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农民式的狡猾-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七十九章 农民式的狡猾

    第七十九章农民式的狡猾

    “山上的可是周卫国先生!”

    李雲龙刚刚将一颗子弹送进一个鬼子特工队的脑袋,突然听到下面传来了一个声音。

    “周卫国?”

    李雲龙先是一愣,随后立即会意的笑了。

    看来竹下俊肯定跟山本一木提过周卫国那小子了,而山本一木则因为自己等人的枪法而将自己误认为周卫国了。

    “看来的利用周卫国的名字干点什么了,哈哈!”

    想到这里,李雲龙的脑子里立即出现了一个想法,随即开口道:“不错,你可是竹下俊的学长山本一木大佐?”

    “周先生说的对,鄙人正是山本一木!”

    山本一木听到李雲龙的话心里一喜,从李雲龙这丝毫不到杀意的口气中,他感觉李雲龙应该对自己的敌意减少了很多。

    急忙接着开口道:“周先生,我们都是竹下君的好朋友,是不是可以谈谈?”

    李雲龙咧嘴一笑,答应道:“好,我也正想跟山本大佐好好的谈谈,不过你们必须放下wǔ qì,我们有的是时间谈。”

    “周先生,我常听竹下君提起你,并且他对你非常的推崇,说你是他最好的朋友之一,还说在德国的时候你非常的照顾他,他回到rì běn后一直非常的挂念你。”山本一木打出了一张感情牌。

    “哈哈,竹下君说的不错,我们俩的关系确实很好,其实我也很想他,想想我们也已经差不多一年没见了,不知道他现在可好?”李雲龙随即改变了口气,像是拉家常一样的跟山本一木聊了起来。

    山本一木心下大喜,以为自己的感情牌见效了,急忙又道:“竹下君现在很好,他回到rì běn后马上也开始着手组建了一支特战队,如今正在太平洋的某个小岛上集训。”

    “娘的,这狗日的还真能编,你丫的欺负老子没看过雪豹呀,竹下俊那丫的当初在淞沪会战的时候就到上海了,南京保卫战的时候要不是那丫的带着特战队悄悄的渗透占领了光华门,南京保卫战也不至于败的这么快,虽然大原因是在**高层的决策问题,但竹下俊这混蛋的作用也不小。”

    李雲龙心里暗骂山本无耻时,山本一木的声音再次传来:“周先生,其实我山本一木一直很敬佩你,你是你们华夏军人的楷模,请恕我直言,贵军的军官之中,能被我看得起的还真不多,但你周先生绝对例外,因为我很清楚竹下君的眼光,他的眼光可是比我还要高得多。”

    “今天这一战就足以说明了,周先生你竟然能提前算到我会走这个悬崖,而且还在这里设下了如此精妙的埋伏,更难得的是你手下的两个狙击手也非常的厉害,鄙人是非常的佩服啊。”

    “山本先生,你不会是想跟我拉家常吧,你我的时间都不多,你还是说正事吧,到底想跟我谈什么?”李雲龙懒得跟他墨迹了,单刀直入的道。

    “好,周先生果然做事果断,真乃大将之风!”

    山本一木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奸计得逞的笑容,拍了一个马屁后马上借着道:“周先生,你我无冤无仇,本来还应该是好朋友,但由于你我都是军人,所以才都逼不得已。”

    “所以我希望我们能通过hé píng谈判的方式解决今天的事情,这样我们就不会伤了和气,我相信竹下君也不愿意看见你我之间打个你死我活。”

    “hé píng谈判那是需要谈判筹码的,现在你们完全在我的控制之下,想你应该很清楚,我只要让我的人给你们扔几个手雷,你们今天就全部都要交待在这里了。所以我很想知道你还有什么谈判的筹码。”李雲龙的脸上也露出了个奸诈的笑容。

    “周先生说的不错,今天我们确实是处在劣势了,但我不同意周先生能让我们全军覆没的说法,就算你们的人扔手雷,我手下的大部分人也都能安全的撤退。”山本一木咬了咬牙道。

    “既然山本先生这么有自信,那咱们之间的谈判就没有必要了,还是手底下见真章吧!”

    李雲龙冷冷一笑,随即大声吼道:“兄弟们,准备手雷,我数一二三,大家一起扔。”

    “不,不,周先生请不要误会!”

    山本一木一听李雲龙真要扔手雷立即大惊失色,急忙大喊道:“周先生,你我是朋友,不要动怒,我们可以谈。”

    “没必要了,我看的出来,山本先生没有诚意,你之所以跟我说这么多,只不过是想拖延时间,好让你的手下们趁机开溜而已。”

    李雲龙说着转头看了看悬崖下的右侧,正好看见池国秀已经带着手下一个排的战士摸到了距离山崖两百米外的地方埋伏好了,立即大声的对着他们的方向喊道:“不过你别痴心妄想了,相比你们刚才来的时候都已经看见了,就在几千米外就有八路军的兄弟在这一带驻防,这一会他们肯定早就听到了枪声。”

    “我想你们这个时候就算跑出去也没用,他们要是架起机枪等着你们,你们一个都别想走。”

    池国秀等人全都听到了李雲龙的大嗓门,池国秀也是个聪明人,立即明白了李雲龙的暗示,马上转头对身边的人道:“告诉大家,全部收起步枪,换上团长给我们配发的冲锋枪和捷克式,等待命令。”

    “哈哈,赵政委说的没错,李大头这家伙就是农民式的狡猾,不过我喜欢!”趴在山顶上的丁伟一听到李雲龙的这句话也马上露出了笑容,原本他还不知道李雲龙为什么会没事跟小鬼子打起了嘴炮。

    但山本一木却不明白李雲龙话中的另一层意思,急忙道:“周先生,这一点你不用担心,你只要提出你我和谈的条件就可以了,其他的是我们自己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