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0章 全世界震动-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490章 全世界震动

    第490章全世界震动

    天亮了!

    上海滩也乱了!

    一夜之间,整个上海滩各国的银行金库全部被人洗劫一空。

    一大清早,上海各大报社就召集人手大量的印制报纸,小报童们大清早就一个个背着厚厚的报纸上街了。

    “号外,号外,特大号外:继小鬼子银行之后,昨天晚上上海滩各大银行一夜之间全部被洗劫一空”

    “号外,号外,特大号外:继小鬼子银行之后,昨天晚上上海滩各大银行一夜之间全部被洗劫一空”

    “号外,号外,特大号外:继小鬼子银行之后,昨天晚上上海滩各大银行一夜之间全部被洗劫一空”

    童稚的声音响遍了上海滩的各个大街小巷,一时间早起的人们都被这个重磅消息给刺激,纷纷拉住小报童们的手买报,就连那些平时不看报的人都纷纷的买报。

    于是乎,上海滩居然出现了一报难求的景象,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小报童们都纷纷的回到各自的报社再次领报纸。

    周而复始,两个小时候,各大报社的报纸就被兜抢一空,但小报童们带回来的消息是外面还有很多人等着买报纸,报社总编无奈,只得让工人们继续加快速度赶印报纸。

    买到了报纸的人们一个个表情各异,中国人一个个看完后兴高采烈,“这些死洋鬼子也有这下场,该,谁让你们霸占我们上海的地盘这么多年!”

    “走,去看热闹去!”闲来无事的人纷纷朝各大被抢银行蜂拥而去看热闹。

    而英美法德饿等外国侨人则一个个大惊之下纷纷跑到各大银行去查证,他们的钱的可都在银行存着呢,现在全部被洗劫了,他们得赶紧去看看情况。

    最忙的自然要数租界的巡捕房了,一听到这个消息后那些巡捕全都被人从被窝里给拉了出来,所有休息的巡捕都被取消了假期。

    rì běn人的上海宪兵队也无法幸免,因为那些银行很多都是开设在日占区的,现在被洗劫了,他们也有责任,于是平田大佐的脑袋又大了,他知道自己快要完蛋了,急忙把所有能派的宪兵们全部派了出去,他自己则急急忙忙的往特高课跑。

    各国的领事馆更是被挤爆了,各大银行的负责人纷纷往领事馆跑,要求领事馆出面做主。

    各国领事在得到这个消息后整个人都蒙圈了,尼玛这事儿也太大了吧!赶紧向上汇报吧!

    不一会儿,远在美洲,欧洲的各国首脑们的案头都放上了一份加急电报,震惊的各国首脑急忙召开紧急会议,那些银行在本土的老总们也坐不住了,一个个纷纷的赶到首脑面前强烈要求政府为他们撑腰,一定要彻查此事。

    一直被西方发达国家所看不起的东方古国,这次却因为这件事而让全世界那些发达国家的元首们头疼上火了。

    全世界震动了!

    重庆的老蒋还没起床就被焦急的报告声给吵醒,西方各国政府全都给他发来了质问电报。

    然而委员长看完电报后却很淡定,甚至嘴角还挂起了笑意,转而哈哈的大笑了起来。

    得到消息的侍从室高参们一个个都不理解的看着委座,这是肿么了,各国的首脑都发来质问电报了,为何委座反而这么开心呢?

    难道这事儿是我们的人做的?因为这次抢到了很多钱?所以委座才这么高兴吗?

    可是为了那些钱而得罪全世界的发达国家,划算吗?

    “好,好,好,太好了,抢的好,抢的好啊!”

    老蒋没有在意那些高参们诧异的眼神,自顾自的连连叫好。

    “你们这些洋人,平时不是一个个牛逼的不行吗?你们不是他娘的都不管老子中国的死活吗?这下好了,出事了你们他娘的都想起老子来了?”

    “哈哈哈哈,可他娘的这是你们自己种下的苦果,老子凭什么帮你们买单?”

    老蒋大笑着疯狂的自言自语,压抑了很久的情绪在这一刻完全得到了释放。

    “委座,您这是”侍从室主任疑惑的想问点什么。

    “我这是什么?我这是高兴你们看不懂吗?”

    老蒋这时才扫视了手下的这帮高参们一眼,但他们的表现令他很不满意,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想不到,你们**的参谋个屁啊!

    哎,要是李云龙在就好了,他一定能明白我笑什么!

    心里一阵沮丧,他吗的这么多废物就算捆绑在一起也顶不上一个李云龙!

    想到这点,兴奋的情绪马上没了,脸色一冷,对着侍从室主任冷喝道:“给各国元首回电:上海已经被rì běn人占领,这次的事情我们国府帮不上忙,让他们自己去找小rì běn交涉去吧,关老子屁事啊!”

    “呃,委座,这样好吗?”侍从室主任迟疑了一下。

    “按照我的话去做就是了,问这么多干什么?废物,一群废物,都给我滚,滚!”委员长气的破口大骂,唾沫星子飞了高参们一脸,高参们吓得一个个赶紧灰溜溜的跑了。

    “达令,你这是怎么了?”第一夫人施施然的走了进来。

    “滚,都给我滚出去,把门关上,任何人不许进来!”委员长没有马上回答夫人的话,而是把房间里所有人全赶了出去。

    “没事,夫人,好事,大好事啊,李云龙这小子又给我出了一口恶气,我高兴着呢!哈哈哈哈!”委员长只要看不见那些废物心情马上又好了,转过头来笑眯眯的对夫人道。

    “哦,又是李云龙,他又干什么了?这小子不是去上海了吗?难道他杀了烟俊六?”夫人疑惑道。

    “哈哈哈,夫人啊,我告诉你,李云龙这小子把上海所有外国人的银行全给抢了。”委员长大笑着道。

    “啊,这件事我听说了,可是达令,你怎么知道是李云龙抢的?”夫人惊异的睁大了美目,不可思议的道:“再说了,李云龙他在上海也有这么大的能量吗?”

    “嘿嘿,夫人呐,虽然我不知道这小子是怎么做到的,这小子也没告诉我,但直觉告诉我,这件事必定是那小子干的,你想想,别人谁有这个魄力敢这么干?”

    委员长笃定的道:“就算是rì běn人都不敢这么干!”

    “而且我相信这小子肯定还有后续计划,咱们就等着看好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