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仓井实哭不出来了!-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九十章 仓井实哭不出来了!

    第九十章仓井实哭不出来了!

    “驾驾驾”

    “笃笃笃”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越来越近。

    “快快的,这一段路比较平,都加快速度!”仓井实在队伍中举着马刀高声大喊道。

    “二连长,你告诉兄弟们,做好准备,等小鬼子的马蹄被陷住大乱的时候我们再开枪,现在都不要乱动。”一营长对身边二连长吩咐道。

    “是!”

    二连长答应一声立即转身对身后那些躲在大树后,或者隐藏在石头边的人吩咐一声。

    骑兵的速度确实够快,气势也够吓人,五六百匹马同时奔腾所造成的声势绝对跟打雷有的一比。

    在仓井实的一再催促下,不到三分钟的时间,鬼子骑兵队已经来到了一营提前挖好的陷蹄坑阵面前。

    这些鬼子根本没想到这里会有人布置陷阱,不知道死神已经在向他们招手了,一个个依然催着跨下的战马疾驰。

    “嘎查欷吁吁啊”

    “嘎查欷吁吁啊”

    在一阵突如其来的人嘶马叫中,冲在最前面的鬼子骑兵由于战马的腿被折断而纷纷惨叫着被甩出老远,而后面紧跟着的人马根本来不及反应,其实就算他们来的及反应也不可能立即刹住奔马的速度。

    只一瞬间,六百多人的骑兵大队顿时乱成了一团。

    仓井实不愧为骑兵大队的大队长,在百忙中冲倒了前面一个手下后收住了马的去势。

    “怎么回事?”

    这一时间,仓井实根本没想到是有陷蹄坑的存在,他只以为是前面有人马失前蹄而已。

    “哒哒哒”

    “砰砰砰”

    回答他的不是他的士兵,而是旁边树林里传来的一阵阵枪声。

    “八嘎,有埋伏,快,快的下马,阻止反击!”

    仓井实一听到枪声反而冷静了下来,他很清楚,在这样茂密的树林里,里面不仅有树木还有灌木丛,而且还是山坡地,战马根本无法在里面行走,人骑在马上反而会成为别人的靶子。

    “兄弟们,打,给老子狠狠的打,手雷招呼!”一营长大吼道。

    “哒哒哒”

    “轰轰轰”

    一阵阵爆炸声盒轻重机枪的嘶鸣声响彻这片古老的原始森林。

    孔捷之所以把战场选在这片原始森林中,其一是因为这一带的路适合骑兵快速奔跑,更容易让心急驰援山本特工队的鬼子骑兵中计,其二是因为这一带的树林茂密,鬼子骑兵不能骑马冲杀,那么骑兵就失去了去该有的威力。

    众所周知,骑兵其本质是因为他的速度快,机动性强,而在平原上,骑兵完全可以凭借他的速度让步兵对他们无可奈何,毫不夸张的说,在平原上,一百骑兵对付一千步兵绝对不是什么难事。

    而如今却不一样,骑兵失去了战马的辅助,那就等于是一只没有牙齿的老虎,骑兵里来是以训练刀法为主,他们虽然也带着骑步枪,但其实枪的作用只是为了远距离追击或者阻击敌人时使敌人分心。

    原因很简单,在告诉奔驰的战马上,谁也不可能像在原地一样的去瞄准射击,因为马在奔跑,射击的瞄准根本不可能,就算是强大的狙击手也做不到在马上能百发百中。

    所以,一般来说骑兵都只注重刀法而不注重枪法,而且日军骑兵一般很少配备炮,连掷弹筒都很少配。

    这不,仓井大队就没有配掷弹筒,而且更过分的是这次由于是紧急增援,仓井实为了提高速度,也没将土八路的战斗力看在眼里,甚至让手下们把手雷都留下没带,全大队唯一的重火力就是六廷歪把子轻机枪。

    而新一团的一营却是以前张大彪的部队,张大彪那货深受李雲龙的毒害,也是个一天到晚只知道无下限的抢夺wǔ qì装备,以至于一营是新一团里最富裕的一个营。

    甚至于比现在的独立团一营要富裕多了,光九二式就有十二廷,歪把子更是多达二十多廷,掷弹筒也有十多具,人员也达到了一千两百多人。

    这是一场完全不对称的,一面倒的战斗,但是仓井实却跟几乎所有的自大的rì běn军官一样,并不承认失败,更不愿意在被他们所看不起的土八路面前承认失败。

    “全体都有,给我冲进树林杀了这些八路!牙噎死给给!”

    一举手里的马刀,仓井实对着剩下的几百名鬼子大声吆喝道。

    “牙噎死给给!”

    一群被武士道洗脑了小鬼子口中喊着口号,疯狂的朝树林中冲了过去。

    然而,这些小鬼子忘记了他们现在是人在冲锋而没有骑马,人的速度根本避不开子弹的扫射。

    一营长在山坡上一见到这些小鬼子这种自杀式的冲锋,顿时嘴角露出了一个冷笑,舌头舔了舔略显干裂的嘴唇,双眼中露出一丝嗜血的光芒。

    “打,所有机枪全部开火,给老子使劲的揍死这帮小鬼子!”

    随着一营长状似疯狂的命令,原本被隐藏起来的火力点也在这一刻全部开火,十二庭重机枪,二十多厅歪把子就像一把把收割生命的死神镰刀一样bào shè出一排排的弹幕。

    虽然有树木的掩护,可是这些小鬼子都是骑兵,之前根本没做过山地战的训练,他们的信仰就是冲锋,勇往直前的冲锋,然而这时候这种无谓的冲锋只能让他们一排排的倒下。

    “八嘎,不,不要冲了,回来,快回”

    看着手下的勇士们一个个倒在枪口之下,仓井实现在哭都哭不出来了,他现在才明白自己刚才冲锋的命令是多么的愚蠢,然而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砰”一声突兀的枪声响过,一颗带着巨大动能的子弹结束了仓井实的喊声,他的脑门被打出了一个血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