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5章 来求援的-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505章 来求援的

    第505章 来求援的

    一到客厅,果见一身洋气打扮的周萱和袁峥嵘以及之前见过的那个老成学生三人都在,另外一个带着一副镜片很厚的圆形眼镜的中年人。

    “李师长,您好!”

    一见到李云龙,周萱和袁峥嵘三个认识李云龙的人急忙站了起来,另一个中年人也急忙站起来好奇的打量着李云龙。

    “你们好,请坐!”李云龙随意的摆了摆手,自己到主位的沙发上坐下。

    “李师长,不好意思,我……他们……”周萱没有立即坐下,稍稍有点局促的朝李云龙想要解释什么。

    “李师长,请你不要怪周xiǎo jiě,这事得怪我,是我恳请周xiǎo jiě带我们来的。”袁峥嵘挺身而出解释道。

    “不用说了,来都来了,都坐下吧!”李云龙有点意味深长的看了周萱一眼,淡淡的道。

    “谢谢!”周萱的脸色有点不自然的依言坐下,她不明白李云龙的眼神到底是什么意思,太深邃了!

    “袁先生,我那天跟你说过我会到市立师范学院去找你们,你们今天这么急着要来见我是不是有什么紧急情况?”李云龙单刀直入的朝袁峥嵘问道。

    “李师长,请您原谅我们冒昧的shàng mén来拜访,您真是料事如神,我们今天来确实是有个紧急的情况想向您汇报。”袁峥嵘道。

    “什么紧急情况,你说!”李云龙早已知道袁峥嵘是组织在上海的一个地下交通员,对于他的事情,能帮自然要帮他一下,毕竟也是自己人。

    “李师长,我先给您介绍一下他们两位吧!”袁峥嵘说着指着身边的老成学生道:“他叫陈子沫,是我们市立师范学院的学生会会长,您上次见过。”

    接着指了指那个戴眼镜的中年人道:“他叫潘志文,上海知名实业家,在上海滩拥有好几家纱厂和制衣厂,还曾与杜月笙等人组建了浦东棉花外运会,潘先生是该会主席,专门从事帮助困难的棉农的xiāo shòu棉花。”

    “李师长你好!”潘志文站起来道。

    “潘先生久仰!”李云龙随口道。

    “老李,这个潘志文在上海滩还有点名声,是个爱国的实业家,跟青帮老大杜月笙的关系不错,rì běn人进入上海后一直想要拉拢他,但都被他婉拒了!”了解情况的蓝胭脂在李云龙的耳边轻声提醒道。

    李云龙微微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也没有表现出什么惊讶的表情,虽然之前并不认识这个人,但他既然能被袁峥嵘带来这里,说明他还是比较可靠的人物。

    “李师长,事情是这样的,潘先生组建的浦东棉花外运会本来是专门帮助浦东一带的棉农xiāo shòu棉花的,自从去年rì běn人进了上海以后,小rì běn就打上了浦东棉花的主意,他们让张啸林那个狗hàn jiān出面,想要底价收购所有的棉花,但得到了潘先生和杜月笙先生等人的强烈反对,当时由于杜月笙先生在上海滩的势力和潘先生的影响力,那些rì běn人最后只得让步,同意只收三分之一。”

    袁峥嵘介绍完后不再磨叽,开口道:“但不久前杜月笙先生去了香港,所以张啸林那个狗hàn jiān组织的那个什么东亚hé píng促进会就开始蠢蠢欲动了,频频的去找潘先生和棉花外运会的麻烦,但由于有杜月笙先生的遥控指挥,在青帮的那些人暗中帮助下,张啸林他们一直没有得手。”

    “可谁知就在前几天,张啸林竟然跟他以前的死对头吴四宝突然和好了,两人竟然联起手来想要对付潘先生,就在昨天晚上,潘先生在大世界约见一位重要的客户,谁知吴四宝突然带着人故意挑恤。

    大世界也是杜月笙先生的产业,大世界的经理唐佳鹏是杜月笙先生的徒弟,当时唐佳鹏就出面与吴四宝斡旋,吴四宝当时碍于在大世界唐佳鹏手下人多没有动手,可就在唐佳鹏送潘先生离开的时候,他却带着人出来开枪打死了唐佳鹏,还当众以“抗日的名义”抓走了潘先生的公子潘达铭。”

    袁峥嵘完后他身边的陈子沫立即补充了一句:“潘达铭公子年仅十四岁,还只是个初中生。”

    “你们想让老子帮忙救人?”李云龙的眉头一皱,关于上海滩青帮的事情李云龙前世就听说过,只不过他这次本来不想跟这些liú máng有什么交集。

    就算是杜月笙黄金荣之流也算是有骨气的liú máng大亨,但他们所做的那些什么烟土和逼良为娼的生意却同样是李云龙深恶痛绝的。

    可事与愿违,现在看来想不跟这些人有所交集也不行了。

    潘志文看不出李云龙到底是什么意思,急忙站起来道:“李师长,我知道,这件事请您帮忙很冒昧,只是……”

    “潘先生,这件事还是我来继续跟李师长说吧!”袁峥嵘不等潘立文说完马上说道。

    “李师长,想必您也早已知道了我的身份吧!”

    “知道一点!”李云龙面无表情的道。

    “李师长,我也不瞒您,其实我是咱们组织上海浦东区的区委副书记,一直代表组织负责跟潘先生合作为我们的根据地gòng yīng棉花等物,而且就在今年年初,潘先生也已经正式的加入了我们的组织。”

    袁峥嵘道:“最关键的是前段时间我们已经筹备好要运送一大批的棉花和其他重要物资准备运到皖南一带去给新四军,不想这事儿让张啸林知道了,他这次这么做的目的就是想要抢我们的这批棉花和物资。”

    “这么说来还是我们组织内部的事情了,看来这帮老子是不帮也得帮了?”李云龙斜睨着袁峥嵘似笑非笑的道。

    “额,李师长,也不是这么说,我们……我们这不也是没办法了吗,所以就想请您帮忙。”袁峥嵘脸色有点不自然的道。

    虽然他是上海浦东区的区委副书记,但他们隶属华南局和新四军,而李云龙是八路军。

    “袁先生,潘先生,你们不是有杜月笙的人帮忙吗?在上海滩青帮的势力可比我们大多了,你们为什么要让我们师长出面呢?”马云飞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