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李雲龙的思量-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七十五章 李雲龙的思量

    第七十五章李雲龙的思量

    “扑棱棱”

    就在几人说笑时,小白龙放出去的鹰回来了。

    一回到小白龙的手上,那鹰就很人性化的对小白龙点了点头,然后叽咕叽咕的叫了一顿,接着震了震翅膀飞走了。

    “报告团长,鹰说池国秀等人还在路上走。”小白龙明白了鹰了意思,向李雲龙报告道。

    “嗯,估计也差不多了,按照他们的速度,应该在二十分钟左右能到目的地。”李雲龙点了点头道。

    “哎,老李啊,你们他娘的跑这么快干什么,可累死老子了。”

    丁伟直到这个时候才来到山顶,一上来立即气椯吁吁的躺倒在地。

    “你小子现在可不行了,是不是当了几年团长就他娘的不参加训练了?”

    李雲龙走过去踹了丁伟一脚,“起来,咱们得赶紧到那座山头去,我估计山本特工队很快就要来了。”

    “握草,还要爬一座山?”丁伟苦着脸坐了起来,哀嚎似得道。

    “怎么,要老子背你?”李雲龙摆出一副不屑的样子道。

    “放屁,老子一大老爷们会让你背着走?走走,谁怕谁呀!”丁伟一听李雲龙这话,立即像被踩到了尾巴似得从地上一跃而起,转身就走。

    “哈哈,你这个老丁啊,还是这么要强,死要面子活受罪,老子都叫你不要来了,你他娘的还非要跟着!”

    李雲龙快步走到丁伟身边,掏出一个铝制的随身酒壶递给丁伟,“来一口提提气吧!”

    “嘿嘿,还是老李你够兄弟啊,知道这时候我老丁最需要这玩意儿了。”丁伟奸笑着一把抢过酒壶,打开就往嘴里灌。

    李雲龙急忙一把抢了回来,瞪着眼心疼的骂道:“草,你个丁大扣,老子要吃你一点东西你他娘的就扣扣索索的,喝老子的酒你他娘的就不要钱似的没命的喝,这么小个酒壶,你他娘的这么牛饮,两口就没了。”

    “李雲龙,你他娘的还有脸说,你这点酒可是在老子那酒瓶里倒的,现在倒好,老子喝自己的酒你他娘的还叫。”丁伟也不是省油的灯,一边抹了抹嘴,一边反击道。

    “切,什么玩意儿你的酒,到了老子的酒壶那就是老子的酒!”李雲龙赶紧把酒壶盖子盖好,一把塞进自己的怀里。

    “你个李大头啊,什么时候都他娘的不吃亏!”丁伟无奈的笑骂道。

    笑笑闹闹中,一行人来到了目的地。

    “老李,这一带这么开阔,又山高林密的,咱们怎么找到那些小鬼子的特工队呀?”丁伟问道。

    “不用担心,这里的地方虽然大,但小鬼子要从这一带去大亚湾就必须经过这个山头,而要上这个山头则只有两条路,一条是那边刚才我们走过的路,另一条就是那儿。”

    李雲龙说着抬手指了指脚下不远处的一道断崖。

    “断崖?”

    丁伟顺着李雲龙的手指方向看了过去,马上大摇其头道:“李大头,你小子扯什么蛋呢,那断崖他娘的光秃秃的,起码有五十多米高,人根本不可能攀爬得上去。”

    “如果有绳索呢?”李雲龙看着那道断崖,漫不经心的反问道,他可是知道,小鬼子的特工队们都经历过攀爬训练,原剧中就出现过好几次。

    “绳索?”

    丁伟微微一愣,随即还是摇头道:“不可能,先不说这么光滑的石壁就算有绳索也很难爬上来,主要是咱们也不能给他们放绳索呀,而且你看看那些石壁,完全光秃秃的,连根藤蔓都没有,他们绝对不可能从众合理上来。”

    “老丁那,你是不是忘记了还有一种名叫钩索的特种绳索了?这种钩索可是在咱们华夏古代就有了,只要一扔上来勾住上面的固定物就可以攀爬了。”李雲龙道。

    “钩索我知道,可这道悬崖起码有五十多米高,普通人根本不可能把钩索扔那么远,更何况是往高处扔。”丁伟还是不信。

    “你都说是普通人了,那小鬼子特工队就他娘的没一个普通人!”

    李雲龙白了丁伟一眼,接着道:“老丁啊,你现在还没见识过他们的能力,等你见识到以后你就不会这么想了,到时候你小子看着就是了。”

    李雲龙也知道,现在跟丁伟说再多都不如让他自己眼见为实的好,他相信只要亲眼所见,丁伟的思想就能改变。

    看过无数遍原剧,还对原剧做过详细分析的李雲龙很清楚,丁伟这小子是个一个真正的新时代军人,敏锐谨慎,胆大细心不说,更是一个具有长远战略眼光的人,而且他的学习能力和接受新事物的能力都非常突出。

    所以这也是李雲龙今天带他来的原因,他就是想让丁伟见识一下什么叫做真正的特种作战,虽然鬼子的特工队在他眼里算不上是真正的特种兵,但却是代表了这个世界目前特种作战中的佼佼者。

    其实李雲龙心里早有想法,他准备以后要把丁伟,孔捷,楚云飞这些原剧中的知名将领全部纳入自己的部下,所以现在就开始对他们有意识的进行一些培养也是有必要的。

    原剧中,孔捷在铁三角的三人中算是能力最平庸的一个,军事水平中规中矩,没有特强的战斗力,没有超前的战略眼光。

    不过孔捷同样有自己的有点,他作战勇敢,不怕牺牲,也不愿抱怨,最为难得是他的服从命令意识极强,要说这三个人中最听话的,绝对非他莫属。

    所以,作为一个领导者,对于孔捷这样的属下必定都是相当喜欢的,李雲龙也不列外,谁不喜欢听话的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