知情的帝国居民我们都嘱咐过让他们保密”平田大佐依然低着头,额头上豆大的冷汗一颗颗的滚落到脸颊。

    “八嘎,废物,蠢货”

    “影佐君,这事我看也怪不得平田君,很可能是那个狡猾的李云龙故意透露的,那混蛋最喜欢看我们难堪的样子,以前他全歼了我们的部队后总喜欢用明码电报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松室恨恨的道。

    “八嘎,这个李云龙实在是太可恶了,我一定要把他碎尸万段,碎尸万段!”影佐狠狠的一拳砸在办公桌上,整个人已经完全进入了疯狂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