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2章 又炸了-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502章 又炸了

    第502章 又炸了

    仓井爱子没有让松室奈良等太久,凌晨三点多钟,她来到了特高课!

    当然不可能是她一个人,同行的还有李云龙蓝胭脂和尚冷辉等人。

    经过了昨天一天的吵闹,凌晨的特高课已经恢复了宁静,该睡的都睡了,只剩下一个小队的鬼子在值班巡逻。

    很快的解决了值班的鬼子,李云龙等人顺利的进入了特高课。

    已进入特高课李云龙马上做了个手势,所有人立即分散行动,没有一个人说话,显然早已有了行动计划。

    一个多小时候,住在上海小鬼子特高课的数百个人就只剩下三个活人了:影佐祯昭,松室奈良,渡边纯一。

    他们不是功夫好没死,而是李云龙需要从他们身上挖点东西所以才暂时的留下他们。

    审讯这三个老牌间谍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他们都是经过特殊训练过的人,一般的刑讯手段很难让他们开口,当然,李云龙有的是刑讯办法。

    到凌晨五点多钟的时候,不管是影佐祯昭还是松室奈良都乖乖的说出了李云龙想要的东西。

    顺手把影佐祯昭带来的上面有阎老西亲笔签名的停战协议也拿到手,随后又把特高课仓库里所有的炸药,炸弹等物全部找出来集中放置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李云龙亲自动手做成一个简易的定时炸弹后才踏着晨曦离开。

    “胭脂,马上用明码电报通电上海特高课的事!”李云龙见已经离开特高课几条街了,马上吩咐道。

    “好的!”蓝胭脂立即拿出从特高课顺来的电台。

    几分钟后,黎明前的宁静被一则明码电报给炸锅了。

    华中派遣军司令烟俊六陆军大将还在被窝里搂着一个艺伎呼呼大睡,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他吵醒。

    “八嘎雅鹿,李云龙的混蛋,死啦死啦的!”

    烟俊六跟以前的寺内寿一一样,看完李云龙发出的明码电报后几乎疯狂了。

    自从前两天得知李云龙到了上海,上海就没有一刻的宁静,他这个上将司令官也被逼的头疼不已,令他没想到的是李云龙的胆子竟然会这么大,居然敢直接血洗了上海特高课。

    “给我马上接藤田进那个混蛋!”

    新建的第十三军司令藤田进的日子也不好过,本来由于他在去年的淞沪会战中率领第三师团打的不错,于是被提拔为新建的十三军司令官,驻守上海。

    谁知道这两天上海却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虽然这些事基本上是特高课的责任,但他作为上海的最高指挥官,还是被大本营和顶头上司烟俊六给狠狠的骂了一顿。

    被骂了自然心情不好,心情不好了自己要发泄,于是他昨天晚上让手下给他找了几个妞狠狠的发泄了一通,这会正手脚发软的呼呼大睡,却不想令他头大的事情又来了。

    被烟俊六一阵咆哮后,藤田进尽管纵欲过度浑身无力,但还是让人扶着亲自急匆匆的赶到了特高课现场。

    看着满地狼藉,血淋淋一片的特高课现场,藤田进是欲哭无泪,整个人像被掏空了一样的目瞪口呆!

    然而不等他回神,李云龙设计的定时炸弹的时间到了。

    轰轰轰的巨响过后,藤田进终于解脱了。

    有了李云龙的上海滩注定不能平静!

    烟俊六在得到上海特高课发生大爆炸,十三军司令官藤田进中将于无数重要军官同时玉碎的消息后再也没有力气发疯了,甚至连战斗站不住,双眼一番,直接气昏了。

    跟烟俊六不同的自然是蒋委员长,虽然同样是在被窝里被吵醒,但心情却完全不一样。

    “李云龙这小子还真能闹啊!”委员长表示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昨天得知李云龙得罪了租界当局把谢晋元等人给救走了的时候他还狠狠的大骂李云龙不懂事,现在李云龙却又给了他一个这么大的惊喜。

    明码电报一出,上海小鬼子特高课一炸,中日双方的人是喜忧分明,但上海租界的那些洋人们却是心情复杂了。

    天才刚亮,本来该是宁静的时刻,此时公共租界工部局里却已经乱糟糟了,工部局的董事们全都不用通知的自行来到,一个个都脸色复杂表情沉重。

    驻上海各国的领事们也一样,全都不约而同的来到了工部局。

    “各位,这个李云龙也太嚣张了吧,我们大英帝国的情报人员已经得到了确切的消息,昨天就是他带人杀害了我们万国商团的数百名武装人员带走了孤军营里几百个被我们关押的华夏士兵。”英国领事恨恨的道。

    “我已经通报给我们丘吉尔首相了,我们大英帝国已经向重庆的华夏政府发出了严正的交涉,你们各位是不是也该联合起来……”

    “梅希文先生这是不想活了吗?”

    英国领事的话没说完,美国领事米蒂阴阳怪气的打断了他的话。

    “米蒂先生,你这话什么意思?”

    梅希文和其他与会的所有人表情各异的盯着米蒂,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说。

    “各位,你们别忘记了刚刚发生的小鬼子上海特高课的!”

    米蒂冷冷的看了众人一眼,“你们谁敢自认我们租界的实力比上海小鬼子强?”

    米蒂的话说的不是很明白,但这些与会的都是人精,又有谁听不出他话中的意思呢?

    所有人都沉默了!

    谁不怕死?

    何况这些人一个个早已在上海吃的脑满肠肥了,你让他们舍弃荣华富贵去死?那肯定没人愿意。

    “那米蒂先生认为该怎么办?难道我们就这么算了?那我们这么多国家的面子往哪里放?”梅希文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嚣张气势,口气已经变得色厉内荏了。

    “你们要怎么办我不知道,有鉴于李云龙的疯狂,我们罗斯福总统已经下令让我们不要插手中日之间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