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7章 苦肉计加反间计-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517章 苦肉计加反间计

    第517章苦肉计加反间计

    天亮了,上海滩再次传出了一个新闻,汪伪特别行动处处长毕忠良及其手下的三个大队长,八个中队长以及八十多个手下在其总部被人全部杀死。

    上海日军宪兵队司令部内,新来的特高科机关长花谷正少将刚刚起床就接到了这个消息。

    由于影佐祯昭和所有特高科成员的死,花谷正不敢到原特高科总部去办公了,以方便及时指挥为名把特高科总部搬到了宪兵司令部。

    对于这个原本该算得上噩耗的消息花谷正却只是嘴角抽搐了几下,因为之前的那些噩耗都比这个消息要更加的令他震撼,所以也就见怪不怪了。

    “机关长阁下,这次倒是有个不幸中的好消息!”情报课课长木村大佐道。

    “什么好消息?”花谷正自来到上海不到几天的时间天天听到的不是噩耗就是坏消息,还真没遇到过一个好消息,现在一听到有好消息,不由的双眼发亮。

    “特别行动处的第一大队大队长陈深并没有死,现在正在帝国陆军医院抢救,据医生说很”

    “走,快去医院!”花谷正大喜之下不等木村大佐把话说完立即转身就跑。

    上海日军陆军医院二楼的一间病房外站着十几个荷枪实弹的宪兵,一个个如临大敌一般的瞪着眼观察着每个经过的人。

    花谷正带着木村大佐等人急匆匆的来到医院,一听说陈深已经度过危险期,现在已经转移到病房了。

    花谷正迫不及待的来到病房,但却发现陈深整双目紧闭昏迷不醒。

    “医生,不是说他已经度过危险期了吗,为什么到现在还在昏迷?”花谷正眉头一皱,凶狠的问道。

    “报告机关长阁下,他刚刚才做完手术不久,麻药的效果还没退完,所以才会昏迷,最多五分钟,他的麻药药性就要过去了,到时候自然会醒来。”医生一脸无奈的回答道。

    其实他们不知道,陈深已经醒了,此时的他正在回忆着李云龙的话。

    当时的场景也出现在他的脑海中,凌晨两点多钟的时候,刚刚从南京接到新任务的毕忠良召开了紧急会议,然而就在他们会议快结束的时候,会议室门口出现了四人个。

    这四人一出现就把会议室内除他之外的所有人杀死。

    就在他迷惑之际,却听到了其中一个年轻人喊出了“麻雀”两个字。

    麻雀,对于陈深来说实在是太熟悉了,这就是他跟组织联系的代号。

    一听到这个代号陈深立即想到了什么,一阵大喜,在去年南京保卫战突围后他就跟组织失去了联系。

    想不到现在有人喊这个代号,那这个人不是在试探就是自己人,再联想到这班人杀毕忠良等人时的那种手起刀落的节奏,陈深马上判断出是第二种可能,毕竟如果是小鬼子或者毕忠良想要跟自己演戏的话他们不能连毕忠良也杀了。

    李云龙说出一句“麻雀同志你好,我是李云龙!”时,陈深当时就差点泪流满面,心里大是感动,想不到组织竟然还没有忘记我!

    当李云龙说完了所有的计划后,陈深当即主动要求上演一出苦肉计,让李云龙给他一刀,为了大局,李云龙也不手软,在陈深的胸口非要害处捅了一刀。

    要想完成李云龙的计划,陈深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是取得花谷正的信任,以便坐上特别行动处处长的位置,更好的为抗日大业fú wù。

    算好了时间,差不多五六分钟左右,陈深假装先动了动眼皮子,然后在慢慢的睁开双眼。

    “花谷机关长阁下,您怎么来了?”陈深装出很恭敬却又有点慌乱的样子。

    “陈大队长,你能醒来就太好了,你快告诉我是谁伤了你和你的大哥毕忠良?”花谷正哪里会把陈深当人看,他需要的是情报。

    “是李云龙和吴四宝!”陈深按照李云龙教的话回复道。

    “李云龙和吴四宝?”

    花谷正等人全都愣住了,“陈深,你开什么玩笑,吴四宝不是早已失踪了吗,而且他又怎么可能会跟李云龙在一起?”

    “机关长阁下,我们中国有句话叫: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朋友和敌人,有的只是足够的利益。”

    陈深苦笑了一下道:“除此之外还有一句俗话: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我相信机关长阁下也一定听过。”

    “你的意思是说吴四宝为了利益出卖了我大rì běn帝国?”花谷正的眼中凶光毕露,恶狠狠的盯着陈深,眼珠子都不带转一下,似乎想要看穿陈深的内心一样。

    “难道机关长阁下认为不可能吗?”

    陈深反问了一句后自己又接着道:“花谷机关长阁下,吴四宝在上海可是名人,我也认识他,我亲眼所见亲耳所听绝对不会有假。”

    “哦,他们都说了些什么?”花谷正开始有点相信陈深的话了。

    “当时我被李云龙的一个手下捅了一刀后倒在地上,李云龙他们一定是以为我死了,所以就在毕处长的办公室多说了几句话。”陈深满脸羞愤的道。

    “他们都说什么了?”花谷正完全不顾刚刚动过手术的陈深,一味的就像找到李云龙立个大功。

    “当时他们也就不说了几句话而已,我学他们的原话给你们听。”

    陈深随即把李云龙早已编好的说辞一一的说给花谷正听。

    “当时吴四宝的原话是这样的:李师长,您看我都已经帮您做了这么多事了,您是不是该兑现承诺放我走了呀!”陈深学着吴四宝的声音说道。

    “还有什么?”花谷正的脸色变得一阵青一阵白,咬牙切齿的问道。

    “当时李云龙就说了一句,他说:“吴四宝,你说的消息还有一条没验证,等验证属实后老子就会放了你,你放心,我们组织的队伍很讲究团结,只要你今后能好好的跟我们合作,我们都会对你们宽大处理。”

    “吴四宝接着又说了:李师长您放心,最后一条消息绝对准确,小鬼子确实是定于明天利用铁甲车运送五百多近的黄金去码头”

    “八嘎,吴四宝这个吃里扒外的混蛋竟然还敢打帝国黄金的主意?”花谷正暴跳如雷的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