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0章 老子需要怕大鼻子吗?-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450章 老子需要怕大鼻子吗?

    第450章老子需要怕大鼻子吗?

    “谁说我们不敢看了,不就是搬尸体吗?我来!”李云龙的话音一落,一个优美动听的女声响起。

    听到这个如黄鹂鸣叫又慷锵有力的话,李云龙都不由的转头去看。

    一个貌美如花,打扮入时,年约十七八岁的少女正一脸坚定的朝不远处的一具尸体走了过去。

    这姑娘没穿校服,看来不是学生。

    “很好,巾帼不让须眉!”这个小姑娘虽然很漂亮,声音很好听,但现在的李云龙已经不会再像刚穿过来那会一样会失神了,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犀利的眼神扫过那一裙围着的男生。

    被李云龙这个眼神一扫,那些个男生们顿时感觉自己的脸上有点火辣辣的感觉,感觉自己被鄙视了,**裸的鄙视!

    “男生们,跟我上,不就是尸体吗,有什么了不起的!”正言报的记者梁西亭年轻气盛,再加上他曾很多次到过前线战场采访,也曾见识过这种血淋淋的场面,心态要好很多。

    “对,不就是搬尸体吗,走,我们一起去!”

    有人带头了,人的血性又上来了,不一会就有很多人陆陆续续的加入了搬尸体的行列。

    “这位兄弟,你好,我是市立师范学院的教务主任袁峥嵘。”之前那个中年人带着那个戴眼镜的老成学生来到李云龙身边。

    轻声道:“我们能跟您聊聊吗?”

    李云龙微微侧头,看了袁峥嵘一眼,心里一动,看气质很像组织的地下人员嘛,随即点了点头道:“可以,不过得等我先解决了这里的事情。”

    “好,不过兄弟能留下你的尊姓大名吗?”袁峥嵘是见过世面的人,知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的道理。

    李云龙微微一笑,道:“听说过李云龙吗?”

    “什么?”

    李云龙没想隐瞒自己的身份,也不需要隐瞒,所以他的声音并不不仅袁峥嵘和他身边的那个老成学生听到了,不远处的那些人全都听到了。

    “你叫李云龙?”

    “太原独立师师长李云龙?”

    “天哪”

    听到李云龙三个字的人几乎同时震惊的尖叫起来。

    “你们见过有敢冒充我李云龙的人吗?”李云龙淡淡的道。

    霸气啊!

    虽然李云龙的口气很平淡,但他的话却让所有人都侧目,这话太霸气了:有敢冒充我李云龙的人吗?

    “李李师长,想不到真的是您,您怎么跑到我”袁峥嵘有点激动。

    “袁先生,有些话还是慢慢再说吧!”李云龙笑了笑打断了他的话,这里人多嘴杂,上海的斗争环境又复杂,李云龙不怕,但袁峥嵘这些地下人员却不能随便暴露,毕竟他还需要在这里秘密huó dòng。

    “各位,咱们都不要站在这里了,先进去看看军营里的伤员吧!”李云龙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留下那些刚刚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的人。

    “你真的是李云龙李师长?”当李云龙走到周萱身边的时候,周萱一脸天真烂漫的问道,一点都没有大牌明星的那种拿捏和自傲。

    “周xiǎo jiě,你的勇气可嘉!”说过的话没有必要再重复,李云龙自然不会再回答关于身份的无聊问题,微微点头并赞赏了她一句。

    “李师长,我能加入你的部队吗?”周萱马上意识道自己问了个无聊的问题,俏脸微红,弱弱的问道。

    “可以,待会咱们细聊!”李云龙微微一笑,朝孤军营的大门指了指,道:“先进去!”

    孤军营的大门内此时早已站满了谢晋元团的人,一个个满脸的兴奋,但却没有一个人跨出军营一步。

    李云龙的眉头微微皱起,看得出来,这些曾经的英雄们虽然被关在这个孤岛中很久了,但他们依然保持着军人应有的严整军纪。

    令李云龙皱眉的是谢晋元的迂腐,在这种情况下,他居然还恪守着跟租界那些外国人的:不踏出军营半步的约定。

    “勇敢杀敌八百兵,百无聊赖以诗鸣。谁怜爱国千行泪,说到外敌气不平。”李云龙边走边将当初记下的这首谢晋元写的诗给大声的念了出来。

    从这首诗里可以看出,谢晋元有着一颗热忱的杀敌报国之心,但同样可以看出他有点缺乏争取离开这个孤岛的勇气。

    “全体都有,立正!”

    “敬礼!”

    李云龙一走到门口,谢晋元身边的524团一营营长杨符瑞少校立即暴喝两声。

    数百名谢团的壮士们立即站得笔直的朝李云龙敬礼。

    谢晋元团长同样军姿标准的朝李云龙敬礼,中气十足的喝道:“报告长官,国民革命军第19集团军72军八十八师第二六二旅第五二四团第一营集合完毕,应到428人,实到368人,其余兄弟因伤重无法集合,请长官训示!”

    “礼毕!”李云龙回了个军礼,喝道。

    “兄弟们,矫情的话我李云龙就不说了,只有一句:你们他娘的都是真正的中**人,国家民族不会忘记你们,四万万同胞不会忘记你们的功绩!”

    对于军人来说,多说无益,有这句话就够了,这是对他们的一种认可,一种荣誉!

    三百多铁骨铮铮的战士们热泪盈眶!

    “谢团长,受伤的兄弟们在哪里,我们先去看看他们。”

    “不,李长官,您赶紧先走,这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租界当局绝对不会善罢甘休,您绝对不能在这里为了我们冒险。”谢晋元担忧的道。

    “笑话,老子是中国人,在老子的眼里,这里是中国人的土地,没有什么租界,老子在自己的土地上海需要怕那些大鼻子们吗?他们他娘的敢来老子就弄死他们。”

    李云龙厉声大吼,继而暴喝一声:“谢晋元!”

    “到!”军人服从命令的天职令谢晋元闻声站的笔直。

    “命令你部所有战士立即出去捡起地上的wǔ qì装备!”李云龙暴喝道。

    “李长官,这”谢晋元为难了,他是个严谨的军人,当初租界和国民政府又约定,规定他们不能踏出营地半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