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人命最宝贵-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六十八章 人命最宝贵

    第六十八章人命最宝贵

    独立团团部会议室,李雲龙站在一张八仙桌前看着桌子上临时制作的一个简易沙盘,赵刚,孔捷两人一人一边的站在他的左右两侧,在桌子的边上围着张大彪潘育骆等十几个营连级军官。

    “张大彪!”李雲龙看了一会后抬起头来,眼中精光爆闪。

    “到!”

    “老子现在把前天旅长送来的380名新兵全交给你们一营,你带着一营去离阳泉八十多里外的黑狗子山设置阻击阵地,阻击阳泉和关山来的鬼子一天一夜,能做到吗?”

    李雲龙犀利的眼神盯在张大彪的脸上,脸色一片凝重,现在独立团缺人,没办法,他必须留下力量围剿山崎联队,所以只能让那些只训练了三个月的新兵也上战场了。

    “能,保证完成任务!”张大彪一个立正,凶一廷,站的笔直,坚定而大声的吼道。

    “老李,你等一下。”孔捷突然皱着眉头喊道。

    见李雲龙用不快的眼神看向自己,孔捷急忙解释道:“老李啊,一营上次的损失最大,元气还没恢复,而且那380名新兵都没上过战场,这样会不会”

    “没上过战场怎么了?上次吃了败仗又怎么了?”

    李雲龙双眼一瞪,厉声打断了孔捷的话:“战场就是最好的磨刀石,一个新兵只有上了战场才能变成铁血老兵,不上战场,你天天拉着他训练一年也比不上上一次战场,只有认识了战场的残酷和血腥,经过了真正的血与火的考验,那才是真正的战士。”

    “还有一营的元气问题,你孔二愣子更是错的离谱了,且不说现在一营的士气高涨,就算真的士气低落,那也必须用战争来提升,从战场跌倒了,就要从有战场上爬起来的勇气,如果一营连这点勇气都没有,那老子他娘的立马撤了他们的番号!”

    李雲龙大声道:“张大彪,你他娘的给老子听好了,之所以派你们一营去黑狗子山,那是因为你们的敌人是坂田联队,你小子以前跟坂田联队交过手,对他们比较熟悉,所以才派你去,你他娘的必须给老子打出当初在新一团时的那股子狠劲,给老子死死的钉在阵地上,绝不能让鬼子越雷池一步。”

    “是!”

    张大彪大声吼道:“请团长政委放心,我张大彪在此保证,就算我一营打得只剩下一个人,老子也绝对不会让鬼子越过黑狗子山半步。”

    “放屁!”

    张大彪这悲壮的话令赵刚心里感觉一阵悸动,眼角微微发热。

    然而,李雲龙却狠狠的对张大彪瞪了一眼,骂道:“你他娘的要是抱着这种思想,老子马上撸了你去炊事班扛大锅去,他娘的,老子把几百号兄弟交给你是让你去打鬼子的,不是让你带他们去死的!”

    “额”

    在座所有人都莫名其妙的看着暴走的李雲龙,不知道张大彪的话错在哪里,这不是咱八路军中每次出征前大家都常用来表决心的台词吗?团长今天在这画风不对呀?这牌路有点不明觉厉啊!

    李雲龙见大家都莫名其妙的看着自己,不由的心里火起更大了,这些家伙的脑子里都还留着以前的老思想,都认为用人命去填,去拼,去牺牲,只要能完成任务就是英勇的行为,就是人人称赞的不怕死的爷们。

    森寒的眼神扫过所有人的脸,李雲龙冷喝道:“你们他娘的都给老子听着,从今以后,你们他娘的必须给老子改变思想,我们独立团作战,首先第一件事就是要保证战士们的生命,非到迫不得已,任何人都不许用人命去填,去拼。”

    接着口气一变,语重心长的道:“兄弟们那,咱们都是军官,战士们跟着我们,服从我们的命令,把命交到我们的手里,那是对我们的信任,而我们,绝对不能对不起他们的这番信任,我们在战场上做任何决定之前,都必须要先考虑战士们安全问题。”

    “wǔ qì装备丢了咱不怕,可以再找小鬼子抢回来,可他娘的要是兄弟们的命没了,你们谁他娘的能让他们复活?”

    “每个人的生命都只有一次,不管是谁,包括我们自己,都没有权利说丢就把他给丢了。”

    这一会,所有人都明白了李雲龙的意思了,所有人的眼圈也都红了,人心都是肉长的,谁他娘的也不愿意看见自己身边的战友倒下牺牲,但是在如今这个大时代,所有人从进入部队的那一刻起都将自己当成死人了,能活着一天就是多赚了一天,谁也不敢保证自己明天还能好好的从战场上回来。

    而这些人中表现尤为突出的要数潘育骆,李展飞,袁学勇,池国秀等人了,他们以前都是**,他们当兵这么多年,从来只见到长官鼓励他们不要怕死,监督他们拼死往前冲,却从来没见过任何一个长官会这么为手下的将士们的生命考虑。

    这一刻,李雲龙在他们心里的形象又高大了一大截,他们一个个的心里都升起了一股士为知己者死的感觉。

    “有一句话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过。”

    李雲龙见大家都已经似有所悟,口气平静了很多,“存地失人,人地皆失,存人失地,则人地皆存!这句话很有道理,人都没了,那地由谁来守护?”

    说着就目光扫视了众人一周,最后转回到张大彪的脸上,谆谆的道:“我跟你们说这么多,并不是让你们把阵地交给鬼子,而是要告诉你们,我们打仗的时候一定要灵活使用战术,有时候,该放手的时候就要放手,我们人是活的,战术也是活的,大家要懂的灵活应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