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郁闷的山本一木-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七十八章 郁闷的山本一木

    第七十八章郁闷的山本一木

    “再加五更绳索,我们要加快速度,华夏人有句古话脚夜长梦多!”山本一木朝松本道。

    “嗨!”

    松本答应一声,又朝身后挥了一下手。

    立即又有五个队员掏出绳索快速的扔到悬崖上勾住,用力的拉了几下,确定固定住了才退了回来,等待下一步的命令。

    “第三小队的三个狙击手先上去,在上面注意警戒,第二小队的人先在下面警戒!”山本一木又吩咐道。

    “嗨!”

    松本和井上两人同时答应一声,随后各自安排手下攀岩的攀岩,警戒的警戒。

    第三小队三个狙击手和另外七个人一起将手里的wǔ qì挂到背上背着,空出双手抓住绳索就往上爬。

    丁伟在上面起了好奇心,拉着和尚悄悄的将头伸到悬崖边朝下面看了一眼。

    “我的个乖乖,这些家伙还真像李大头说的一样变态啊,不说别的,光是这攀爬的速度他娘的就足以说明他们的实力了,这才多久会儿啊,就他娘的爬了一半了。”

    丁伟这下着实被吓着了,也总算明白李雲龙为什么会这么重视这帮小鬼子了,也明白当初独立团为什么会被这支小股部队打的毫无还手之力了。

    “他娘的,这些小鬼子这样的身手竟然还被李大头说成是特种部队中姗姗学步的孩童,他娘的这小子果然是屎性不改,不吹牛就会死!”

    李雲龙正在用一把毛瑟98狙击步枪瞄准悬崖下的一个狙击手,突然感觉眼皮跳了一下,马上嘀咕道:“他娘的,一定是丁伟那混蛋又在骂老子了。”

    说完朝悬崖那边瞄了一眼,只见那些攀岩的小鬼子已经爬到了悬崖的三分之二位置了,立即转回头来,将一只眼睛套在狙击镜中,狙击镜上的十字准信对准了那个手拿三八式**的鬼子狙击手。

    “砰”

    一声清脆的枪声划破这片大山的宁静,一颗金huáng sè子弹带着强大的动能旋转着朝那个鬼子狙击手的眉心位置激射而去。

    “砰砰”

    就在李雲龙射出的子弹即将击中那个狙击手的眉心时,又是两声清脆的枪声几乎同时响起。

    等待已久并早已各自找好了目标的郭锋与小白龙两人一听到枪声立即条件反射的扣动了扳机。

    “噗噗噗”

    三声轻响紧接着传进山本一木等人的耳中,第二小队的三个狙击手在先后不超过05秒的时间差内中枪倒地。

    “敌袭!”

    “有狙击手!”

    “隐蔽!”

    悬崖下的鬼子顿时连连惊叫,但却没有一丝的慌乱,三十多个幸存者纷纷各自找位置隐蔽。

    “砰砰砰”

    又是三声枪响,又有三个鬼子在找到掩体前被击毙。

    “快,快往上爬!”

    吊在悬崖上的十个鬼子在微愣了一会后,第三小队的小队长松本立即回过神来,急忙朝其他人大叫一声。

    然而,就在这时,悬崖上的丁伟与和尚两人也动了,他们没有开枪,各自从身上摸出一把bǐ shǒu,阴笑着对视了一眼,随即挥起手里的bǐ shǒu朝那些绳索斩了下去。

    “噗噗噗”

    十根绳索先后被两人割断。

    “啊”十道令人头皮发麻的哀嚎声响彻山林。

    “嘭嘭嘭”

    十道巨大的重物坠地声连远在五十米以上的悬崖上的丁伟与和尚都听到了,两人满意的相视一笑,随即收起bǐ shǒu,一人拿起一把三八大盖来到悬崖边。

    “砰砰砰”

    “哒哒哒”

    而此时悬崖下的小鬼子在找好掩体后也已经开始了还击,李雲龙已经连换了两个狙击点了,下面的这些鬼子确实挺厉害,不仅能在李雲龙开枪后就迅速的找到他的位置,而且反应也很迅速,马上就会朝他的隐身出设计,枪法还贼准。

    郭锋和小白龙那边也一样,没开一枪就会遭到小鬼子无数的子弹招呼过来。

    直到这个时候,两人才真正的明白了李雲龙的那番叮嘱是多么的正确。

    幸好他们俩都对李雲龙极为信任,也非常听话的各自找好了好几个狙击点,也都按照李雲龙的交待,在开完一枪后不管结果如何马上换位置。

    躲在一块大石缝中的山本一木的脸色几乎要阴沉的滴下水来,他做梦都没想到,今天在这里竟然会遇到埋伏,而且埋伏的人竟然还是水平不输给自己这些人的强大狙击手,高手中的高手。

    从第一声枪响至今才仅仅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对方三个方向已经响过十六声枪响了,而且每响一枪,自己这边就会有一个人倒下。

    虽然他的手下们都找到了各自的掩体,但人家却在悬崖的两边各自埋伏了狙击手,他的手下们除非像他一样隐蔽在岩石缝中,否则总会有一边能找到他们的破绽。

    “这样下去不行,才两分钟的时间就差不多损失了一半的人了!”山本一木的大脑急速运转起来,他在想办法脱困。

    “队长,这些是什么人呀?”

    那个被山本一木一把拉进石缝中的通讯兵紧紧的挨着山本一木,将身体蜷缩成一团,紧张的问道,声音微微发颤,显然有点害怕。

    “嗯,他们会是什么人呢?”

    山本一木呢喃了一句,随即眼前一亮:“这些人肯定是**,不可能是八路,土八路穷的不要不要的,绝对不可能培养出这么高水平的狙击手,唯有**的财力才有可能培养得出来。”

    “对了,在来山西之前在上海遇到竹下俊的时候他曾说过,国府当时确实在黄埔军校挑选了一批高素质学员前往德国慕尼黑军事院校学习,似乎竹下俊还提到过一个叫周卫国的人枪法很强。”

    “难道是周卫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