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王爷请好(六)-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100章 王爷请好(六)

    第100章  王爷请好六

    夏柳成紧盯着宓奚玥:“丞相,你这五xiǎo jiě深得我心啊,不用再看别人了,就是她了!”

    这个女子,他要定了!

    “殿下”陶丞相一怔,虽是意料之中,但这五丫头还不到十五啊!

    “本王好不容易才挑选到合心意的王妃,丞相大人该不会想要阻拦吧?”夏柳成要笑不笑的表情实在是让陶丞相头皮发麻。

    陶丞相赶紧作揖:“不敢不敢,小女能嫁于安王为妻实乃下官家门之幸,下官高兴还来不及呢。”

    夏柳成品了一口茶,遂放下茶杯:“如此甚好,本王这就去向父皇请旨,丞相且耐心等待。”

    陶丞相看事已成舟,只能把宓奚玥推出去了:“下官一定会细心筹办婚礼的。”

    “本王先行告辞。”

    夏柳成想着赶紧回去请那个老不死的下旨赐婚。

    “下官恭送王爷。”

    陶相也不知这一次是福还是祸。

    陶菲几人在经历了这一系列的变化后,心里说不惊讶是骗人的,虽是安王殿下娶正妃,但她们却是巴不得自己选不上,谁都知道嫁进了安王府,就等于一只脚踏进了棺材,她们还年轻,不想那么早就死去。反正陶湘这丫头天生命贱,嫁给安王是她命大,还有好福气。

    总之,不让她们嫁进安王府,一切都是好的。现在,她们看宓奚玥也是越来越顺眼了。

    可不是么,和一个将死之人又有什么好计较的呢?

    陶丞相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为什么安王一见到陶湘就很爽快的定下了婚事,就算是这丫头年龄最但按理说自己其他的几个庶女年纪也不大,而且要容貌有容貌,要才华有才华,怎么着也轮不到五丫头吧。

    咳咳虽说安王名声不好,但这名声不好眼神又不好的,还真是少见。

    宓奚玥从行过礼后就没再说一句话,对定下婚事也没任何意见,平静得好想嫁人的不是自己一样。

    夏柳成走前扭头深深地看了宓奚玥的背影。

    宓奚玥也不经意地回头看去,两人的目光撞在一起,随即又分开。

    就算这个男人是个残疾,她也要嫁给他!

    系统:“”宿主好深情啊,连它都感动了!

    宓奚玥扬了扬下巴:“也不看看那是谁。”

    系统哽了一下,你男人对你好,爱你爱到地老天荒好了吧?

    走出相府的夏柳成勾了勾唇角,今天的阳光,真好。

    陶相府随即炸开了锅,陶相赶紧吩咐丞相夫人:“给五丫头备下嫁妆,要贵重些的,不要失了相府的体面。”

    丞相夫人满脸不情愿:“老爷,你为官廉洁,我们哪有什么厚重的东西给五丫头备嫁妆?”

    “老夫再不管这后院之事,但府里的支出费用老夫岂能不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心里打的什么算盘,这安王虽纨绔,但好歹是大皇子,而且战功赫赫,你最好不要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丢面子事丢了命你就该哭了!”

    丞相是老狐狸一只,万事在心里就跟明镜似的。

    “是,老爷。”

    丞相夫人愤愤的咬了咬嘴唇,不情愿的答应下来。她为自己的女儿备些嫁妆怎么了?凭什么要把她辛辛苦苦积攒的家当分给那给小贱人一份?

    陶相和丞相夫人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避着宓奚玥,宓奚玥就当自己不存在,她不得丞相和夫人喜欢,是府里都知道的事情,再隐藏又有什么意思呢?

    丞相往日不待见自己,知道夫人暗地里做的那些事,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完全不像今日这般袒护自己,还真是那什么打狗还得看主人么?

    呸!这什么破比喻?宓奚玥在心里唾弃自己不长脑子。

    圣旨很快就来了,可见皇帝对自家的孩子婚事的捉急。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兹闻丞相府五xiǎo jiě陶湘性格温婉,样貌出众,多才多艺,实乃大家闺秀典范,今特赐婚于安王,于下月十五正式完婚,愿二位新人夫妻恩爱,早生贵子。钦此!”

    宓奚玥的嘴角从一开始就没停止过抽搐。

    性格温婉?那是她懒得与人计较好么?样貌出众?她都将原主的容貌易容成这样了,那皇帝老儿没见过她就知道她的样貌好看,真牛掰!多才多艺?好吧,吃饭睡觉算么?

    宓奚玥翻着白眼,原来她也是有这么多优点的,她居然才发现这个“事实”!太可怕了!

    还有,不是还要合八字呢?都没有见人向皇家递过她的八字,古代人不是最信奉这个么?万一她和安王八字不合怎么办?那安王不会冲着她了吧?呸呸呸!瞎想什么呢?

    “臣领旨谢恩。”陶丞相低着头恭敬地用双手接过圣旨,站起身,笑道:“劳驾华公公了,可否赏脸吃杯热茶再走?”

    “不了,杂家还要回去向皇上复旨呢,就不耽搁了,丞相大人,恭喜恭喜啊!”

    华公公笑眯眯的拱了拱手,就要离开。

    “公公慢走。”

    陶相往德公公手里递了一沓银票,华公公颠了颠,“咱家告退。”

    皇上指婚,就算丞相夫人再不愿意,这嫁妆也不是她想不给就不给的,一旦出了差错,丢的不只是相府的脸面,还等于当众扇了皇帝一个耳光!连皇帝指婚都敢这么糊弄过去,真是胆大包天!

    尽管如此,丞相夫人也是不甘心的!

    圣旨一下,京都掀起了一阵热论狂潮。

    路人甲装神秘的捂着嘴说道:“哎?听说了么?皇上把相府五xiǎo jiě赐给了安王殿下。”

    路人乙的消息则不怎么灵通:“五xiǎo jiě?只听说过相府有四位xiǎo jiě,哪儿来五位?”

    怪只怪陶语姐妹几个都不甘落人后面,争着出风头。

    相府这四位xiǎo jiě多才多艺,并称“京都四姝”,相对这几位来说,只作为“米虫”而生活的陶湘确实没有什么存在感。

    路人丙仿佛知道一些真相,赶紧加入进来:“我知道我知道,这五xiǎo jiě啊,我见过几次,长得很是娇弱,样貌比起几位姐姐更是天壤之别,真不知道流连花丛的安王怎么会选上她?”

    路人乙叹气:“啧反正啊,嫁给安王的不是咱家闺女就好了。”

    “去!就你家闺女那样,硬塞给安王,安王还不要呢!”路人甲啐了一口。

    “俺家闺女也是村里一枝花呢”路人乙不服气,又好像怕说大声了被安王发现,抢走自家闺女,在嘴里嘟嘟囔囔的。

    还是那座茶楼,即将成为新郎官的安王殿下细细地品着手中的那杯茶,温柔的模样就好像是在抚摩自己的ài rén,听着众人的讨论声,只是笑了笑。

    小王妃,本王等着你的到来

    空气动了动,一眨眼间,桌上徒留一杯尚未喝完的茶水,水面还荡出一道道波纹。