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团长难得大方-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七十一章 团长难得大方

    第七十一章团长难得大方

    “这次咱们是有备而动,目标就是啃掉山崎联队这块硬骨头,所以这次他娘的不分什么主攻和佯攻,全他娘的是主攻,就像一群野狼一样的扑上去,啃得山崎联队连骨头渣子都不剩。”李雲龙一拍桌子,恶狠狠的吼道。

    “嘿嘿”三营长黄志勇就站在李雲龙的身边,一听全是主攻,立即咧嘴就笑。

    李雲龙把眼朝黄志勇一瞪,怒骂道:“你黄志勇别他娘的嘴咧得跟个荷花似得,这次跟咱们一起的啃这块骨头的还有新一团的两个营,你们他娘的都给老子记住了,助攻改主攻,一字之变,要给老子变出杀气来,打出咱们独立团的狼性来。”

    “老子先在这里警告你们三个,这样的一块肥肉要是让新一团占了头筹,你们几个以后都他娘的给老子到骑兵营喂牲口去。”

    “是,请团长放心,我们保证把这个头筹给您拔回来,决不能让您在老战友面前丢人。”黄志勇大声答道。

    “黄志勇,打仗就是打仗,杀鬼子就是杀鬼子,扯什么乱七八糟的胡话!”赵刚立即瞪了黄志勇一眼,怒喝道。

    “是!”黄志勇也不傻,知道自己一时口快说错话了,急忙答应一声,讪讪的看向李雲龙。

    “哈哈,老赵你这是干什么,大家随便开开玩笑而已,没事!”

    李雲龙笑着道:“黄志勇这小子说的没错,咱他娘的还就是不能输给丁伟那小子了,要不然,不仅我老李的这张脸上不好看,咱们独立团也没面子不是吗?”

    “老李你”赵刚不由的心里一急,这个李雲龙他娘的军事素质绝对是杠杠的天才,可在仕途上简直就纯洁的像一张纸。

    其实赵刚想错了,或许以前的李雲龙确实如此,所以才会到在原著里到最后来了个悲壮收场,但现在的李雲龙可是个知道历史走向的人,当然不会再让原著中的悲剧重演了。

    不过是他现在不想表露出来而已,因为现在的实力太差,人微言轻,你说话根本就不顶用,想要做点什么大事,改变点什么,那都必须要自身拥有着让别人忌惮和膜拜的实力,只有到那个时候,你才能翻手是云覆手是雨。

    不过虽然李雲龙如今的实力不够,但也不代表他就会怕,怎么说老子也是拥有着逆天金手指的穿越人士,在这个年代,就算说成是天之骄子也不过分,老子用的着怕吗?

    李雲龙摆了摆手,制止了赵刚,毫不在意的对众军官们许诺道:“只要你们他娘的这次把仗给老子打好了,老子就买十口大肥猪来给你们庆祝,到时候,红烧肉让你们吃个够!”

    “哈哈,团长您放心,这红烧肉我们吃定了!”

    “对,为了红烧肉咱也得好好打不是吗?”

    “哈哈哈,没错没错,就算为了红烧肉咱们也特娘的得好好打,咱团长可是难得大方一次。”

    “哈哈哈”众军官们全都哈哈大笑着开起了玩笑。

    李雲龙心里暗暗想道:“麻痹的,以前的时候总是不理解老师说的那种革命乐观主义精神是什么意思,现在看着眼前的这些兄弟,老子总算明白了什么叫乐观主义精神了。”

    “团长,可说好了,俺要吃五斤红烧肉!”和尚这家伙一听到红烧肉也立马腆着脸过来凑热闹。

    “滚滚滚,”李雲龙在和尚的大光头上拍了一巴掌,笑骂道:“你这个花和尚,简直就特马的是个吃货,一天到晚就知道喝酒吃肉,也不知道当初少林寺怎么就收了你这个贼和尚,你丫想的倒美,还一个人要五斤呢还!”

    “就是就是,你这花和尚一个人就他娘的吃了五斤,我们他娘的还吃个屁了,不行不行,你他娘的和尚就该吃素!”张大彪来了个神补刀。

    “团长,您怎么能说话不算话呢,您刚还说让俺们红烧肉吃个够,现在又这么说,还有张大彪,你小子太不讲义气了”和尚委屈的道。

    “少他娘的扯淡,都赶紧回去准备,半个小时后准时出发。”

    李雲龙对众人挥了挥手,像赶苍蝇一样的把这帮家伙全赶走。

    “和尚,马上去把郭锋和小白龙找来,还有老池,马上去集合你的侦查排,咱们马上出发,去会会那个山本一木的狗屁特工队!”

    “是!”

    和尚与池国秀立马严肃的敬了个礼,转身就要走。

    “报告!”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了一声中气十足的声音。

    “哈哈,刚说到小白龙呢,这家伙就来了,进来吧!”李雲龙笑呵呵的道。

    “团长,刚刚收到我们安插在陵县的线人传来的消息,陵县的小鬼子出动了,果然跟您料想的一样,是两个中队,其中还有三辆用帆布盖的严严实实的大卡车,线人说他还看见了其中一辆车上有一个穿着很奇怪的小鬼子,跟其他的鬼子都不一样。”

    小白龙说完后又加了一句:“我怀疑那三辆车上载的就是山本特工队的人。”

    李雲龙淡淡的道:“不,那不是山本特工队的人,又或者说那个让你线人看到的人根本就是故意的,车上或许真有山本特工队的人,但绝对不是所有人,我估计要么是普通鬼子穿上了山本特工队队员的装备,要么就是故意安排一两个队员在车上露脸,以此来迷惑我们。”

    “为什么?”赵刚立即在旁边替大家问出了这个问题。

    “很简单”

    “叮铃铃叮铃铃”

    李雲龙的话没说完,团部的diàn huà急促的响了起来。

    “和尚,你去把邢国志给我叫回来。”

    李雲龙说完随手接起了diàn huà:“喂,哪位?”

    “李雲龙,你小子什么时候变的这么有礼貌了,以前不是接起diàn huà就骂娘的吗?”diàn huà那头传来了一个像是威严又像是笑骂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