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李雲龙可不是好惹的-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八十八章 李雲龙可不是好惹的

    第八十八章李雲龙可不是好惹的

    “团长,这个小鬼子真是您抓的俘虏?您还要让他加入我们八路军?”那个大个子战士指着河田一夫质疑道。

    “没错,他是我招的兵,以后他就是我独立团的一员了。”

    李雲龙肯定的点了点头,随后拍了拍大个子战士的肩膀,意味深长的道:“柱子啊,我知道你跟小鬼子仇深似海,我们所有华夏人都一样,都跟小鬼子有深仇大恨,不过河田一夫他从来没有杀过我们华夏人,而且他还是个很重要的人才,并且也愿意帮我们工作,所以你们有气,有仇就该到战场上去杀鬼子,咱们欺负一个已经没有反抗之力的人也不算好汉,你们说是不是呢?”

    “好,团长,大个子我听您的,我不揍他了。”大个子很直爽的道。

    “团长,我刚刚听到他们在说这个小鬼子额,这个耕什么田农夫的人他的老婆是个rì běn军医?”另一个新一团的战士疑问道。

    “没错,他老婆确实是个rì běn军医,现在就在陵县。”李雲龙道。

    “可是团长,rì běn军医很坏,他们救活了那些小鬼子,那些小鬼子又会来杀我们华夏人,我”

    “不,不,我妻子美智子不是坏人,绝对不是坏人,她只是个医生,她的职责就是救死扶伤。”

    一听到有人说他妻子是坏人,河田一夫急忙出来辩解道:“而且美智子不仅救rì běn士兵,她同样救过华夏士兵,前不久她还救了一个叫孙德胜和他手下的几十个的华夏土匪,那些人本来是”

    “等等,河田你等等!”

    一听到孙德胜这三个字,李雲龙立即激动的喊了起来,娘的,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老子可是找了这小子很久了。

    “团长,怎么了?”

    所有人都跟河田一夫一样,很奇怪的看着李雲龙。

    “你刚才说的是孙德胜?他涨什么样子,你见过吗?”李雲龙略焦急的问道。

    “没错,就是孙德胜,我也见过他,就在五六天前吧,他带着三十多个人想到陵县刺抢一个富户,结果正好被宪兵队发现了,那个孙德胜身上中了两枪被他的手下们带着跑,正好遇到了我和美智子。”

    “当时美智子二话不说就把那些人带到了我们家,在给他们三个伤员取出子弹包好伤口后又把他们安排到一个很隐蔽的地方养伤,一连三天,每天晚上美智子都会叫我陪她一起去给那些人换药。”

    “哦,那孙德胜的伤怎么样了?他们现在还在陵县吗?”李雲龙追问道。

    “嗯,他们还在陵县,不过”

    河田一夫说着脸色突然一黯,道:“本来他们的伤都不是伤在要害,多休养几天就能好,可惜他们自己那些人里面有叛徒,结果在第四天的时候他们就被宪兵队的抓回去关在宪兵队监狱了,现在怎么样就不知道了。”

    “什么,他娘的,看来老子还得去一趟陵县。”李雲龙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厉色。

    “老李你认识这个孙德胜?”丁伟在一旁见到李雲龙的样子,立即问道。

    “嗯,这个家伙可是老子内定的骑兵营营长,他是石友山以前的骑兵团团长,后来不愿意跟石友山一起当hàn jiān就带着几个志同道合的兄弟跑了出来,我之前得到过他的消息,一直在找他,谁知道这小子竟然去当了土匪。”李雲龙随口胡编了一顿。

    “原来如此,看来也是条好汉,不过他身上有伤,在加上鬼子宪兵队的监狱可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也不知道这好汉能不能等到你去救他。”丁伟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担忧。

    “这个先不说了,河田,你马上架起电台,看看能不能接收到一些小鬼子的电文。”

    “是,团长,不过我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河田道。

    “行,老丁,你安排一下!”

    李雲龙说着转头对其余战士道:“兄弟们,刚才你们大家也听到了,河田的老婆只是一个医生,医生的职业道德就是救死扶伤,所以咱们也不要怪她,不过,你们说的也有道理,她救活了小鬼子就等于是在间接的shā rén。”

    李雲龙说道这里微微一顿,声音抬高了一点,“不过各位兄弟请放心,我李雲龙跟你们保证,等这一仗打完,我就去陵县,绑也要把河田的老婆绑回到咱们八路军的医院来,让她给咱们八路军治伤,这样她就是在帮我们了,你们大家说老子这个办法好不好?你们满不满意?”

    “好!”

    “满意!”

    “嘿嘿,咱们团长就是聪明,这脑子转的就是快,你说咱们怎么就没想到呢?”

    “哈哈,要是你小子也能想到,那你不就是团长了?”

    “哈哈哈哈”

    一阵笑闹后,战士们的仇恨之意都消除了,一个个睁着跑过来要跟李雲龙说话,李雲龙跟大家聊了几句后就让人全散了,他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现在战局已经到了要紧关头了。

    “报告团长,刚刚接收到一份**的绝密电文!”

    李雲龙正与丁伟在讨论着各处的情况,河田一夫跑了进来。

    “破译了吗?”李雲龙的眼中精光爆闪,急忙问道,他心里有个不好的预感,在这个关键的时刻收到**的绝密电文,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河田一夫的话顿时印证了他的预感。

    “破译了,是重庆的发给第二战区长官阎老西的电报,内容是让第二战区不要参与这次我们这里的大战。”

    “混蛋,果然如此!”李雲龙双眼一瞪,猛的拍案而起。

    “老李,那我们怎么办,他娘的这会可是骑虎难下了!”丁伟担忧的道。

    “不管怎么样,这仗必须打,而且还的打好,老子要让那些**的高官们看看我们八路军的战斗力。”

    说着眼神一变,眼中杀气凌然,“老子记住了他们今天的所作所为,我李雲龙可不是好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