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老子眼里进灰了-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八十七章 老子眼里进灰了

    第八十七章老子眼里进灰了

    “知道了,你给孔捷回个电报,让他们打扫完战场马上回去,注意杨村的防御!”李雲龙对机要员挥了挥手。

    “哈哈,老李啊,你这一招不错,我估计经过这一战以后老孔的锐气该恢复一点了。”丁伟笑眯眯的道。

    “要说你老丁吧,你的聪明我老李确实佩服,这都被你看破了!”李雲龙淡淡一笑道。

    他这次之所以留下孔捷带领二营,其实就是这个目的,作为老战友,他看的出来,孔捷经过上次的杨村失败后虽然嘴里不说,表面装得很坚强,其实他的心里一直很压抑,所以李雲龙才让他带二营亲自去小云沟打一场胜仗,给他点信心。

    “嘿嘿,你小子这么点小心思别说我懂,我估计孔二愣子心里也明白,这会还不知道在心里怎么感激你呢!”丁伟笑着道。

    “哈哈,咱们都是多年的老兄弟了,感激不感激是一回事,做兄弟的,尽到自己的心意就足够了。”

    “哟呵,难得你李大头还能说出这么有情有义的话来,那怎么着,咱俩也是老兄弟了,你这次是不是该让我新一团打主力?”丁伟随即阴笑着打蛇随棍上。

    “滚,你他娘的还好意思瞎咧咧,他娘的,老子把个新一团发展到今天这种地步老子容易吗?却被你小子白捡了这么大个便宜,你他娘的还想占老子便宜,门儿都没有,总不能好事全让你丁大脑袋一个人占了,那老子的独立团他娘的和西北风啊!”

    李雲龙眼珠子一瞪,对着丁伟就是一阵破口大骂。

    “得得,就知道你小子还记着仇呢!”

    丁伟也不生气,李雲龙的脾气他又不是不知道,跟自己一样,什么亏都不肯吃,不过尽管他嘴里骂的凶,但其实心里根本不是这么想。

    “不过老李啊,话说回来,这次咱们面对的可是山崎联队,那是一块硬骨头,我是怕你们独立团没这么好的牙口啊!”

    “放心,老子的牙口好着呢,你小子只管看着就好!”李雲龙笃定的道。

    “看你小子这幅凶有成竹的模样,是不是有什么瞒着老子的事儿,赶紧说说”

    “你这个小鬼子,你们他娘的杀了我们这么多人,老子今天就要为牺牲的兄弟们报仇。”

    丁伟的话没说完,突然听到后面传来了一阵怒吼声。

    “干什么,姥姥的,这个小鬼子现在是我们独立团的人,你他娘的想动他就是动我们独立团,姥姥的!”

    李雲龙和丁伟急忙转身看去,只见一帮新一团的战士正围着池国秀和河田一夫等人,新一团的几个战士正气势汹汹的跟池国秀对峙。

    “走,过去看看!”

    李雲龙招呼一声,立即大步朝人群走去。

    “你还是不是华夏人,你竟然护着小鬼子,你让开,我要好好的教训教训这个小鬼子,为牺牲的战友们报仇!”

    一个大个子战士情绪激动的对池国秀吼道。

    “放屁,老子不是华夏人难道就你姥姥的是华夏人吗,姥姥的,这是我们团长亲自特招的人,你们他娘的谁敢动他就先过老子这一关。”

    池国秀也不示弱,凶一挺就跟那个大个子战士来了个斗鸡眼。

    “你才放屁,你们团长李雲龙就是我们的老团长,他从来都不要小鬼子俘虏,这个小鬼子肯定是你们私自留下”大个子身边的另一个战士反击道。

    “你他娘的还记得老子是你们的老团长?”

    不等这个战士把话说完,李雲龙冷冷的声音传了过来。

    “团长!”

    “团长,您总算回来看我们了,我们都想死你了!”

    “团长,可算见到您了!”

    “团长”

    一见到李雲龙出现,这些新一团的战士们顿时忘记了要揍河田一夫的事情了,呼啦一声全跑到李雲龙的面前,将他围了个水泄不通,你一言我一语的脸上尽显激动亢奋。

    有些泪腺比较大的甚至直接哽咽,泪眼婆娑的说不出话来。

    “干什玩意,都他娘的干什么玩意儿”

    见到这些老兄弟对自己这么热情,李雲龙也感觉眼圈一热,喉咙里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说不出话来。

    “团长,您已经离开我们快一个月了,我们都想您了”

    “是啊,团长,当初我们很多人都想去总部找首长为您鸣不平”

    “好了好了,都他娘的,一个个都他娘的是大老爷们,怎么搞的跟个娘们似得”

    李雲龙说着抬手在自己的眼眶上抹了一把,大骂道:“他娘的赶紧散开,这么这些臭小子都他娘的多久没换衣服了,灰都跑老子眼睛里去了,他娘的,都滚开滚开!”

    “呃,团长,您就别装了,这而哪有灰呀”

    “你个臭小子,老子说有灰就有灰,都散了,散了!”李雲龙对着这个不懂事又缺点心眼的战士骂了一句。

    “好了,兄弟们,现在你们的团长是丁伟,丁大脑袋,我李雲龙非常感激兄弟们还能记得我,这就足够了。”

    李雲龙整理了一下情绪,对着身边的战士们大声道:“你们都他娘的给老子记住了,不管是谁当团长,也不管你们以后会被调到哪个团,你们只要好好的打鬼子就行了,没那么多讲究。”

    “是,我们一定谨记团长教诲!”战士们随即大声应和道。

    “团什么长,老子刚说了,你们现在的团长是丁伟,老子已经不是新一团的团长了。”

    “不,团长,您在我们的心里永远都是我们最敬爱的团长。”

    握草,怎么感觉这话听着这么刺耳,怎么像后世那啥的时候说的话呀,娘的,这些没文化的大老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