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3章 这个黑锅有点沉-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453章 这个黑锅有点沉

    第453章这个黑锅有点沉

    “排长,你说为啥这个洋xiǎo jiě要帮我们呀?”一个脸上还带着几分稚气,但领章却是三颗小星星的上等兵,这个军衔一般都是班长或者老兵油子,而且这个年轻上等兵脸上却有着跟年龄完全不相符的老练和成熟。

    “根奎啊,你小子年纪还你不懂,人家洋xiǎo jiě一看就是喜欢上我们李长官了嘛!”另一个年纪稍大,挂着少尉军衔的排长操着一口浓浓的山东音调笑道。

    “啊,洋人还可以喜欢我们长官吗?”根奎本身就出生于农村,虽然年纪轻轻就当了两年兵了,但有些事情他还是不明白。

    “你个臭小子,你懂个屁啊,咱们长官长得这么帅,有洋xiǎo jiě喜欢有啥稀奇的!”排长笑骂道。

    “对了连长,你说这洋xiǎo jiě她是什么人那,为啥这些美国兵都听她的呢?”排长好奇的朝身边的上尉连长问道。

    “去去去,我咋知道!”连长横了排长一眼,警告道:“李春林,你小子别瞎打听,不是你该管的事情就别多嘴!”

    “是,是,连长说的是,嘿嘿!”排长李春林尴尬的笑了笑。

    “营长,这个洋xiǎo jiě”谁知,连长刚训斥完排长,他自己倒是好奇的像杨符瑞打听起来。

    “邓英,你小子刚刚不是还在训斥李春林吗,这会怎么自己又不懂事了?”营长杨符瑞又哪里会知道dá àn呢。

    “呃,嘿嘿,那啥,我”邓英挠了挠后脑勺,尴尬的笑了笑。

    “兄弟们不用好奇,我告诉你们吧!”

    很突然,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斯嘉丽突然转过头来嫣然一笑道:“我是独立师的人,师长的命令我当然必须执行。”

    “啊,这”

    斯嘉丽的这句话几乎不亚于一个惊雷,不仅是那些士兵们被震惊了,就连谢晋元和杨符瑞等人也一样被震惊得说不出话来,这个美国姑娘居然已经加入独立师了?

    看来还是小看了李云龙长官的魅力了!居然能让一个美国女人都加入独立师,厉害了我的师长!

    “顺便再告诉你们!”

    斯嘉丽对谢晋元等人的震惊表情很满意,笑眯眯的道:“其实我们美国驻上海的领事米蒂是我们家族培养出来的人,所以我当然随时都可以调动这些大兵了。”

    “呃”

    领事是她家族培养出来的人,那她的家族在美国且不是很厉害?

    “谢团长,你们不用奇怪,美国人的制度跟我们不一样。”

    李云龙道:“斯嘉丽xiǎo jiě的家族在美国有很强的实力,这个你们不需要知道太多。”

    “明白了!”谢晋元急忙道。

    谢晋元是明白了,可是那帮上海rì běn特高课的人却不明白米蒂为什么总是带头抓他们的把柄跟他们过不去。

    这不,甚至连接到报告说原本关押在胶州公园的四行仓库的几百个华夏军人跑了他都似乎不太在意。

    甚至在其他国家领事和工部局负责人想要回去布置抓捕行动时都被他劝阻了,说什么银行失窃案更加重要,只是让工部局的人打diàn huà遥控指挥。

    要是影佐祯昭知道其实米蒂都是在按照李云龙的意思在故意跟他们小鬼子过不去,不知道他会不会被气的吐血三升。

    各国领事们一直在特高课闹到晚上才离开,事情自然没有结果,这事儿也不可能很快就有什么结果。

    影佐祯昭他敢答应去赔偿各国的损失?

    这损失**的又不是几千几万块钱的小事,那是几千万美元啊,兑换成黄金都能拉几火车皮了。

    不过影佐也很无奈,最后只得答应跟大本营联系,说由大本营来决定,米蒂等人才丢下几句狠话后离开。

    那些外国人一离开,影佐祯昭立即死死的盯着松室奈良,眼中满是不满和憎恨,要不是这家伙搞那么多忍者过来,说不定就不会发生这件事了。

    松室奈良也很无奈,一来他不知道该怎么跟影佐解释,二来他更不知道该怎么向伊贺忍者的流主服部三藏交代。

    但他却还没有死心,因为他看遍了十六具忍者的尸体,愣是没找到领头特忍仓井爱子的尸体,这倒是令他松了口气,心里还有一点希望,他希望仓井爱子能给他带来一点惊喜。

    可惜他注定等不到这个惊喜了。

    “影佐君,我们现在的当务之急是马上向国内汇报我们这边的情况,由国内来决定这件事的处理方案吧!”松室被影佐看的心里很不自在,只得没话找话。

    “还有,请影佐君多派点人手帮着寻找仓井爱子xiǎo jiě,她到现在还没有出现,很可能遇到什么麻烦了。”

    “哼!”影佐冷哼一声,阴森森的道:“松室君,这件事情你要负一半的责任!”

    “呃影佐君,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松室奈良其实心里很清楚,影佐他吗的又想找替死鬼了,事情发展到这个程度了,仅仅一个平田大佐根本背不了这么大一个黑锅。

    “什么意思?”

    影佐祯昭冷冷的道:“请松室君告诉我为什么那些忍者会不按照原定计划乘坐货船?她们是什么时候到的上海?还有她们到上海后都在干什么?”

    说完后影佐头也不回的转身就走,留下满脸发黑的松室奈良理都不理了。

    “我”

    松室奈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影佐祯昭这丫的摆明了是给自己和忍者带上一顶莫须有的帽子。

    而且事实上自己也确实无法回答他提出的这几个疑问,唯一的办法就是尽快找到仓井爱子!

    可是上海这么大,去哪里找?何况人家还是一个神出鬼没的特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