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竟然连李雲龙的话都信-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八十章 竟然连李雲龙的话都信

    第八十章竟然连李雲龙的话都信

    “好,那我就说了,第一个条件,你必须答应给我三百万大洋,等你回去以后给我筹备好,到时候我会通知你打入花旗银行的账号第二个条件,给我准备你们身上一模一样的装备300套,到时候我联系你去取,第三,你们现在全部把wǔ qì装备留下,空手离开,连bǐ shǒu都不许带。”

    李雲龙冷冷的说出了三个条件。

    “周先生也想组建特战队?”

    山本一木听完条件的时候心情很复杂,他分辨不出李雲龙到底是什么意思,这三个条件怎么听着这么幼稚呢?等我脱险了,我还能给你这些东西吗?

    周卫国有那么傻吗?

    额,也不对,好像自己现在这些人除了几十条命和这几十套装备以外,他还真没什么条件可提了,看来他真正要的就是自己这些人身上带着这些wǔ qì,他之所以不用手雷直接将自己等人炸死,恐怕是怕炸坏了这些装备吧!要不然他根本不需要跟自己磨蹭这么久。

    这回山本一木还真猜对了,李雲龙确实是因为这些装备,目前系统的装备兑换太过昂贵,他的兑换点又不多,他就想把这些兑换点都用到刀刃上去,用来购买重火力wǔ qì,不能浪费在这些轻wǔ qì上。

    其实这个时代的日军所造的轻wǔ qì质量也都还行,三八大盖虽然比毛瑟98的杀伤效果要差一点,但它的设计距离却要远远大于毛瑟,而精度也跟毛瑟差不多。

    所以轻wǔ qì这一块目前在兑换点缺乏的情况下还是能将就就先将就吧,而自己要建立特战队也是一样,wǔ qì装备就先落实在山本一木身上,等以后兑换点多了再给他们换装就是。

    “这个不需要你关心,你只需要说答不答应我的条件就行了,其他的少废话!”李雲龙咄咄逼人的道。

    “周先生,你的前两个条件我能答应,但第三”

    “山本,你他娘的以为老子是傻是吗,你我都很清楚,其实第一和第二不过是为了提条件而提条件,老子很清楚你脱险后绝对不会去兑现,最重要的就是第三个条件。”

    李雲龙一声冷喝,口气中满是怒意:“山本,你这种不明智的狡诈成功的激怒了我,要不是看在竹下俊和你们身上wǔ qì的份上,老子现在就扔手雷炸死你们了,现在最后给你三秒的时间考虑。”

    说完又对着天空大声喝道:“所有人手雷准备!”

    “不,不,周先生你别激动,别激动”

    “少废话,一。”李雲龙直接打断了三本一木的废话,不给他留下思考的余地。

    “周”山本一木心里一突,饶是他一向自认聪明绝顶,谋略十足,但今天处于这种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境地,他此刻的大脑里也已经一片混乱了。

    “二。”

    山上冰冷的声音像催命符一样的再次传来,山本一木丝毫都不怀疑在下一秒山上会飞下来一大片黑压压的冒着火星子的手雷将自己等人炸成一堆碎肉。

    没有时间再给他考虑了,急忙大声喊道:“周先生,我可以答应你的条件,但是我怎么相信你,我们放下了wǔ qì就完全没有反抗的能力了,到时候你要是想杀我们还不是很简单的事情?”

    “你还有第二种选择吗?”李雲龙冷冷的喝道。

    “呃”山本一木被李雲龙这句话噎得根本无力反驳了,确实,他现在已经没有第二种选择了,无谓的反抗只能加速自己这几十个手下的覆灭时间而已。

    “好,我答应你,但也请周先生能秉持一个军人的职业道德,说话能够算话。”山本一木感觉道一阵无力与羞耻,这是他一生中受到的最大和无法洗刷的耻辱。

    “队长”井上少佐一听山本一木答应了山上华夏人的要求,顿时大急。

    “井上君,服从命令,一切后果我来承担!”

    山本一木黯然的道:“现在听我命令,所有人跟着我一个一个慢慢的走出去,放下身上的wǔ qì装备,在确认前面的人安全以后,后面的人才可以出去。”

    “嗨!”井上少佐虽然看不见山木此刻的表情,但是他知道山本此刻内心的痛苦,他其实也知道,今天想要保住这几十号人的命,这是唯一的机会,山本一木只能赌一把。

    “我是队长,我先来!”

    井上少佐这时候显示出了一个武士该有的精神,说着就想离开掩体。

    “井上君,你等一下,我才是大队长,条件也是我答应的,应该我先来,这是命令!”山本一木颓废的道。

    “队长,你是我们这支特工队的支柱,你绝对不能有事,还是我先来试试他们的诚意吧!”井上急忙劝说道。

    “井上君,谢谢,不过没必要了,他们如果不讲信用的话,你认为我能活着回去吗?”

    山本一木说完转头轻轻的对身边的那个年轻的鬼子道:“河田中尉,你先躲起来,在我喊你离开之前你绝对不能出去,你是我们帝国的第一密码天才,是国宝,绝对不能轻易的涉险。”

    “嗨,河田遵命,队长你也小心点!”河田中尉点了点头道。

    山本一木站起身来,没有多说,只是一只手轻轻的在河田中尉微微颤和谐抖的肩膀上拍了拍,随后大步朝着石缝外走了出去。

    “周先生,现在我出来了,希望你能遵守承诺!”

    “放心,放心!”

    李雲龙的

    话音一落,悬崖上的丁伟裂开嘴笑了:“这鬼子合该倒霉,竟然连李大头的话都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